第30章 惊世奇才!逍遥子!(下) - 我的超神空间

第30章 惊世奇才!逍遥子!(下)

ps:感谢书友【单身♂书虫】【暗妖心】的打赏支持! ………………………………………… 天山灵鹫宫天山童姥所练的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 逍遥子天纵其才!惊才绝艳! 在当时先天高手日渐稀少的情况下,他逆反思维,以先天境界的见识和绝世才情!当年逍遥子以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这个先天期才能练的神功为基础,逆推创造出数门模仿先天境界单独某种功能的神功! 其中北冥神功模仿的是先天境界生生不息吸取天地元气的功能!以后天功法达成先天境界的某项功能,若不是副作用太大,绝对是自古以来第一奇功!饶是如此,逍遥子依旧为北冥神功开发了两种修炼方法,一是无崖子那般,独修纳气篇,深挖根基,等到拥有足够的真气修为再一举突破先天,彼时北冥神功小成,甚至还会强化先天境界独有的生生不息吸取天地元气功能!在先天境界中回气更快! 第二神功!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模仿的就是先天境界的肉体重塑,返老还童! 逍遥子当然明白岁数越大,体内经脉会萎缩下去,创下此功的用意正是为了门下弟子修为与境界足够突破,肉体却衰老的情况做准备的! 第三神功!李秋水的小无相功!主要特点是不着形相,无迹可寻,身具此功,模仿他人绝学甚至胜于原版,这不用说,绝逼是模仿先天高手的灵觉念力! 凡人突破先天境界产生灵觉神念这世间凡俗武学在先天高手眼中一眼便可知奥秘,小无相功大成确实会有先天高手三分灵觉的**。 这三大神功,有三大属性,放在网游中,那就是法力,智力,体质三种方向的强化。 这三大神功的奥秘正是分别模仿了先天高手精,气!神!先天高手的源源不绝的能量,细微致极的灵觉念力,还有肉体生命力! 北冥神功的吸取能量,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的肉体重塑!还有小无相功的灵觉! 李秋水的白虹掌力掌力可曲直如意!还有后面的传音搜魂大法!仔细想想更似于精神力,念力的结果,而非纯靠内力,李秋水擅长的白虹掌力,传音搜魂大法,无一不是靠着这模仿的灵觉念力才能做到如此奇效! 逍遥子当年创出的三大神功何等强大?单一任何一个都是顶尖神功,若三大神功全部练成绝逼是一个后天型的先天战力大高手! 逍遥派的三个弟子,做为掌门的无崖子自然是学北冥神功,此功最有希望突破先天,一成先天,还要另外两个神功做甚? 若无崖子三十年前没碰到那倒霉事,脊椎经脉穴位未毁,当他修为达到一甲子时完全可以凭借深厚的内功在短时间内修成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 天山童姥自六岁起练这功夫,36岁返老还童,花了30天时光,66岁返老还童,那一次用了60天,96岁,再次返老还童,便得有90天时光。 这是专练的结果,而对于无崖子而言,只要有一天返老还童的时光将衰老的身体逆转回巅峰态,就可顺利突破! 无崖子身为逍遥派掌门原本可以突破先天寿达三百,哪曾想会因为脊椎经脉的损坏含恨而死呢? 原著里他传功给虚竹后,让他去找天山童姥学功夫,其实有隐藏意思,一是学会了童姥所有武功去为自己报仇,二呢,也是为了学习八荒六合唯为独尊功,让逍遥派最大的秘密不用消失,虚竹被他灌顶了所有功力,这种方法虽然一时间获得绝世武力,可却彻底失去了进阶先天的机会,让他学八荒六合唯为独尊功不是为了虚竹,是为了将来的掌门,这也解释了为何非要聪明俊秀的人,就是因为只有聪明的人才会在将来真正明白北冥神功与八荒六合唯为独尊功真正的作用! 可惜,天意如刀!天意弄人! 无崖子做梦也没想到他选的虚竹不聪明也就算了,还是个极度迂腐善良不愿打架杀生之辈,不愿学天山童姥的武功,连天山六阳掌天山折梅手这种次一级武功也是为了救天山童姥,半逼迫的学的!更别说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了! 而李秋水与天山童姥还因为他而同归于尽,八荒六合唯为独尊功自然失传,世事如常,莫过于此。 ………………………………………… 时间滚啊滚的,就滚了八九日。 这一天的中午,星宿派众弟子依旧像原著一样抓着玄难和苏星河的八个弟子来到了山谷前,早已等侯多时的两个身穿乡农衣衫的苏星河手下随着两个丁春秋的弟子,来到面前,呈上了苏星河的书信。 丁春秋冷笑连连,阴冷的说:“很好,很好,我的好师兄还没死心,要再决生死,我这个做师弟的定要奉陪到底!” 送完书信的两人中一个青年汉子取出一个信号炮仗,打火点燃,窜上了天空,连声啪啪三声! 苏星河的八个弟子还被软禁在车内却知道这是门内的信号,不久后,苏星河的手下约莫有三十多人,带着两个竹杠,上面系有绳网,是供人乘坐的。 丁春秋也不在意,命弟子还有玄难,函谷八友等人坐在上面在那些青年汉子的抬动下健步如飞的向前路奔去,而丁春秋本人则大袖飘飘的率先而先,在陡峭的山道上却行的宛如御风飘浮,显出不俗的轻功。 一行人很快进入了山谷,谷前三间木屋之前,大树之下,苏星河一人正坐在珍珑棋局前,闭目养神,王道在站在一旁看戏却不说话,原著里的段誉此时还没影,也不知道他去哪了,不过今天这丁春秋,再也不可能像原剧情里那般嚣张了。 苏星河抬了抬眼看到丁春秋身后玄难,函谷八友等人,脸上露出讥笑,似在嘲笑着丁春秋什么,也不担心自己徒弟的安危。 丁春秋对于苏星河的无视颇为恼怒,挥挥手冲门下弟子说道:“我的好师兄,做师弟的还不至于拿你这些不成器的弟子做威胁。给我放了他们!” 康广陵,范百龄,薛慕华等八人从绳网上挣扎而出,齐齐来到珍珑棋局丈许之地跪下。 康广陵欣喜说话:“你老人家清健胜昔,咱们八人欢喜无限。” 函谷八友被苏星河逐出师门,是害怕丁春秋的迫害,可到了今日,怎么也不可能再怕了,当下站起身来,先是向着少林寺的玄难大师揖礼道:“玄难大师驾到,老朽有失远迎,罪甚,罪甚!”玄难大师自不可能矫情,回道:“好说,好说。” 与玄难大师做完礼节后,苏星河快步走到逐出函谷八友面前,一一扶起嘴里念道:“苦了你们了,苦了你们了,做师父的苦了你们了啊。” 一番话下来说的函谷八友等人泪流满面,他们八个明白师父装聋作哑的原因,此时见师父破誓说话,心中想着师父定是要决意与丁春秋一决生死,才会如此,今日我等八人豁出性命也要与丁老贼不得好过! 丁春秋在一旁瞧的心喜,当下道:“我的好师兄,你现在不装聋作哑了,既然破了誓言,自寻死路也怪我不得了。” “哼!”苏星河冷哼不答。 丁春秋得理不饶人,指着棋局冷笑又说:“当年那老贼布下这东西就是用来折磨人的,这么多年了,师兄你还是不长进啊。”

下一篇   第31章 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