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小五阳功》 - 我的超神空间

第127章 《小五阳功》

“所以灵魂漩涡这样的神通道术关键口决是‘扭转坤元,斩鬼摄魂’……而缺少的那部分口决,应该就是‘顺转乾元,返阳补阴’……” “顺转乾元,返阳补阴,返阳补阴……难道,难道是师门中那一门鸡肋似的入门筑基功法《小五阳功》!?”段天涯听到这里,脸色一阵剧变,不可思议的低语着。 “哦?小五阳功?你且把那功法说来听听,也许那是补全功法的关键了。” “好,这小五阳功是气魂门最基础的入门筑基之法,但却不是道术更不是武术,而是一种养生法,苦修十年也不会增加多少气力,只是健康一些,因此极为鸡肋,门中弟子除了必须入门修行一年外,到了第二年就会转修其他功法。功法口决就这样的……” 段天涯想也不想的就将《小五阳功》说给了王道一,这并不是什么多好的东西,只是一门养生法而已。 功法确实简单,应该说就是一门呼吸法,外加一些有些复杂的动功,王道一试着练过后,眼睛越发明亮。 “果然如此,心肝脾肺肾,对应人体五脏,也蕴藏人身五阳,这确实≠□不是武道中的洗练壮大五脏的功法,但却是内部更进一步的五脏所孕生的五阳之气,为人之根本,再没修到至境之前,这些五阳之气只能强身健体,更健康一些……不过,老段啊,你想错了。玄阴斩鬼摄魂大法的养魂就在这里了,因为这五阳之气不是为身体而修炼的,而是为神魂而修炼的!”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可,可是我修炼了六十年的五阳之气,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将五阳之气用于神魂啊,不知道该怎样用啊。”段天涯苦恼的说。 “这一步,如果我没猜错,该是要用在穴窍中,将五阳之气运于某处。或者某几种穴窍,而神魂进入其中,以此互补……那后续缺失的部分观想图。我想除了口决外,应该还缺少精元血气灵魂相互转化的秘法,这里你想到了什么呢?”王道一笑着问。 “精元神庙?!”段天涯听到这不禁脱口而出,顿时想到了什么! “正是如此。天下间最闻名的精元神庙中的独门秘法。正是牺牲肉身气血来滋养神魂,阳阳互换的玄妙之法,所谓天下大道殊途同归,玄阴.道是上古有数闻名的大道门,又怎么可能没有类似的法门呢,所以说,要补全功法的话,有两个方法。一是有人仙级别的武道高手,帮你寻找其中穴窍。二是得到精元神庙中的秘法,就算是不全的有缺陷的秘法,也能借鉴一二,从而完全补全功法。”王道一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笑容。 “精元神庙的秘法?谈何容易啊,哎!”段天涯只能再次苦笑。 “说来也巧,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两天那和亲王身边的周大先生就该来到靖海军中出手对付洪易了,因为前些时日洪易得罪了和亲王,抢了他预定的两个花氏姐妹,而这位周大先生,貌似就是会一些精元神庙的秘法哦……” 段天涯本能感觉到了什么不对,仔细想了想,当下明白了,这是要他交投名状啊!要让他出手对付那个即将到来的周大先生!这样才能真正的站队,得罪死和亲王,死心踏地的站在洪易与玉亲王一块。 段天涯脑海中的念头闪烁十数次,最终还是狠了狠心,人不为已,天诛地灭!死道友不死贫道!周大先生,只好对不起你了! 段天涯的投诚,这只老狐狸的投诚,王道一不会轻易相信,洪易更不会轻易相信,唯有让他也踏上贼船,才能稍微放心,至少不用担心他的反水。 这一刻段天涯才感觉到自己像是进入了网中一样,一步一步的被洪易与王道一所织就的网束缚住了,段天涯可以选择此时挣脱,但他愿意吗?他会吗? 段天涯此时才明白这一位看上去温润无比,仿如谦谦君子,有古之君子之风的王道一,内在隐藏的真正面目。 他还一直以为‘君子可欺之以方’,此时才明白过来,有时君子比小人还要可怕,小人只会耍阴谋,识破了就没事了, 可君子呢?那都是堂堂正正的阳谋,让你知道了,你也没办法,只能乖乖入坑。 这一天,和亲王身边的周大先生,奉命来到靖海军营之外,要用道术暗害洪易。 靖海军营外的一处山顶上,一个手拿玉笛,风流倜傥的秀士,正是和亲王的心腹谋士周大先生。 此时周大先生正眺望着远处军营。 “洪易,当初你暗中杀了卫太仓的卫雷,事情还没结束,现在居然又敢截了王爷要的人,杀了王爷的人,你这胆子简直大的没边了,你自以为做的干净,却哪里想的到王爷的势力耳目,哼,一个被武温侯逐出家门的庶子,简直无法无天了,也幸亏洪太师逐出了你,不然也不知道还要捅出多大的篓子,你以为有那个王道一在,你就可以翻天了?我也不杀你,就用道术将你变成白痴!” 此时周大先生在山顶中找了一处隐秘的灌木丛中,拿出一个玉盒,里面有一条全身火红拇指粗细,长有尺余的巨大蜈蚣。 “分神化念!附体!” 周大先生的神魂附体在这条罕见的灵异毒物,名为飞天蜈蚣身上,此物是和洪易身边那条金蛛齐名的剧毒之物,坚硬非常,刀剑难伤,并且能在空中飞,道术高手若能捉到它,必然会用灵药喂养它,附体而出,偷袭杀人,无往而不利! 此时却见这蜈蚣翻身飞起,空气中传来嗡嗡哧哧之声,飞天蜈蚣身上有薄膜鼓起,在振翅,呼的一声,这蜈蚣就飞了起来,随后又落了地,在灌木丛中游走向靖海军营中。 晚间,天色入黑,洪易正一人坐在院中,喝着小酒,似乎有些微醉,这时在院中墙根角落中,一条尺长的火药蜈蚣正悄无生息的靠近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