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珍珑棋局! - 我的超神空间

第22章 珍珑棋局!

ps:今天开始到姥姥家拜年!没时间码字,姥姥家没有网络,我两天后回来,所以用存稿了。。。一日一更,请诸位原谅!o(^▽^)o!这是自动定时上传的。 求下三江票! ………………………………………… 少林寺内,王道正对着一帮小和尚讲故事。 时日一长,王道和这些小和尚混熟后,王道才明白这些小和尚的悲惨身世,要么是孤儿,要么是被遗弃的,或者还有穷苦人家实在活不下去,又不愿卖掉儿女的只好送到少林寺的,少林寺本身等同是一处孤儿院,王道曾看过很多小说都说寺庙道观都是藏污纳垢之所,可真正的接触到,才明白古时的道观寺院的另一处作用,这里是心灵寄托的地方,有时也是救命的地方。 玄慈愿意为少林而死,更大程度上是为了这一处诸多老百姓心灵寄托,甚至救命的地方不衰败下去,少林寺有名,才能得更多达官贵人江湖豪客的礼遇厚赐,若少林的清誉因他而毁,那么衰败下去的少林又哪里有钱财来这做这些善事呢? 时代的局限下,少林寺这样的寺庙和同样性质的道观存在,是全天下穷苦老百姓难得的净土,也不怪原著中玄慈的反应如此激烈,他本身就是从小被少林抚育长大的,他怎么可能以自己的错误来让少林蒙羞,唯有一死谢天下,才是最好的办法。 王道心中暗叹,我想玄慈真正放下死志的原因怕不是叶二娘与虚竹,而是因为我的出现与乔峰打他一掌后产生的结果给了少林台阶下的原因,而同意带着虚竹和叶二娘隐居最大的原因也不是为了与妻儿团聚,而是因为自己的威逼如果不同意隐去,会影响到少林的清誉,这才同意的,这些事情的真相只在王道,玄慈还有叶二娘虚竹四者之间,没有其它人知道,为了掩藏这个事情甚至可以放弃那多年的方丈之位! “玄寂玄难对我如此礼遇,怕是还有这些方面的事情羁绊吧?呵呵……”王道总算将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说完后,引得一帮小和尚哭哭啼啼,眼红着流泪后散去后如此想着。 “果然啊,事物是具有很多面性的,有好有坏,少林寺的事情也幸运的是我没有采用过激的法子,否则岂不是结下死仇?搞不好那个扫地僧也会起真火来灭了我呢!这才是凶险呢。” 王道心中自嘲。 咚咚咚,王道静室门外响起敲门声。 “进来吧,我在里面呢,有什么事吗?。” 门外知客僧,推开门来,念声佛号道:“阿弥陀佛,王施主,方丈让我把这请贴给您,说是聋哑门聪辩先生派人今日送来的,有少林一份,也有您的一份。”说完呈上一张大红名帖。 王道走上前接过名帖,上面写着四行字:“苏星河奉请天下精通棋艺才俊,于二月初八驾临河南擂鼓山天聋弈棋。”不禁精神一震,终于等到了。 “哈哈哈……好,好!这位师傅,多谢你了,还有帮我个忙,你且去和方丈说,我王道要赴约去擂鼓山去,少林寺多日招待,王某甚是满意,一切一笔勾销,王道先走了!”长笑声中,王道径直离开静室,一路急行离开了少林寺。 少林寺下,急行中的王道心中喜悦莫名。 “好,珍珑棋局之后,再去天山童姥那,这天龙世界我想要的东西就全齐了,到时也该回去了。” 玄寂方丈处,知客僧把话带给了玄寂,玄寂打发走知客僧后,自然的明白王道话中最后一句一笔勾销的隐藏意思,微微的松了口气,念声佛号。随后继续打坐念经回复宁静。 ………………………… 擂鼓山嵩县,傍晚,王道忽而听到远处马匹嘶叫之声,正是有人被围堵追杀,王道从帐篷里出来,走近观看,发现被追杀的两个骑马人似乎是两个聋哑之人,心中念动,却是赶了过去。 也不废话,赶到时,凌波微步之下,疏忽间从身后树林穿出,轰轰轰!抬手数掌打飞了围杀的数人!救下了这两位。 “敢问两位是不是聪辩先手门下弟子?”两个聋哑人吱吱唔唔点头称是,却不从马背上下来,慌忙的指向身后那些人,又指了指远处。 王道明白,他两是说身后丁春秋那货,还有追杀的人,要自己快走。 “哪个不长眼的,居然敢救我星宿老仙门下要杀的人!是活的不耐烦了吗?”王道转头看去,一个身穿葛色衣衫的矮子出现。 “你是哪棵葱?”王道不屑的问道。 “哟呵,你小子胆子不小,说出来吓死你!老子是星宿老仙门下天狼子!识相的快滚!”天狼子阴森森的冲着王道说。 原来是那个原著里被全冠清阴了一把,自己sb的把头凑近人家放毒蝎子的袋子里受了暗算,只好跳进河里才逃走的天狼子。 这种货色,王道连话都懒得和他说! “我说,怕了吧,我告诉你我……”天狼子嚣张的继续说道,王道慢慢走向他,猛的近身,一拳打出!拳劲生风,天狼子惊怒,抬手一掌接去! 天狼子瞬间感觉不好,一股子难以想像的内力与劲道汹汹扑来!再回过神来,胸口一疼,双眼一黑!立时毙命! “这种垃圾,死了干净。” 话音落下时,只听远处传来声音。 “他杀了天狼子师兄!……” “快走,快走,不是对手,找师父去……” “他也中了毒了,怕什么……” “走走走,这人内功深厚,谁知道什么时候毒发,还是先走为好……” 黑夜里,数道人影退走,一会儿就回复了平静。 王道忽然嘴角不自觉的一翘诡异的笑了一下,体内真气微微波动了一下。 “不好,是三笑逍遥散!”当下原地调息默运了起神足经,能清晰的感觉到体内一道异样的气息附体作祟,随着神足经运转的真气之下渐渐如热水泼雪一般消散。 运行了几个周天一口浊气吐出,微微出了一身汗。 “这用毒的还真有些门道,我若不是学了神足经,这毒还真不好解。” 这时两个聋哑人已经下了马走过来向王道道谢,王道又不懂哑语,没看懂他们的意思,搞了半天才明白,是要让自己与他们赶快离开。 王道此刻受到这本来很看不起的天狼子暗算后,对于后面的星宿老仙,忽然起了忌惮之心,心想还是暂时躲开为好,同意了。 三人乘着夜色离去,也不休息了。 到了第二日,天放光明,两个聋哑人才放下惊恐思绪,王道与他们一同前往那苏星河的去处。 两匹马,三个人,一路间也许是丁春秋门下的追杀吓坏了这两人,一直在赶路,搞的习惯于潇洒慢行的王道有点无语,不过还是忍着跟上,三人行路约莫五六日,终于在这一天傍晚,进了一处山谷。 这山谷中俱是松树,山风下,松叶间摇摆,还真有些隐士所居的恬静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