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的孩子雨与雪】第10章 又一个狼人? - 我的超神空间

【狼的孩子雨与雪】第10章 又一个狼人?

…… 夜,宁静安祥的夜晚,深山中的旧屋中,花带着两个孩子沉沉睡去,白天收拾打扫屋子的她确实有些累了,才勉强整理出两间里屋,一处是花和小雨小雪住的,一处自然是给王道一住的。∈↗, 对于王道一来说这些活自然并不怎么累,但对于柔弱的花来说,却是泪的够呛,好在有王道一的帮忙,要轻松一些呢。 王道一此时并没有睡,而是在屋外的走廊上,双眸凝视着四周的山林树木,还有附近的山脉,眼神深邃。 忽然,他面色微动,眼眸中的影像,看到了山下村庄,一道身影飞快的向深山跑来,那,那是一个狼的身影! 嗖嗖嗖~如风驰电疾,狼很快来到了附近,悄悄的放缓了脚步,慢慢的,狼居然站立了起来,缓缓变成了人的样子,正是白天中介员工有些惧怕的韭崎爷爷。 韭崎爷爷,明面上九十多岁的他,其实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他,也是一位狼人,确切的说,他正是花的丈夫,伊藤隆的爷爷,住在这个不为人知的村子里,生活了将近九十年了。 韭崎爷爷靠近了,绕着古旧民屋转了一圈,鼻子嗅了嗅,神色微变。 “隆,我的孙子,为什么你要不听我的话,前去人类的大城市,这个女人应该是你的女人吧,居然能在人类中找到愿意和你结合的女人,而且还生了两个孩子,但是你也死在了那里了吧……我不会感觉错的,这两个孩子身上有你的血脉,这个女人是我的孙媳妇,这两个孩子是我的重孙子。” “也许,也许我该和他们相认……不,不行,隆,也许你也不想我再去打破他们的生活吧?只是。那个中原人是怎么回事!就算你这个女人带着两个狼之子不容易,也不该另结新欢啊,不,不对。这个中原人应该是知道我两个重孙子是狼之子的事情的,为什么还会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呢?不对,不对,有古怪这个中原人,有古怪。先不能和他们相认。” 韭崎爷爷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忍住了,不动声色的想要离去,就在他转身时,却吓了一大跳,因为一个人站在了他的身后。 “又一个狼人?!你和伊藤隆什么关系?” 韭崎爷爷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瞬间变身成为狼形态,双眸中满是红光,狼爪上闪烁着幽暗的光泽,狼牙张开。撕咬而去! “噫,居然还有些法力存在,看来你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狼人,还是这附近山脉的山神吧,好了,给我停下吧,我有事问你。” 王道一有趣的淡淡微笑,伸出一根手指,当前一指,韭崎所化作的狼形态。瞬间被定住不动了,无形的波动下,韭崎惊骇的发现自身的狼形态不由自主的消失了,变回了人形态。同时,他体内将做了近百年的山神之力和狼人血脉的妖气力量都在此刻凝固在身体里,动都不能动。 “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你在我的面前没有任何力量可言,告诉我,你和伊藤隆的关系……不必担心。我不是来降妖除魔的,你也该看到了,我跟在这三个母子后面是为了保护他们。” “隆,是我的外孙……”韭崎的双眸死盯着王道一深邃的眼神,终于还是屈服,因为他看到了如果不从,那么必然会迎来毁灭……那比汪洋大海无底深渊还要深不可测的恐惧。 “哦!哦?哦哦……原来如此……”王道一瞬间明白了一切。 难怪在原剧情中,韭崎爷爷会在后来百般帮助花和小雨小雪一家人,就连韭崎爷爷的女儿韭崎夫人在偶然间发现了小雪变身成狼人时,也是装作没看到…… “这么说,这里该是你们这些狼人的隐居之地喽,除了你以外,还有其它狼人或者其它妖怪吗?” “还有我的女儿……不过她并没有觉醒狼人的血脉,村子里只有我和隆是狼人,其它人都是普通的村民。” “伊藤隆的父母呢?” “死了,死在了除妖法师手里……” “所以伊藤隆是从小被你养大的吗?那为什么他说他是这世上最后一位东瀛狼人的血脉?” “因为我并没有告诉隆,我也是狼人,不,应该说我确实不是狼人了,我韭崎是这一片山林的山神!”山神,类似于神户城时下的死神,是一种与天地本源相合,而成就的一种神灵位格。 当然,这样的神,在这个世界有很多,但能力大小各不同,强大的可能有毁天灭地的,弱小的,甚至会被魔法师,修行者,巫师等等拥有超凡力量的人类所奴役。 韭崎就是一位山神,说起来,其实他的力量并不弱,但是在王道一面前确实不够看,五年多的时光,王道一身上的封印还存在,但是身上的负面能量气息,已经在平淡的日常生活中消弥了不少,这也让他的力量能更多的控制了些许,就是这些力量足以让韭崎这样又是狼人又是山神的存在无法抵抗呢。 “大人,请问,我的孙子,隆,他怎么样了?” “死了,死在一位除妖法师宫木藏的手里,遇到我时,他已经油尽灯枯,当时的我也救不了他,他临死前,将他的妻子花,还有两个孩子雨与雪托付给我,希望他们健康平安的长大,所以我才跟在他们身后保护他们。” “隆,隆果然死了……”韭崎轻叹一口气,他早就猜到了这一点,不然花也不会带着两个孩子来到这里。 “宫木藏,又是你这个该死的人类,又是你!!追杀我们狼人一脉整整一百多年了,我韭崎不会放过你的……!” “那个宫木藏我已经杀了。” “什么?大人,您,您是说,您杀了宫木藏吗?” “对,敢于冒犯我的人是活不了几章的……” “什么?……” “咳咳……我是说,敢于冒犯我的都活不了多久。” 韭崎恭敬的点了点,九十度鞠躬,道:“大人,感谢您的恩德,让隆的妻子和他的孩子们平安来到这里,从今天起,就由我来守护他们,不用在麻烦大人你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