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罪孽与刑罚之神 - 我的超神空间

第40章 罪孽与刑罚之神

地狱,一个浑身漆黑闪烁着腥红漆黑的灵魂,被伟力分为十八份,在十八层地狱中受罚,拔舌,剪刀,铁树,铜柱火烧,上刀山,下油锅,石磨,刀锯无数不用其极 十八个身影在每一层惨嚎,日夜不息,但是,在每一声惨叫声中,灵魂身上的腥红和漆黑的罪孽就会黯淡一分,消失一分,化入地狱中,化入刑具中,壮大着这地狱,也强化着这些刑具。 灵魂在呻吟,每一次惨嚎声后,都会小声的念叨着:“我有罪,我有罪,审判邪恶,净化黑暗,净化罪孽” 在每一次周而复始的过程中,这灵魂都会如此念叨着,同时忆着身前的罪恶,他,布里曼,前世之名为巴尼尔,一位骑士,陨落在守护战争中,苏醒在这个世界,被黑世引诱,成为吸血鬼,犯下无数杀生之孽,三百年来,每隔十年传播恐惧与邪恶,杀生无数 一直到,一位真神降临,沐浴着真神的光辉之下,他才明白自己此生的错误,被真神带到这个世界的黑暗面,亲眼目睹他创造了这一片地狱空间,用来惩罚于他。 真神告诉他,这里是十八层地狱,用来惩恶扬善之地,而他的罪孽无数,将会堕入第十九层地狱,即,无间地狱! 无间地狱,意指永不生之意,受苦无有间断,一秒不能休息,永生受苦。 实际上即他的灵魂被分为十八份,同时在这十八处地狱受刑。 本意为无间,是因为罪孽无穷,但并非真的永无止境,若能在罪孽耗尽前,灵魂还能存在,自也有脱之日。 所谓大刑罚也是大罪孽,大修行。 布里曼身为近阶五阶的存在,灵魂上几近不灭,在这样的大刑罚之中。若洗尽罪孽后,必然能更近达一步,突破五阶,甚至脱成为此地狱之主。为罪孽刑罚之神! 掌此世界暗面源力,与世界合一,不死不灭。 一缕金光浮现,王道的身影出现在这十八层地狱之中,亲眼目睹着他的十八份在这些刑罚中慢慢衰弱的同时。也会消减一丝罪孽。 “无间地狱,大罪孽,也是大修行,做为这无间地狱的第一个罪人,只需你能撑过罪孽耗尽之时,你即为此界第一位真神,你,可明白?” “啊冕下,我啊我我明白但是太太痛苦了,让我彻底的死去吧啊” 王道淡然着继续说道:“善恶有报。阴阳有别,有因即有果,有恶就要罚,想要一死了之,哪里来的那么容易,况且你修行也是不易,能达到四阶巅峰之列,突破五阶也是在望,灵魂几若不朽,不然也不能被分为十八份还能保持清醒。你想死,又岂是轻易能死去的,我不杀你,我也没有资格杀人。但是这世界的罪孽,那些因为你而死去的那些人的罪孽,会跟随意着你,直到罪孽耗尽,你才有脱之时。” “无间地狱,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这里的时光流也与阳面世界不同,你在主世界三百年间犯下的罪孽需要三千年时间的无间地狱才能磨尽,但是,此无尽地狱的时间流却是阳面世界的三百倍,所以阳面世界1o年后,即是你成神之日。” 话音渺渺,人已消失。 “不!!!冕下!我只求一死,我不要成神了,我只求一死啊啊啊冕下!我只求一死!让我死吧啊啊” 十八份灵魂,齐声痛苦的呻吟着,但是无尽地狱中已经没了其他存在,他们只能感觉到其他十七个痛苦的嚎叫声,在呻吟,在咒骂,在痛苦,在惨嚎 一直连绵三千年之久,才能将他身上的罪孽洗净,又因为他的灵魂强大,他又不会轻易死去,在这三千年中,在无尽的悔恨中,忆着,感受着,那三百年来带来的无数罪孽,带来的痛苦,仿佛永远,仿佛无有脱之时,这,即为无间地狱。 阳面,一万平方公里的人们,在太阳下,在和平中生活着,国家建立了,名为汉尼特国,是救世主,汉尼特陛下带领着勇士们消灭了黑暗与邪恶,他们心中念着这国名,念着这救世主之名,感激着。 他们沐浴在阳光下,没有重税,还有贵族,但是已经没了旧有贵族的剥削与苦难,新生的贵族让所有人敬仰,因为他们是勇士,他们有资格成为贵族,因为他们是与救世主一起拯救这世界的勇士。 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流逝,转眼间,十年过去了,十年的时间,原本不足八万的人口,已经增张到了十一万,多了三万多的孩子。 这个世界也因为人类的数量增加,这片面世界的边缘地带,居然开始缓缓增加着领土,这是世界本源之力增加的结果。 灵魂是世界本源的具现化,人口的增加,正是世界扩张的一种体现方式,也是世界完善的重要基础之一。 十年的时间,汉尼特国的人民安居乐业,整个国度欣欣向荣,和平之下,所有人吃饱穿暖,他们知足而又幸福。 这一天,天空中忽然升起一道黑红色的光柱,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所有人在听到的那一刻都明白了,这是神的声音! 神告诉他们,他是罪孽与刑罚之神,掌控着世界的暗面,处于大地之下,所有生灵死后,将会接受灵魂审判,善者得到奖励,而罪恶者得到处罚,进入十八层地狱受罚。 祂不需要信仰,不会因为信仰而消减你的罪孽,不会因为你不信仰祂而增加罪孽,他就是世界与大地,黑暗的另一面,是所有生灵死后的审判者罪孽与刑罚之神!巴尼尔! 主世界,营养仓中的方信从沉睡中苏醒,睁开眼来,浑身有些无力,现仓中的营养液已经半透明,他知道,这是其中的营养快要耗尽的现像,也不以为意,起身进入卫生间,洗澡,洗好后,带着毛巾,一边擦洗着身体,方信照着镜中的自己,这才是真身,但他已有种恍若隔暗的错觉,李南,方信,汉尼特,到底哪一个才是主要的我呢? 三个身份的记忆混和在一起,一时间让方信迷茫了(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

下一篇   第41章 方信的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