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世界临时主角/失联分身王道一 - 我的超神空间

第27章 世界临时主角/失联分身王道一

第27章世界临时主角/失联分身王道一 “可选世界临时主角: 《狼之子雨与雪》主角:花,雨,雪,王道一(金色?!)。☆→☆→, 《龙猫》主角:草壁皋月,草壁米,大龙猫,中龙猫,小龙猫。 《魔女宅急便》主角:琪琪,吉吉……” “提示:任务奖励视冒险者获得主角友谊完成度而定。” “提示:本次任务,属于探索模式,可选改变任务模式:掠夺,征服,毁灭!” “提示:您的等级与实力太低,还不足以和一个世界战斗,无法选择征服与毁灭模式!” “提示:掠夺模式,开启方法,杀戮1000人+以上!构建空间献祭祭坛!” “提示:探索模式下,任务完成只能获得基础奖励,而掠夺模式下,奖励无上限,每掠夺100人灵魂,获得奖励10点本源元气。” “叮!激活隐藏支线任务!系统特别提醒:本世界存在‘失联分身王道一’,请尽快找到他,通知他,回归主世界。奖励:视分身王道一的心情而定!” …………………… 蓝天白云,碧空如洗,一望无际的四方是排列整齐,绿油油的稻田,这里是富山县附近城镇的土路上,一个男人,突兀的出现在了这里。 李刚的养气功夫是极佳的,但这时,站在土路中间的他,看着眼前只有自己能看到的虚拟屏幕,楞住了。 “失联主宰分身王道一?王道?王道一?是主宰,不,是王师伯祖的分身?” 李刚甚至都没有空,细细观察四周难得的20世纪近古乡下的风景,就险入了沉思中。 “师祖老人家说过,大约100年前,王师伯祖曾经分化过一次分身到某个中高等世界探索什么,后来回归后。又进入了另一个高等世界,大约是在70年前失联了,从那以后,王师伯祖的性情渐渐大变。最后变成了如今极度理智化的主宰,师祖曾猜测过,这种变化,就是从这位分身的失联开始的,这分身是王师伯祖的某种极重要的部分……” 李刚险入了回忆中。七十年前的无限超神空间的主体模式,并没有像现在这么残酷,基础穿越模式还停留在探索模式,并不会在各个世界掠夺灵魂,征服世界,毁灭世界,更多的是获取各世界的知识,物资,特产,灵物等等。简直就是在旅行差不多,虽然偶有心性不正的冒险家会在异界搞出不少坏事,但并不是主流,那时更多的冒险者冒险家,还是享受穿越后的新鲜刺激和异域风情,比如在异世界建国,建大大的后~宫等等。 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为了世界源力,为了本源元气,而掠夺灵魂。从而变成声名狼藉的‘域外天魔’…… 事情的真相是分身失联的十年后开始,王道本尊因为王道一的失联,彻底的理智化,当时六阶的王道本尊。对于以前无限超神空间的‘无为而治’非常不满意,因此改变了冒险家们的任务,并新增了掠夺,征服,毁灭三大模式。 从此以后,探索模式下的穿越。只有刚入空间的新人才能在头三个世界使用,而后就必须在下一个世界开启掠夺模式,掠夺灵魂,征服世界,甚至毁灭世界,来获得海量的世界本源力量,壮大王道本尊,和他的世界。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此时,一辆乡下专用的货车正满载着一车的家具行礼,这是一家从城里搬到乡村的一家人,父亲草壁达郎,带着两个女儿,小月与小米,搬家到这个乡下来了。 草壁皋月,小名小月,是姐姐,今年11岁。 草壁米,小名小梅,是妹妹,今年4岁。 小月和小米坐在车子里,正在给妹妹分牛奶糖吃,小米接过牛奶糖,胖乎乎的小脸上,满足而又开心的表情对着姐姐道谢:“谢谢姐姐。” 小月小心的从身后车厢将牛奶糖递到坐在前方副驾驶上的爸爸面前问:“爸爸,要不要牛奶糖?” 草壁达郎是一位大学教授,带着黑框眼镜,三十多岁,他微笑的转过头,接过大女儿小月手里的牛奶糖道:“喔,好啊,谢谢小月,你们两个累不累啊,就快到喽。” “哦。”小月哦的一声,小梅则咯咯的笑着。 “哦,该死,这个人怎么挡在路中间?!怎么还不让路,是想找死吗?”坐在草壁达郎身旁正在开车的司机骂骂咧咧的紧急停了车。 路的中间,正是刚刚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李刚,正因为任务虚拟面板上的提示信息太过惊人,无意间挡住了货车的行进。 货车上满是行李,紧急停车下,一阵乱晃悠,好悬没把车上的行李给甩下来。 “喂!你是怎么搞的,为什么站在路中间,想找死吗?”货车司机恼怒的下车问。 李刚这时回过神来,才发现了自己的处境。 “叮!发现《龙猫》临时主角:草壁皋月,草壁米!” 只有李刚才能听到的提示声响起,李刚的目光微一扫,就发现了正探出车厢看过来的小月与小梅。 “抱歉,我是想要搭个顺风车,请见谅。”李刚平静的说道,并没有因为货车司机的语气而动怒。 草壁达郎好奇的打量了一眼李刚的模样,一身干净,整洁,材质颇为特殊,样式也极为好看的衣裳,气质也极是不同,草壁达郎第一眼看去就知道这是一个很特别的人,有一种只有大城市里的上层社会人物才有的气息。 “就算是要搭顺风车,也不能这样啊,你知不知道,我要是刹车慢了一点就撞到你了,你……” 于是,他开口道:“原来是这样,司机师傅,就让他搭个便车吧,恩,这位先生,也是要到前面的村庄吗?那就上来吧,只要不嫌拥挤就好。” 这辆货车正是草壁达郎雇佣的,既然雇主都答应了,司机也只好闷哼一声不说话了,上了车。 草壁达郎与李刚挤在一个座位上,草壁达郎微笑的道:“我是草壁达郎,先生贵姓?” “我是李刚。” “李刚?!李姓?!原来是中原来的汉人贵客,李君,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在东瀛,来自中原的汉人都是贵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