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玄慈的机智! - 我的超神空间

第18章 玄慈的机智!

ps:感谢书友【天凉哈个啾】的打赏支持! ……………………………… 与乔峰一起喝酒闯荡的日子,没过多久画下了句号,王道明白自己所要的是什么,陪着乔峰度过这些时日,两人上了少林寺。 少林寺内,玄慈一众方丈法师,早已恭候多时,众僧肃立一旁,王道与乔峰也不说话,昂首进入少林寺大殿,少林寺多年清誉,不可能做出围杀埋伏的事情,更何况乔峰除了身份以外并无恶迹,而新进在江湖上崛起的王道,做为一位奇装异服的奇人,又能如身临其境的道出当年的隐秘,本身也是佛家子弟的众僧,不禁也对于王道身后的‘师门’产生了敬畏,因此少林寺多番考虑,最终决定大开中门迎接二人! 乔峰神色一肃,面容紧崩,也不拖沓,抬手拱身冲着玄慈等人施礼,这才朗声说道:“诸位大师,乔峰来此的意思,想必诸位也明白,当年雁门关的事情,王兄弟虽然公之于众,乔峰确实是契丹人,可我也是在少林寺山下长大,受我养父母抚养长大,当年那些恩怨我不追究,只求玄慈大师能给我一个明白!敢问,当年您真的那位带头大哥吗?当年那位假传消息的那个大恶人,真的是慕容博那个狗贼吗?” 慈眉善目已是须眉皆白玄慈缓缓走到乔峰面前,面容平静轻叹一声,开口说: “当年的错事,时隔三十多年再次提起,老衲每每想起依旧心中愧疚,懊悔三分……” 王道听着极度不爽,开口讥讽道:“若是做了错事就说两句愧疚,说声对不起事情就能过去,那这世间早就成极乐世界了。” “哎,王兄弟……” “好好好,你是主角,你说了算。”王道知道乔峰的意思,闭口不说了。 玄慈听着王道的反讽,只微微闭目,掐起了佛珠。 乔峰道:“大师,乔某此来不是为了寻仇,只为求证当年的真相,你继续说吧。” 玄慈双手合什开口:“阿弥陀佛,王施主说的却是没错,当年的错事罪过,做了就是做了,老衲确实有罪。”玄慈的脸色还是平静的很,王道心中一动,明白他想做什么了。 “当年的带头大哥,确实是我,而假传消息的也是慕容施主,老衲当年未曾细想到慕容施主的身份背景,他是前燕后裔,居然为了复国而做出这般罪孽……事以至此,老衲无话可说,只愿乔施主,不要迁怒于少林,迁怒于其他人……” 王道忽然惊呼,指着玄慈大喝:“乔大哥,快制住他,他想自杀谢罪!拦住他” 乔峰闻言一惊,深厚的内力与五感敏锐的发现了玄慈果然在鼓动着内力,如果不是要动手,那么极有可能是要自断经脉而死! 疏忽上前,急切间冲向玄慈面前,抬手一掌打中玄慈丹田!此时急切间怎么可能阻止了玄慈的死志,唯有破其功,方有一线生机! 啪!玄慈被一掌打中,体内欲自断经脉的内力被乔峰一掌破了丹田失了根本消散而去,可这些消散的内力仍在体内肆虐,幸运的是因为根源已失,已无性命之忧,可这身内功确实是废了个彻底! “方丈,方丈!……” “玄慈师兄!你怎么这么糊涂啊……” “快快!拿少林小还丹……” 一众少林高僧也没曾想在片刻前放生此事!玄慈一心寻死,乔峰的一掌而来,也来的迅速当玄慈被一掌打飞后,一众僧人围住了玄慈。 玄慈被一掌打飞入人群,乔峰的掌力与自身内力的破坏让他受了重伤,刚刚落地已是大口吐血,一众高僧手忙脚乱的,用内功护体给他疗伤,又是服下丹药,又过了些时间,玄慈才缓缓苏醒。 玄慈醒来,乔峰这才缓缓靠近道:“大师,你这是何苦,我只为求证真相而来,当年的错事,全在那慕容老贼身上!你怎能生出死志,你这至乔峰于何地?” 玄慈虚弱的念着佛号:“阿弥陀佛,乔施主,当年的错事,错了就是错了,玄慈犯了杀戒,而且还是滥杀无辜,到如今真相大白,受人阴谋犯下错事,唯有死去方能洗去罪孽!乔施主,诸位师弟,莫要劝我,我意已决,我死后,你们再选方丈。” 啪啪啪……啪啪啪…… 拍手声响起,王道慢慢走到玄慈的床前,厌恶的看着玄慈: “好个玄慈老和尚,你这算盘打的真是精明,你这一死,少林的清誉是挽回了,你也死的一了百了!可我大哥呢?我大哥在江湖上还如何立足?还如何在大宋生活?江湖人都会说乔大哥恶毒心肠,逼死了少林方丈,到时人人喊打,我大哥岂不是又要重复我师留下那本书里预言的惨死结局了?你居心何其毒!当年是无心害死乔大哥的亲娘!现在却是有心要害死乔大哥!好!你今个就去死吧!看我不把你的狠心肠告之天下!” 玄慈闻听此言却是一呆!他没曾想会是这样,开口道:“不,王施主,玄慈万万没有这般想法,只是为当年错事而谢罪,万万没有险乔峰于不义的意思!” 擦!现代人的歪楼技巧是你想像不到的!不过话说,我这机智的灵光,好像还真有点那个意思的味道啊! 是喽!确切的说原著里那玄慈确实是机智,他一死,似乎什么都解决了!雁门关的事给了个交等,以死谢罪,少林寺也能对江湖有个交代,更绝的是对于叶二娘和他那个傻虚竹也更有利! 起码江湖上对于叶二娘的恶事有了同情心,对于虚竹,他做和尚的爹死了,他还俗也能让人接受了,古人无后为大嘛! 擦!这玄慈才是真正的机智啊! 想到这里,王道心中有了定论,思来想去,还是要稳住玄慈,不能让他心存死志。 “既然如此,你还寻死腻活的干什么?乔大哥,若真心想要你死,刚刚也不会救你!” 乔峰轻叹一声道:“玄慈大师!当年的罪你虽有错,可你也是无心之过,乔峰刚刚那一掌已经消我怨气,你若真心悔过,那便不要在江湖上出现,在佛家净地,安心理佛,每日给当年死去的冤魂超渡!直到你死为止!佛祖提倡不杀生!你自杀谢罪,岂不是又犯下杀孽。” 王道下了一注重药,靠近玄慈轻轻说道:“玄慈老和尚,你不止犯了杀戒吧?哦,对了,我和你说个事情,你可知前些日子我遇到了四大恶人中的叶二娘云中鹤南海鳄神三人……” 说到这,玄慈的双目陡然一睁。 “……我杀了云中鹤与南海鳄神,唯有叶二娘留下一命,你可知为什么?因为我知道叶二娘为什么在江湖上掳拐小儿,是因为她当年与某个不知名的野汉子生下的儿子被人抢走,她心急成痴,这才在江湖上掳拐小儿,万幸的是那些小儿她都没真的杀死,只是换了人家而已,我念她思儿疾苦的份上才没有杀她,只命她把之前的小儿送回,并且告之双方父母真相,然后命她找到她的那个野男人找个没人的地方隐居,不然……” “你懂的……”王道呵呵轻声声中,玄慈缓缓闭眼稍稍大声念着佛号: “阿弥陀佛,老衲懂了,当年犯下的罪孽,老衲愿在佛祖面前日日念经超度,老衲再也不起死志了!” 两人间的言语极轻,旁人听的断断续续,众人只是奇怪,可见玄慈息了死志也就松了口气。 “玄慈大师,乔某如今在江湖上也不能立足,希望在少林寺山下赡养父母天年,请少林寺代为传达。”

下一篇   第19章 少林的背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