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之墓】第12章 酒井雄的旁观 - 我的超神空间

【萤火虫之墓】第12章 酒井雄的旁观

“那你们小心了哦,节子再见了哦……”姨妈看着两人拉着板车离去的背影,最后临别前柔声的说着,或许她也意识到了她平日里对他们的冷漠了吧。 转身就要回屋的姨妈,耳边传来了节子离去时的清脆笑容,不禁止了脚步,回过身来,又看了一眼他们的背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哎……” 这个年代,家家都不容易啊。清太和节子固然悲惨,可姨妈一家子也同样不好过,姨妈的唠叨何尝不是一种对生活无奈的发泄,很不好的是,清太兄妹成了出气筒,一如普通人幼小童年时,爸爸妈妈偶尔会闲着没事打孩子一样,原因是什么?不懂事啊!可孩子又怎么懂的什么是懂事呢?驳论一样的矛盾呢。 五天了,清太与节子搬到防空洞五天了,白天清太带着节子玩耍,晚上,清太还会带着节子到防空带外的草丛中去捕捉着萤火虫,在漆黑的防空洞中,清太将萤火虫捉进蚊帐,哇啊,数百只漫天飞舞的萤火虫,在夏天闷热的深夜里闪烁,一闪一灭。 似乎是那样的美,但是清太却不知道,他捉的不是萤火虫,而是一只又一只的灵魂,在夏天的蚊帐中,在防空洞中,清太与节子睡了过去。 丝丝,嘶嘶……在他们熟睡后,一只又一只的萤火虫死在了蚊帐中,同时一缕缕黑暗中的阴影出现,袭向了兄妹两人,点点阳气才被这些阴暗幽鬼所吞噬,这是在吞噬着他们的气机…… 大海边,酒井雄带着奶奶正散着步,奶奶的病好了。酒井雄的脸色红润,这些天,自从将忠诚卖给主人后。他的奶奶病好了,健康了。酒井雄更是找到了工作,是的,那是明面上东岛园野所开的一家米粮铺,酒井雄在里面当帮工。 五六天下来,酒井雄和奶奶天天都能吃饱饭,还换了新衣服,东岛园野还给酒井雄安排了住处,今天。就是酒井雄带着奶奶回到防空洞收拾行礼的日子。 在路过一处防空洞时,酒井雄正看到一群调皮捣蛋的孩子正在那里翻倒着什么。 “噫,这种地方居然也有人住啊。” “是流浪汉住的吧。” “搞不好会有可怕的怪叔叔出来哦。” “啊,这外面有荡秋千哎,这里有孩子哎。” “你们看到我找到了什么,这里有青蛙干哎。” “好恶心啊,这种东西也有人吃啊。” 一群熊孩子翻翻找找后,没发现什么,又嘻嘻哈哈的跑开了,但是这时路过的酒井雄却皱着眉头停在了一旁。 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死气。还有阴气,他闭上眼睛感应着这一处防空洞,酒井雄与主人签订契约后。觉醒了超凡的力量,他能感应到,他感应到了什么? 啊,一个十多岁少年,还有一个被死气,阴气还有病气缠饶的小女孩。 “这里有一只不成气候的妖魔幽鬼,盯上了这里。”酒井雄下了定论。 “小雄啊,快走啊,前面就到了我们住的临时防空洞了。那里有些东西还是能用的,可不能因为你有了工作而扔掉啊。”奶奶插嘴打断了酒井雄的思绪。 “知道了。奶奶。” 酒井雄扶着奶奶离去,临走前。他又再次回头深深凝视了一遍那个防空洞,他知道,他会再来的。 又是一个闷热的夜晚,节子蹲在防空洞前,她在哭泣。 “呜呜……呜呜……哥哥,我肚子痛,呜呜……呜呜……哥哥,你快回来啊,呜呜……哥哥,节子肚子痛。” 节子这两天的肚子一直痛,清太去附近的农田里偷甘蔗,想要熬甘蔗汁给妹妹节子喝,结果却被农夫发现了,一顿追揍下,清太逃回了防空洞中,农夫更是发现了防空洞中的番薯,当下就知道最近是这家伙偷的,气怒之下将清太抓进了派出所。 于是,只留下节子一人哭泣着。 而酒井雄在旁边旁观到了这一切。 “这,是一个圣洁者吗?” “但是偷盗,又怎么算的上是圣洁?” “但是为了妹妹,这又算不上是罪恶啊……”酒井雄矛盾了,主人的当铺只会接收罪恶之人与圣洁之人的典当,但是这个少年呢? 酒井雄决定再观察观察吧,又一次离去时,他看了一眼4岁的节子,死气,阴气,病气,缠饶着她。 他伸手一指,一道黑色的光打向节子的背后,啊,一只和节子有七分相似模样的幽鬼被黑光打散,发出凄厉的惨嚎,魂飞魄散。 再看节子时,她身上的阴气消散了,死气也消减了一大半,但依旧存在着,那是因为病气还存在着,长久没吃好,没有营养的节子很是虚弱,又是常常吃着青蛙干,昆虫,还没有油盐等等的东西,让节子病了,全身都是湿疹和痱子,还有内脏的病变下,经常性的拉肚子。 她的病气在越来越重,死气也在渐渐孕生,酒井雄知道,这个小女孩,不久后,可能就要死去了。 …… 嗖嗖嗖……破空声再次笼罩向城市,又一次的空袭来临了,人们背着财物,孩子往附近的防空洞而去,而清太却兴奋的背着空包,往这些空屋子而去。 清太就是打定了这个主意,乘着空袭而来时,冒着生命危险,在这些人去楼空的屋子中拿着食物,衣物,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满载而归。 清太安全的归来啦,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哈哈哈的长笑着,他在舒畅着笑,不知道为什么舒畅的笑,也许是偷盗的收获喜悦,也许是长久压抑下的释放,也许是报复大人们的快感,也许……有很多也许吧。 清太以为没人会发现,但他不知道,在他的身后,酒井雄一直在看着他,复杂的看着他。 “圣洁与犯罪吗?……” 节子晕倒了在草地时,清太才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带着仅有的钱财,带着妹妹节子去了医院。 “这是营养失调造成的虚弱,拉肚子也是因为这个,好了,下一位……”医生神色微不可查的一变,这个孩子已经病入膏肓了啊,元气损失了大半,内腑病变,现在这样的条件,她是怎么也活不长了,因此最终他不忍告诉清太事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