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见无崖子!天意如刀 - 我的超神空间

第23章 见无崖子!天意如刀

ps:道一大概初三回来!到时正常更新! 求三江票! ………………………… 再往前里许,有三间木屋林立,屋前大树之下,放有青石桌椅,上面雕着棋盘摆着黑白棋子,正是传说中的珍珑棋局! 身旁有一瘦小干瘪的老头,正是苏星河,正盯着棋局思索,两位聋哑门人快步向前,双手冲着他乱比划,苏星河闻言轻叹一声,点点头,又挥挥手示意两人退下,接着又抬起右手示意王道来坐。 王道微微一笑,明白苏星河的意思,信步走向前,坐下开口说:“苏老先生,在江湖上广发英雄贴召集天下俊杰来此下棋,王道不才,就提前几日来了,顺道救下了您的门人,既然苏老先手请我来下棋,王道自然要给面子,不过我对这棋道,不太精通,而这……” 王道笑呵呵的指着面前的棋局说:“……而这棋局,王道刚好见过一次,思量许久才终于想透了一步,一步就能破此局,而之后的棋数,就恕王道棋艺不精了,只能陪您下一子。” 说完王道抬手捡起白子,随手落下一子。 苏星河原本听到王道说曾见过此局,心里已是大惊,再闻王道狂言,一步就能破此局,心中顿时大怒,再看王道随手下了一子,确是一手臭的不能再臭的自杀棋,刚下没忍住破口大骂! “好个无理小子,太过胡闹,胡闹!你这自填一子,自死一片白棋,居然敢妄称一步破局?先师布下此局恭请天下高手破解,若破解不得自然无妨,可若擅自胡言,亵渎先师心血,就不要怪苏某人不客气了!” 王道听着苏星河的怒骂,却不生气,呵呵一笑回答:“苏老先生,不要动怒,不要动怒,王道棋艺虽不精,可毕竟曾见过这棋局,此玲珑棋局想必是阁下师尊花毕身精力,以其一生经历摆出来的,这白棋看似有活路,可这旁边却有黑棋一直牵涉甚深,每一步都被牵绊,着实无趣,我想换给别人来破,心性不定者,八成不是吐血,就是想不开自杀了,用我老家话来说,太过纠结了,既然如此,何不放下这纠结呢?” “你且看我这自食其子后续的路数又是如何呢?” 何不放下纠结?何不放下纠结?苏星河看着棋局定定出神,忽然眼中神光大作,起身提去方才王道方才自杀一片白子后留下的空位。 苏星河再来一看! 三十年来,研究揣摩这棋局千百般变化,被他拆解的烂熟于胸,对方不论如何下子,都在他能拆解的范围,但此时这一子自杀一片之后,原本纠缠在一块的黑白双子,居然打开了新局面,黑子虽然依旧大占上风,可白子却少了黑子的牵缠,有了更新更多更好的回旋余地了! 当下了也不顾礼节,开始自我推演起来,左手拿白子,右手拿黑子,就这样自己跟自己下了起来! 良久,良久! 苏星河忽然嚎啕大哭,转身拜倒在地,冲着身后木屋,大喊:“师父啊师父!星河错了,星河错了,星河太过执着杂务,琴棋书画,样样都学,样样难精,一身所学,无一能得师父您的真传啊!师父啊!星河错了,星河知错了!” 忽然,王道似乎听到似有若无的低声喃喃声,转眼再细听好像是错觉,可王道知道不是!王道近日习练神足经后体内四十多年北冥真气越加精纯,国术的进境也水涨船高的越来越好,已达明劲巅峰,因为神足经与真气越加精纯的原因,连暗劲的突破也不再是瓶颈,突破就在旬日间了。 这似乎错觉般的声音后,苏星河收拾了情绪,起身向王道施礼抱歉。 “请恕在下失礼,师父布下此局数十年无人能解,今日得蒙阁下指点,在下才明白师父的苦心,方才如此失礼,来来来,请随我来。” 苏星河亲切的上前拉着王道走向三间木屋之前,道:“阁下请进!” 王道推开木屋,里面黑乎乎一片,忽然前方没路了,只有板壁,王道驻足不前,却听着一声苍老之声从板壁之后传来。 “既然来了,怎么还不进来?” 王道闻言,抬手使力,一拳打向面前挡路的板壁,硬生生打出一个门出来。 走进门去,是一间空荡的房间,一位长须三尺脸如冠玉看上去似四五十,又似六七十,仔细琢磨气质更似八九十,看不清年纪的老者被一根黑绳子系着悬坐在空中。 王道走进去细看着无崖子,无崖子也细看着王道,再看着打破的板壁,发现板壁虽破不烂,断口没有碎渣,开口道:“不错不错,你这外家凝练的外门功夫根基极深,已是练入门了,打扮虽是奇特了些,相貌却还算周正,好,好,好。” 无崖子连道三声好,对王道他算是很满意的。 “我曾听星河提过你,你是海外之人,讲你功夫不错,做人也算是有自已脾性,只是这身武功,似乎外家功夫为主,看你打破板壁,用劲已是纯熟,难道没学过内功?……不对,不对,你精气神三宝俱足,浑身真气已达四溢的地步,不可能,不可能,似乎在近期得了数十年的真气修为,还不能纯熟掌控,这才会真气四溢!你!你!我且问你,是否学过北冥神功!” 王道也没想到无崖子的眼力如此之好,一眼就能看见自己是国术入门为根基,内功也是最近才学的,这真气四溢的话,倒是无崖子的错觉了,自从学了神足经后,王道明白自已北冥真气还有更纯净的进步空间后,每日里勤练神足经,提纯北冥真气,那些提练而出的杂质真气能被肉体吸收的全都练进了身体,不能吸收的当然不可能留着从周身散发掉,这才被无崖子误判了。 不过无崖子既然问了,自然不能不去解释,当下开口将自己与段誉在无量山后崖的事说了个遍。 无崖子听完,当下心中大叹。 “好孩子,好孩子,这是天意,天意,那是我与秋水隐居之地,当年的错事,我不怪她,我不怪她!唉!” “天意让你来此地,不错,不错,来来来,好孩子,在我临去之前,有一事相求,你且过来。” 王道走上前,无崖子双手抓住他的手腕,只觉得脉门一热,一股真气冲入体内,王道体内四十多年的真气自发护主,挡住了它,并且北冥神功自发运转,北冥真气突向前去,似有了灵性像要吞噬掉这股真气! 无崖子当下一惊,松手同时微微吐劲,断开了自身真气连接。 “怎么可能!你初练北冥神功,吸了四五十年内力这我不奇怪,可怎么可能如此精纯!这四五十年的精气精纯太不像话了!怎么会如此!怎么会如此!” 无崖子的真气在失了无崖子的本体支援后,迅速被王道体内的北冥真气吞噬了个干干净净。 王道很是奇怪无崖子的反应,我北冥真气精纯些有什么好奇怪吗? “老前辈,可能是我体质特殊些,而且我练的是国……恩,是外门功夫,我在吸他人真气后,吸收练化时,那些杂气可以被我身体吸收练体,而且我还在少林寺的易筋经中学会了一门提纯真气的法门,叫《欲三摩地断行成就神足经》。” 王道丝毫不在意的将神足经的法门教给了无崖子。 无崖子等看完此功后,叹道:“真个好福运,若我能早得此功,三十年前也不必落得如此下场,定能习成北冥神功第三重北冥化气!先天无漏境!寿元大增,长生可期,奈何,奈何!奈何我体内脊椎住经脉早毁,得此法门也不能突破先天境界!天意如刀,天意如刀啊!” 原本看淡世事,什么都风清水淡似乎看破生死的无崖子居然如此的反应,王道不禁好奇了,可等到无崖子说完北冥神功的诸多习练禁忌后,王道又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尼玛!北冥神功居然还有隐藏bug!

上一篇   第22章 珍珑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