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之墓】第1章 无限典当铺 - 我的超神空间

【萤火虫之墓】第1章 无限典当铺

…… 东瀛历,昭和20年,世界级大战已经进入尾声,在这一次世界级大战中东瀛做为大汉皇朝的属国,同样也受到了战争的冲击,曾经一度连大汉皇朝自身也遭到入侵,更别说东瀛了,如今大汉皇朝也险入了两皇子夺嫡的重要时刻,根本无暇保护东瀛,此时的东瀛也因此不得不面临着战争,努力反抗着,举国建立的海军,空军,也在这一场战争中几乎打的团灭。 就是在这样的世界级战火笼罩中,东瀛,最有名的城市神户,也遭到了外敌飞机空袭的遭遇,整个神户城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市区面积被空垄后烧毁,直接死亡者近万名,接间受伤者超过十五万人! 就在这样特殊的灾难发生的前夕,一位来自宗主国大汉皇朝的中原人来到了这座繁华的城市,并在一处安静的平民区买下了一间房子,开了一个让东瀛人摸不着头脑的当铺,名为《无限典当铺》。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声中,鞭炮声响起,一位二十多岁的中原人,穿着中原地界最流行的一身修长白色中山服,站在当铺门口,笑吟吟的向周围的东瀛看客拱手道:“无限典当铺,今天开业,无所不典,无所不当,无限收购,生当死当,生有可恋,死有可怨,有缘者皆可来当!” 哗哗 说话间,不知何时,一大叠黑色的传单纸张挥撒在天空中,飘飘的,如同天边撒落的黑色雪花,围观的东瀛人中一位年纪颇大的白发老者,伸手抓住了一张,拿来一看。 无限典当,生死可当,无论任何需求。都可典当而来,只要你付出等值的代价!【无限典当铺】 素白色的汉字写在黑色的纸张上,东瀛国做为大汉皇朝的属国仰慕中原已久,绝大多数东瀛人只要是上过学的人都能识字。这一位白发老者自然也不例外。 “典当一切?我想要我的小儿子安全归来,能做到吗?哎……”老者名叫东岛园野,是一位退役的军人,他有三个儿子都被他亲自送进了军队,大儿子是陆军。二儿子是空军,小儿子是海军,但是他的大儿子一年前战死了,二儿子半年前也死在了战争上!短短一年时间,连死了两个儿子,东岛园野心焦如焚,似乎一夜间白了头,老了二十岁一样,如今只剩下小儿子还在海军中服役,但是最近海军也接连传来战争失败噩耗。海军成建制的被打灭,东岛园野害怕了,他怕自已最小的儿子也要死在战场上,那是他最后一个儿子啊。 忽然,人群中传来惊叫声,原来就在众人捡着黑色纸张时,那一位中原人已经消失不见,同时中原人背后的无限典当铺牌匾也在众人的视角中渐渐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洒落在地下的黑色纸张,幻灭不定中闪烁着异样的光泽。似乎只是一眨眼前,如同幻觉一般,再无踪影。 神灵?妖魔?死神?魔鬼?恶魔?未知的恐惧像是传染病一样在蔓延,东瀛人是最信奉。畏惧神灵的国家,整个国家有八百万神灵之说,可见这种惧怕氛围有多么强烈了,此时面对这样的诡异事件,胆子大的也吓的双腿直抖,颤颤微微。胆子小的,更是如惧蛇蝎一样,远远的扔掉手中的黑色传单,转头就跑。 一时间,围观的人群跑了个干干净净,但谁也不知道,就在这些人群中,就有那么几个人拿了黑色传单后,却没有扔掉,反而是死死的放在了怀里或者兜里,怎么也不愿放下。 其中就有一个面容枯槁的白发老者,正是东岛园野! 夜,夜晚下并不冷,天上的繁星闪烁,闪闪的,极美,有一位老者,手里拿着一张黑色的纸张,被一股未知的力量指引着,进入了一个幽深的小巷子,走到巷子的尽头,那黑色纸张刷的一下飞到了巷子尽头的墙壁上,黑色的光芒在波动,那黑色纸张在放大着,极速的扩展到一个足够一人进入的黑色之门。 东岛园野,死死的掐了掐自己的胳膊,低下头,在沉思,他在犹豫,他在害怕,那黑色之门内传来一声清朗的声音:“东岛先生,如果不愿意典当,可以离去。” 不!为了三郎,我不能走,我已经老了,东岛家的血脉还需要三郎传承,我死了都无所谓,就算你是一位魔鬼,我也…… 东岛园野不再犹豫,头也不回的进入了黑色之门内,黑色吞噬了他的身影,他进入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客厅,是那种日式最流行的堪比七星级酒店还有奢华讲究的地方,来自中原的桌椅,木制地板,波斯古国的地毯,英格里水晶吊灯,德意拉精致留声机…… 一切是这么的豪华,这让东岛园野有一瞬间的失神,他以为自己会来到一个如神如魔如妖如鬼的可怕地界,没想到却像是进入了某一个大贵人的豪宅,哦,东岛园野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他觉得就算是东瀛国的大贵族都未必有这里的排场大。 客厅正中,一个男人,盘坐在一张东瀛式茶桌前,面前已经倒好了茶,那男人温和的笑着倒好一杯,抬了抬着,示意他坐下。 东岛园野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带着诚惶诚恐的恭敬声道:“不知大人的神名是?!” “你先坐。” “是!”东岛园野点头应命,干脆立落的盘坐在男人的对面,低着头,拿起茶水,轻轻喝了一口,哦!东岛园野没忍住的**了一声,因为他喝到的是中原最上等的龙泉茶,这是只有大贵族才能偶尔喝到的极品,据说是只有在神境,灵境中才能种植的茶叶,带着一股凡人难以企及的灵气。 一口口茶水喝下,就有一股股热量涌进他的身体四肢,暖暖的,东岛园野放松了下来,整个人因为焦虑过度的精神彻底舒缓了下来。 “我不是什么神明,不用叫我什么大人,如果非要叫我一个名字,因为我是这间无限典当铺的老板,你可以叫我王掌柜,或者王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