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的孩子雨与雪】第3章 宫木藏 - 我的超神空间

【狼的孩子雨与雪】第3章 宫木藏

缓缓的,他的狼头,也在慢慢消去,变回了人的模样,哦,这时再看,他是一位穿着领子变形的白色旧t恤,有些胡渣的20多岁左右略有些苍桑的青年。 “恩,这只山鸡捉给花吃,花一定会很高兴的,她现在需要营养。” 他,是一个狼人,是早在一百年前就已经灭绝的东瀛狼与人类混种的后代,他来到了东京大城市,他进大学里旁听课时,认识了他现在妻子花,他是幸福的,花没有因为他是狼人而离开他,与他结合了,并且还生下了两个宝宝,雨与雪。 为了给妻子花生下儿子雨后有更多的奶水,他常常会来这处山林中捕捉山鸡,因为山鸡很机警,人形态的他是捉不到他的,所以他每次都要变成狼形态,但是这是极度危险的,在东京这样的大都市,那些人类中的阴阳法师是很多的,他在人形态时还好,因为是半人半狼,不容易被发现他的不同,可是在狼形态时,却不同了,极有可能会引来法师的。 叮呤叮呤叮呤……呤呤呤呤…… 怕什么来什么! 他满脸冷汗的看到了前方,一个穿着法袍的老者,面容苍老而又阴翳的老者,穿着的服饰是那种东瀛阴阳法师才穿的法袍,手持法铃轻摇着走向了他。 “八嘎……没想到现在还能碰到东瀛狼人的余孽,你居然敢来到东京。” “我宫木藏最讨厌你这样人妖混血的杂种了,见一个就杀一个!” 天上的雷霆霹雳!这老者阴阴一笑,手中法铃荡出异样的波动,打向他。 他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绝望,但他不能就这么死了,他想到他的妻子花。他的女儿雪,他刚出生的儿子雨…… 雨淅沥沥的下着…… 黑夜下的大雨中,一个法师追逐着一个狼人。已经一夜,狼人已被打的遍体鳞伤。摇摇欲坠…… 直到狼人撞到了一位雨夜中有些忧郁的男人,他倒在地下。 “恩??”王道一轻轻扶起了眼前的人,正是被追杀的狼人,他已经接近濒死,油尽灯枯,他被法师追杀时的法术打在身上,早已五脏俱碎,离死不远了。只是还差着最后一丝气息,所以才没死。 “求,求求你,我,我不是坏人,我求求你,求求你,救我,我现在不能死,不能死。”眼前的男人的眼中充满着焦急之色。恳求着他。 王道一眼睛微动了动,此时的他全身的修为,元神之力九成九的都已经被封印。但是残存的些许能力,让他依旧差觉到了眼前男人的不同之处。 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而是一个妖魔,不,应该说是拥有妖魔血统的狼人吧。 冷漠的声音从王道一的嘴里发出: “切,我为什么要救你?喂,我可不是什么同情心泛滥的人。” 是的,刚刚从差点灭世的情绪中回复过来的他。此时的心情并没有因为封印而变的有多好,此时他的心情依旧不好。抑郁,封印只能让他没有灭世和自我毁灭的能力。而已,此时的他,依旧在崩溃的边缘。 你说让我救你?我就救?你是谁?敢命令我?哪怕你拥有妖魔的血统,依旧不过是一个活不过百岁的凡人而已!你当我是什么?我爱人人的圣母吗? 我最讨厌做圣母了。 就在王道一要一把推开他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阴冷的喝斥声:“凡人!离开,离开他,他是一个狼人,他会吃了你回复妖力,听懂了没?他是狼人,他会吃了你!” 那法师追来了,倒在地下的男人,也露出了彻底的绝望神色。 “哟西,小狼人,玩弄你一夜了,你居然现在还能活着,真是让老朽吃惊呢,老朽已经快一百年没有这么开心了,是什么事让你能坚持这么久呢?老朽很好奇呢。”宫木藏轻轻的嗅了嗅鼻子,像狗一样,似乎要嗅出什么。 “记得一百年前我杀过一只的母犬妖时,似乎也碰到过这样的事,后来我好奇下跟在她身后,让她的血洒满了三四个街道,啧啧,没想到却引来了三只小犬妖,那场面太感人了,于是我让那三只小犬妖和她一起杀了,好好的吃了一顿狗肉锅,妖魔的血肉可是能够增强我们的法力的啊,可惜了,可惜你是个人妖混种的小杂种,血脉稀薄,没有多少妖力,不然,我一定好好吃掉你的哦。” “我猜猜,是不是这东京中有你的孩子呢?快,快告诉我,这样的小杂种有几个?在哪里?乖哦,告诉我,我就给你个痛快哦,不过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在这附近找的,一定会找到的,那样我又可以玩弄很久了呢,桀桀桀……”阴阴,怪怪,桀桀的怪笑声,宫木藏有好久没有这么快乐了。 宫木藏,东瀛境内著名的一位除妖法师,已经二百多岁了,对待所有妖魔都是不非好歹,绝不留情的残忍杀死,而对待混血的半妖半人,更是憎恨,捉到后都会好好玩虐致死,相传其年幼时,一只拥有狼妖与人类结合而生出的半妖成年后觉醒了妖魔血脉,因为鲜血的刺激妖性大发,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血脉,被本能所驱动袭击了十几户家庭,吃了几十人,其中就有宫木藏一家。 年幼的宫木藏被父母藏在米缸中轻眼看到他的父母,姐姐,哥哥,被那觉醒的半妖活活吞吃掉! 其后不久,赶来的一位除妖法师救下了眼看也要被找出来吃掉的他……多年后,继承了师父所有修为,成为除妖法师的他,也开始的追杀所有妖魔,半妖的生涯。 比如一百多年前东瀛狼的灭绝,就是宫木藏出了绝大部分的力。 又是一种肮脏的罪恶,杀妖就杀妖,玩什么虐杀,扭曲的灵魂,比妖魔还要妖魔。王道一吊着脸,斜撇着脚下绝望的男子。 他,鼓动起体内最后一丝妖力,他的变成狼形态,双手变成狼爪!摇摇晃晃的站都要站不稳了,仇恨的看向宫木藏。 “你该死,该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