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之墓】第5章 家,没有了 - 我的超神空间

【萤火虫之墓】第5章 家,没有了

他只好带着妹妹,随人流涌向海边堤坝上的防空洞,一直到找到一处无人住的防空洞中,他才松了一口气,惊魂未定的妹妹节子,这时才缓过劲来吓坏了,刚才那漫天的爆炸声,火焰声,杂乱声,轰鸣声,让节子吓懵了,此时才回应过来,哇哇的大哭起来。 清太和节子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跑往防空洞的路上,一发炸弹落在了他们的家中,那里面,他们的母亲埋葬在了火焰中…… 一片火海之侧,东岛园野呆楞着看着身旁落在地上的哑弹,冷汗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 是的,哑弹! 东岛园野在这一次空袭中他的家同样也被炸弹烧毁了,年老体衰的他背拿着些许财物,慌张的跑出自己的家,就在他跑出去后的五秒后,他身后的家变成了一片火海,东岛园野却只能悲愤的托着衰老的身体,步履蹒跚的往防空洞而去,心中有三分对家园毁灭的悲伤,更有七分对儿子三郎的担忧。 就在刚才! 嗖!!嗖嗖嗖嗖嗖嗖!!! 又是簌簌如雨下一般的炸弹之雨,轰!火焰之下,东岛园野前方拥堵的¤人群化成了人间炼狱,血肉爆散,硝烟弥漫,还有火海下被烧烤的半生半熟的肉味,还有那凄厉的不知名婴儿哭嚎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人间炼狱啊。 抛下炸弹的轰炸机终于离去了,只留下一片火海。但这并不是结束,这些飞机还要飞回母舰上再次补充弹药,继续轰炸神户。或者下一个城市…… 嗖!这时东岛园野抬头观看轰炸机离去的时侯,刚好看到一发炸弹直直的落向他的身处! 那种破空声,做为退伍军人的东岛园野十分清晰,这是死神的呼喝声,这是弹药落在身旁的声音,他悲愤着,年老体衰的他根本不足以躲开这炸弹的攻击范围。 “啊啊……”东岛园野立马闭上了眼睛。扑倒在地上,好半响,才回过神来。摸了摸身遭,居然一点事都没有,唯一奇怪的是他手上带的一个白色指环闪烁出了淡白色的几乎不可见的光泽,东岛园野几乎都以为是错觉。但这不是错觉。因为他发现了落在他身旁十公分左右的直沉入土中的炸弹! 天神保佑,这居然是一个哑弹!什么是哑弹?哑弹就是已经发射使用,但未爆炸的弹头,有可能会爆炸,也可能不会爆炸,也被称作臭弹,哑弹的范围很广,包括子弹、手雷、炮弹、导弹等等。出了问题的都是哑弹。 这种几率并不大,但并不是没有。但上过战争的东岛园野知道这种几率低的发指,可能一万个炸弹都未必有一个,但是今天却让他碰到了,刚好是一个落在他身边的,却没有爆炸的哑弹,这简直是幸运女神在眷顾着他。 不,这不是幸运女神的眷顾,东岛园野颤抖的摸了摸手上的白色指环,他想起了昨天晚上他似乎做梦一样的遭遇。 东岛园野双眸中闪烁着狂喜:“这是真的,这是真的,三郎,你一定会安全回来的,因为阿爸的平安在护佑着你,阿爸不会死,你也不会死的。” 事实确实如东岛园野所想,他的儿子东岛园三郎在之后的日子里,在大海上的战争中每每遇到危险之时都会逢凶化吉,连皮都没有擦破过,最凶险的时候,他所在的军舰都已经沉默了,几乎都死绝了,落在海中眼看要沉入大海中的他被路过的败退东瀛军舰上的人所救了。 幸运的三郎,是的,因为三郎所在的军舰除了他以外全都葬身大海,只有他,刚好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时机,恰好被路过的东瀛军舰上的人发现,扔下了救生圈,从而救下了他。 因为他所在的军舰只有他一人无损活命,所以他也被取了这个名号,幸运的三郎。 东岛园野死死的捏着手上的白色指环,他知道,刚才是这个护身指环保佑了他,是这上面的魔力保佑了他。 昏黄的天空,烟火,灰烬笼罩着,漫天的悲伤弥漫着整个城市,空袭后的大雨也在此时降临…… 簌簌簌簌…… 淅淅沥沥的雨水落下,东岛园野知道,这是空袭后的大雨,爆炸后的气体对外膨胀,收缩,气温下降,水蒸汽凝结,于是形成了雨。 当然,这也是空袭之后,被轰炸后还存活的人们悲伤与恐惧的心情,就像这漫天的大雨。 东瀛国度的城市建筑,多为木制结构,在大火下几乎没有幸免,当躲藏在防空洞里的人们回归时,看到的自己的家园,只有一片片的黑色烟尘废墟。 “哥哥,我们的家也被烧了吗?”4岁的节子在哥哥清太的背上看着四处的废墟问着。 “好像是啊……”清太茫然的回答着。 “那怎么办啊?” “节子,我会叫爸爸把那些坏人都抓起来的!”清太冷声的如是说着,也是为了安抚妹妹节子。 清太背着节子,走在回家的路上,人间炼狱的场景就这样赤果果的在两个还没长大的孩子面前展现。 “妈妈,妈妈……呜呜……啊,呜呜啊……”一个少女凄厉的扑在母亲的身上,那是一个被火海烧死的母亲,只留下自己的女儿还活着。 幸存活下来的人们忍着悲伤,和劫后余生的庆幸,开始打理着各自家的废墟,还有各种死于空袭的尸体。 “如果说只有我家被烧了,那就太丢脸了,哈哈哈……我们家被烧光了……”一个穿着军服的男人矛盾的,自嘲着,先是幽默,后是低沉的说着。 “三浦先生,直接被炸弹打中了啊……” “真是惨啊……”有妇女如是讨论着。 “啊,总之平安无事,比什么都重要。”有人安慰着。 忽尔,有骑着自行车的军人通知着大家前往国民学校集合,因为那里有着医院,那里有医护中心。 于是人流又忍住了悲伤,开始往国民学校而去。 路上,一位军人叫住了东岛园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