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哈尔的恳求 - 我的超神空间

第16章 哈尔的恳求

“明明我最讨厌战争,却不得不为战争效力……我……” 苏菲忍不住道:“哈尔,king和我说了,他说他有方法真正的解决方法,他……” 哗,砰…… 哈尔爬了起来,从被窝里一跃而起,一把抓住了苏菲,急切的问道:“king?你是说king,他有方法解决吗?真的吗?” 哈尔原本有些失神的眼睛瞬间明亮了,那种灿灿的光芒让苏菲有短暂的失神。网,看小说到 “呃……是,是的,哈尔,king说要等你醒来后心情平复了才可以告诉你。” “现在就去,我现在的就已经好了。” 哈尔如同被打了兴奋剂,跳下床,拉着苏菲去找king,但是king此时并不在城堡里,哈尔急切的问向卡西法。 “卡西法,king人呢?” “king在外面的湖畔喝下午茶。” 哈尔拉着苏菲打开了城堡内门钮,将颜色转向了绿色。 哈尔的城堡内那四色,各有不同的方位。 蓝色门外,是靠海的波海文镇上。 红色门外是金斯贝利门,是在英格里王城中。 绿色门外则是真正的哈尔的移动城堡外面。 至于黑色,那里是硝烟弥漫的战场。 此时王道一就在绿色门外,哈尔的移动城堡外停留的一处宁静纯净的湖畔旁。一张桌子上摆放着茶具,有面包。有糕点,还有茶水,牛奶。 王道一惬意的坐在椅子上,喝着茶,吃着糕点,四周是绿草莹莹的草地。草地上还有不知名的小野花在绽放。眼前是光滑如镜的湖面,清风吹拂下,吹皱一湖春水,迎面带着春天的春风,真的是好轻松,好舒服,好惬意。 “真的是让人宁静呢,啧啧……”喝下了一口清香的茶水,他闭上眼睛。感受着这一股宁静,体内的元神创伤也在一种特殊的宁静心境下缓缓的加速愈合着。 “原来,我也错了。” 王道一曾以为只有充足的能量才能加速愈合着元神之伤,现在忽然又明白。原来凡人时的那些正能量情绪,同样也不容忽视。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追求着知识,神功,秘法,就像一个拧紧了的发条,越来越紧。一直到分身到阳神世界时,都还带着些许功利心,虽然最后成就了雷劫九重,带着阳神世界的所得回归了主体,一举将修为突破到六阶之境,掌握了空间的力量,也让自己产生了些许骄横心理,强行穿越到那一个世界,却没做太多准备,被那个世界的大高手们联手打击,从而也让自己沦落到这个低魔世界中,短时间内本体那边的力量也衍伸不过来。 也是因此,让王道一的力量再次沦落到凡人的地步,百年之内估计是无法回归本体,就是在这样的无奈遭遇中,王道一的心境终于又有了新的突破,这一次坐在这清水湖畔的宁静,正是难得的一次心悟,让他明白了什么是心的力量。 王道一在阳神世界所得的观想神魂修行法,某种程度上也是心灵的修行,但更偏向于理念与意志的方面,而在这个世界,王道一却在心的修行上明白了另一种更自然,更本能的东西,那是心的正能量。 一如哈尔的天真,以一已之身阻止战争,二如苏菲的爱心圣洁,从不真正怨恨什么人,包括那一位给她下了诅咒的荒野女巫,她依旧在后来接纳了失去魔力的她。 “哈尔,苏菲,真,善,美……这就是正能量的东西吧。” 身后,城堡的后门打开了,哈尔拉着苏菲小跑到他的面前,王道一摆了摆手,指了指桌子上的茶水糕点,还有前方清澈宁静的湖泊,示意两人不要说话。他继续喝着茶水,吃着糕点。 哈尔欲言又止,苏菲也拉了拉他的袖子,哈尔也明白了现在不是说话的好时候,只好静等着king喝完下午茶。 一直到王道一喝完最后一口茶水,吃掉最后一块糕点,还没等哈尔开口,王道一率先开口了。 “哈尔,你的城堡,应该是你和卡西法合力创造的魔幻分身吧,以你心的力量和卡西法的魔力,合力创造的对不对,所以你的城堡才能到处移动,所以你在城堡里是最安全的,没有人能找到你,包括那一位谋求你心灵的荒野女巫。” 哈尔面色一变,没有回答,也没有否认,但一旁的苏菲看到他的神情后,就明白,king说的是真的。 王道一继续侃侃而谈。 “在西方世界的文化中,城堡通常隐喻的是自闭的心灵,所以,哈尔你的心并不在你的身体里,而是在卡西法那里,共生在了一起,你们的力量合在一起,具现化出了这样的一个‘哈尔的移动城堡’。城堡是不能移动的,而你的城堡却一直在移动,就如你的心一样,自闭,却又渴望自由,就如你城堡里的环境一样,杂乱而又无序,没人打扫,自然也就脏乱的不成样子,如果不是苏菲来了,早晚你会崩溃,这也是卡西法要求解除共生契约的原因之一,到那时,你会心灵崩溃而死,卡西法也活不成。” 轰卡,轰卡! 身后哈尔的移动城堡晃动了两下,那是卡西法的赞同之声。 “你是一个很天真,很纯真的,孤独的反战人士,原因我也大略知道,是因为你的父母,爷爷,都死在了战争上对吗?原本幸福的你,在很小的时候就成为了孤儿,你一直孤单,害怕,也极度厌恶战争,不论是对的战争,还是错的战争……!” “不,战争没有什么对错之分,只要是战争就绝对是错误的,绝对是不该发生的!”哈尔大声的驳斥着。 “所以我才说,你很天真,很纯真,这世界上什么事情都不是绝对的,战争这种事是人类历史上不可缺少的东西,强自评判对错,并没有多少意义,当然,这个话题太深沉,可以停止下来,换个话题,这么说吧,你阻止战争的心态,我能理解,但你用的方式,却极为幼稚。” 哈尔走了过来,用着恳求的语气说:“king,我知道我的方法不对,那么你能告诉我好的解决方法吗?可以告诉我吗?我愿意付出一切,我的所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