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之墓】第6章 有高人…… - 我的超神空间

【萤火虫之墓】第6章 有高人……

“啊,是东岛先生,您也安全了呢,太好了,请快到国民学校去,政府下令,征用您这样的退伍军人来处理这次的灾难,像您这样的,可以拿两份国民救济金。网,” “哎,老朽这个年纪,还能帮到什么呢。” “东岛先生,您是识字的,刚好可以负责国民的救灾物资发放,和国民损失的登记。” “哎,好吧,为了东瀛,为了国家,东瀛万岁!板载!” “为了东瀛,为了国家,东瀛万岁,板载!” …… 明明是白天正午,但整个天空却在大风下吹拂着飘荡的灰烬,大雨后的城市,更显阴寒,幸存人民的悲伤,恐惧,愤恨,还有那些死在火海中的生灵,没来及处理的烧焦的尸体,都让这个城市如同进入了黄昏。 空气中开始弥漫着凡人察觉不到的阴气,死气,鬼气,怨气,在凡人不可查的视界中,无数枉死的怨魂,幽鬼,在游荡着。 东岛园海看到了,他因为昨晚的际遇让他看到了这些亡灵,那一点点的,如同萤火虫,又如鬼火,凄厉,模糊,幻灭不定的鬼魂…… “这就是战争啊,凡人最可笑的自相残杀……”王道一冷默的行走在这些废墟中,随手扔出了一张张黑色的纸张,这些纸张有些还落在了没有熄灭的废墟中,奇异的是,那些火星扑到上面,瞬息就息灭了。 丝丝,缕缕的这些死气。阴气,鬼气,怨气。都被这些纸张所吞噬,就像是在净化着这城市中的阴霾。 有人发现了他的举动,但劫后余生的人们,哪里有心思理会这些?一直到有人发现了这些黑色纸张的奇异之处时,王道一已经消失了。 这黑色纸张,还有一处奇特,有的人看不到它。有的人能看到,有的人看到了能捡起它,有的人去捡。却又如境花水月一般,一碰就消失了,如同根本不存在,是的。因为王道一给这些黑色纸张下了禁制。只有心怀特殊意志,精神强大,灵魂强大,或者很强执念的人才能看的到,捡的起这张纸。 昨日近百人中,却只有东岛园野和寥寥数人捡起这黑色纸张,而能来典当的,目前却只有东岛园野一人。可见就算是只有恶魔和魔鬼才会提供典当灵魂的机会,也不是凡人想要就要的。 凡人啊。圣洁者,能让王道一也佩服,卑微者,却连王道一提供的典当所有,改变命运的机会也抓不住,真是一个伟大而又渺小的生灵。 昨日有幸看到无限典当铺开业的人足足有近百人,而今天过后,这些人中只有东岛园野和那几个捡起黑色纸张的人还活着,是的,因为东岛园野典当了自己的平安给自己的儿子,又典当了自己的寿命换给自己的安全,所以,原本注定该死在这次空袭的他,还有死在海战中的他的儿子,都因为改变了命运而生存了下来。 很快到了夜晚,幸存活下来的人们,带着悲伤入睡,废墟的神户地界,一些妖魔鬼神现迹了,神户城中的一些特殊人类,穿着各种奇异道服的东瀛人类修行者,阴阳师们,巫祝,庙祝,东瀛和尚们,都发现了这一点,在各个角落里,开始施法净化着各处的死气,鬼气,怨气。 “是法师,是法师们在超度亡魂啊” “法师,法师,请超度我的家人,让他在地下安息啊。” “大师,慈悲,大师慈悲啊。” 幸存的人们,纷纷围了上来,向这些特殊的人类致谢着,他们也敬畏着,因为他们知道,这些人是有特殊的能力,能够沟通鬼神,超度亡灵的人呢。 “奇怪,似乎有什么高人提前超度净化了这里的死气,怨气。”一个阴阳师打扮的,约莫五十多岁的老者,手里提着魂灯,一边施法,一边念咒,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他将这个想法告诉了其它人,很快这些特殊人类聚集在了一起,商讨着此事。 这些阴阳法师,和尚,庙祝,法师等人的疑惑并未保持多久,很快就有一旁幸存的人告之了他们。 “是,是一位中原人模样的年轻人,他一边走,一边撒了一些黑色的纸张,然后我们都感觉四周没有那么阴冷了呢。” “是啊,那黑色纸张好奇怪哩,有的人看的到,有的人看不到,有的人捡的起来,有的人捡起来呢。对了,酒井雄这小家伙就捡起来一张呢。” 酒井雄,一个十五岁的半大小子,个子不高,甚至有些瘦小,脸上还有乌黑的灰烬,他搀扶着奶奶,看着眼前的这些阴阳法师,和尚们。 他的父亲两年前死在了战场上,母亲半年前死于疾病,而今天,他的家也毁了,只剩下他和他的奶奶相依为命。 “小雄,听奶奶的话,把那张纸给法师看看。”酒井雄的奶奶是个信众,对于这些阴阳法师,和尚们最是敬重的,此时,看到法师们的神色,似乎是想看看那黑色纸张,因此对着孙子这般劝说着。 “奶奶,我,这是我捡到的,我不想给别人。”酒井雄死死的抓住胸口的纸张,不怎知的,他不想把这张黑色的纸给别人。 这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阴阳法师,走了过来,柔声道:“孩子,给我看看吧,我就看看,就还给你,好不好。” “小雄,听奶奶的话,就给法师看看吧。” 酒井雄被最疼爱自己的奶奶劝告着,不能不听,走到那老阴阳法师面前,将怀里的黑色纸张,不舍的递了过去:“法师,看了后,一定要还我。” 老阴阳法师伸手接过黑色纸张,仔细看了看,感觉到了什么,神色一变:“啊,这,这,这是哪位大神的手笔,这,这,真的能典当一切吗?这……” “还给我!”酒井雄一下子从这位老阴阳法师手里拿回了黑色纸张,又视若珍宝的塞回了怀里,老阴阳法师的反应证明了这纸上说的是真的,酒井雄十五岁的心开始颤动着,真的能典当一切吗?那样,我和我的奶奶就再也不用吃苦了,奶奶和我一定能吃饱饭了,我也一定可以再次上学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