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看在王诗仙的面子上…… - 我的超神空间

第131章 看在王诗仙的面子上……

颜震此时神色,半是欣喜,半是纠结,老友突破鬼仙自然是好事,但也是坏事,整个靖海军已经不足以让一位鬼仙当军师了。 老友肯定是要离开了。 事情果然没出颜震所料,第二天,洪易就主动向颜震请求要出海外当一位探路使,顺便也能找一找海外富饶之地。 颜震知道,这都是借口,更重要的原因可能还有其它,但他不想多问了。 “老段,你真的要走吗?”颜震站在港口前看着段天涯,脸上露出希冀的神色。 “哎,大帅,你待我不薄,我是一直记在心里的,只是这一次我欠王先生太多人情了,必须要还,所以……” “我明白了。”颜震叹声点了点头。 “并且今天我就会上书给玉亲王,甘愿为其所用,三位鬼仙,有三位鬼仙帮玉亲王,他不登上大宝,谁又能登上呢?”颜震看着洪易,王道一,段天涯,满脸都是震憾之色,他已经从段天涯那里知道了洪易与王道一的修为了,此时再也不可能保持中立了,他要站队,真正的站在玉亲王和洪易他们一队了。 海上,五艘八百人大牙舰,五艘铁甲飞轮船,这是一个庞大的军队,上面有数千精干的水师军士,这正是洪易等人。 “兄长,此次我等去抢‘乾坤布袋’该是万无一失的,只是这一次破坏了杨盘和洪玄机的好事,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很简单,慢慢增长修为,回京师后,辅佐玉亲王上位,再废了洪玄机与杨盘!” “哎,能这么快走到这一步,我真是想不到的啊。若非是兄长你,我也不可能……” “呵呵,就算没有我。你终究可以走到最后,那本关于你的书,你也看过了,觉得如何?” “匪夷所思,当真是匪夷所思,虽然兄长早就告诉发我,但我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是书里的人物。而兄长你则是来自另一个世界。” 洪易轻叹着看着四面八方的蓝天碧水,心头思绪纷生。想到在未来可以为母亲讨回一个公道,他期待着。 王道一看着洪易的神色知道他是内心还有些对洪府和洪玄机的父子之情在,心里有些纠结着,此时无声胜有声,还是让他静心思索着好。 “鲨鱼群!不好,有大量鲨群冲来了,还有好大的银鲨!”有军士惶恐的来到洪易等人面前报告着。 “什么?银鲨吗?没想到银鲨王来的这么快!” “哈哈哈……二弟,人家妹子打过来了,你还不快去迎接。”王道一哈哈笑着道。 这时洪易来到船沿边。极目看前,果然海面上,一大群密密麻麻的鲨鱼正围拢过来,为首者是一只银鲨足足有三分之一个八百人的大舰大小,太大了,这要是撞过来,非得船翻人亡不可。洪易,王道一,段天涯等人是鬼仙,倒是不担心危险,但是其它普通将士,还有山老。卫雷,冷血十三鹰,血滴子统领们,在这大海中,肯定只有被鲨鱼啃吃的份了。 同时,此刻海面上响起了咿咿呀呀似萧似笛的声音,正是上一次洪易碰到银鲨王出场时的声音。 “若我没有突破鬼仙。兄长和老段也不在船上的话,还真的会怕了她,但如今嘛……”洪易呵呵一笑。 “众将士安心,这是老朋友,不是敌人,都放松下来,不用戒备。”洪易的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安抚住水军将士们,让他们不会有过激的反应。 “洪易,你抢我元牝天珠,可曾想过今日被我追杀,今日在海上,你哪里也别想逃走,我要让万鲨啃食光你的血肉。” 一声清幽冷咧之声,远远的传来,正是来自那巨大的银鲨上站着的一位妙龄少女银鲨王!禅银纱!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禅姑娘,当日一别,是洪某的不对,我这里先道歉如何,切莫要再生气了。”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这是你写的诗吗?”禅银纱美眸一转,居然息了杀气,果然,只要是女人,都少不了感性的一面。 “不,这是我从兄长那听来的一首诗,据说是一位叫已故的名叫张九龄的大诗人所作。” “张九龄吗?没听说过……我倒是忘了,你的兄长是那位王诗仙,我想也是你是做不出来这样的诗的,但是这首诗怎么可能是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张九龄所作,应该是王诗仙所作的吧?听说此人有个毛病,明明有许多佳作诗篇,偏偏都否认是自己所作,难道这首诗也是如此吗?” “禅姑娘误会了,这诗确实不是王某所作,而是我家乡的张九龄所作,王某只是将诗篇搬运过来而已,我可不是什么诗仙,更不会做沽名钓誉之事,所以我否认是自己所作的诗,确实都不是我所作的。”王道一不得不出面解释道。 “噫!真是王诗仙吗?洪易,没想到你兄长王诗仙居然和你在一块儿,好,今天看在王诗仙的面子上我就放过你,但是你要让王诗仙,为我做一首诗,如果同意,我便放你一马,如何?” “呃……这……”洪易苦笑的看向王道一。 王道一的诗名早已轰传天下,连一代妖仙禅银啥都有所敬仰,那元牝天珠是何等珍贵之物,这禅银纱居然为了王道一的一首诗而揭过此事,可想而知王道一的影响了。 王道一这一听,也是苦笑一声,这好像不好吧,禅银纱该是日后洪易的道侣吧,这样敬仰我,这洪易和禅银纱该怎么办? 不过她要诗,到是可以有,再怎么的,也不能得罪了她。 王道一思索片刻后,走到船边,抬头看去,一位身穿洁白纱裙,赤着脚的少女,正坐在巨大银鲨头上,用脚戏耍着海水。 冰清高洁,气质幽冷,王道一一看也不禁赞叹,难怪洪易会一见钟情,我若不是有了秋水与布玛,第一次见到她时,也会心动吧。 “姑娘就是禅银纱吗?我代我二弟向你道歉,他不该抢了你的元牝天珠,姑娘且放心,这天珠,现在就还你。”王道一对着洪易使了个角色,洪易会意到,念头一转,胸口一个缩小了一半的元牝天珠飞到了禅银纱的手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