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补全功法! - 我的超神空间

第124章 补全功法!

正堂之上,王道一端坐于上,洪易居左,段天涯在右。 王道一此时手中正拿着一本缺了三分之一的竹简,有字,有画,上面字迹古朴,画面清晰,神韵深藏,有天,有日,有阴,有阳,有五魔,有幻灭而出的大漩涡,还有那漩涡中一点纯粹的光…… 只是可惜缺失了三分之一的部分是部分文字加上部分观想图,两者都不完整,让这门神功成了残章。 这正是段天涯亲手奉上的上古玄阴.道的残章,正是气魂门中最重要的那门玄阴斩鬼摄魂*的正本。 王道一聚精会神的一字一顿的看着残章上面的字迹与观想图,念诵出残缺了的大纲: “天地之初,万物有灵,一阴一阳,莫不浑然,人之一身,血魄为阳,灵魂为阴,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天有五贼,见之则昌,魂有五阴,习之则亡,魂有五阴,少阴太阴,元阴真阴,玄阴居中,五阴齐运,扭转坤元,斩鬼摄魂……” “血魄为阳,灵魂为阴……” “扭转坤元,斩鬼摄魂……” 王道一一字一字的咀嚼着这大纲,似乎若有所思,一旁的段天涯此时瞧的内心焦急,为了能够突破鬼仙,能够补全这法门,他可以说是什么都不顾了,直接将师门*送上,当然,这也是因为气魂门已经沦落到要靠他这一位掌门投靠颜震才能维特道统传承下去。你说段天涯急不急? 段天涯心里苦,苦的很,同是传承自上古的道门。当年太上道也压不了玄阴.道,如今呢?太上道的梦神机有多厉害自是不用多提,而玄阴.道呢?却落到自己这个掌门给一个小小的水师主将当谋士的地步。 这道门与道门之间的差距时隔这么久,已然是天壤之别,你说段天涯能不急,能不苦吗?若非洪易的真诚;若非是王道一修道不到一年就领悟鬼仙之秘,突破鬼仙;若非王道一的来历相传是中古诸子先贤的传承之人。有中古诸贤的至诚至信大风气;若非在玉京城时就有了王道一愿意换功法的事情真实发生……更若非段天涯想要突破鬼仙!这么多若非合在一起,终于让段天涯内心下狠心直接就奉上了门中秘典!他只求王道一真的能够补全它。让玄阴.道有再次复起的希望! “呵!不愧是传承自上古道门的修行功法,哪怕是残缺了三分之一,缺少了部分观想图,更缺少了最关键的养魂之法。却也让我一窥上古玄阴.道的大威力,大玄妙,我在洪玄机那里见识过太上道的《太上丹经》中的‘宇’‘宙’二法,有时间空间错乱之威,我也曾看过大禅寺的《过去弥陀经》有本性真如不动,我自唯一的大境界……但在这神魂道术攻击之上,此法不愧为当年相传的神魂攻击威力第一!” 见识过洪玄机使出《太上丹经》的妙法?亲自看过那号称第一神魂修行秘法的《过去弥陀经》?这两句话包含了太多的信息量了!一时间却让段天涯脸色连续色变数次,几乎震的他念头都不知道怎么转动了! 王道一呵笑着问道:“听说数百年前玄阴.道领袖‘尸魔’胡天涯,曾在一招之间。生生抽走三千大军的神魂,以一人之道术对抗三千军人的血气,杀气。军气,本以为是谣传。众所周知,道术的威力对付血气阳刚之人会大打折扣,比如到了先天武师,大宗师,武圣级别的程度更是可以无视大部分的道术。而三千大军聚拢在一起,那血气。杀气,军气三气合一之下,就是十个武圣也没有这么庞大的气血威力,怎么可能被生生抽走大军的神魂,但如今我亲眼看过这玄阴.道的*,才知道这不是谣传啊。” 王道一说起了数百年前玄阴.道还没有彻底衰落前的最著名的一次事迹,自然是让段天涯心驰神往,他噫语轻叹道:“是啊,当年胡前辈以一人之道术,对付一军的战力,冠绝天下,那时的玄阴.道恐怖如厮,便是那时的太上道也不能小瞧,而我气魂门正是传承了当年玄阴.道的道统,却根本不敢恢复玄阴.道之名,只敢用气魂门之名,一是道,一是门,道与门的门派分别如此之大,可如今……老朽惭愧啊,就连气魂门的道统都快要维持不下去了,所以才不得不投靠好友颜震,来这靖海军当军师,这才能震住宵小不去窥伺山门道统……老朽无能啊!”段天涯越说越是心伤,说到后面,更是双目通红,泫然若泣,也只有这时的段天涯才能让人看出来他是一位已经年愈花甲的老者,一位支撑着门派生死的老人。 洪易起身轻轻拍了拍段天涯的肩膀道:“老段,这不是你的错,你肩付着门派的希望,放心,我兄长一定能帮你补全功法的,他是天才,不,他是妖孽一样的人,一定可以的。” 王道一听到这,笑骂道:“你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家伙,就是这样借花献佛的?我来看望你,你却说我是妖孽?你看看你自己,才十六,道术修炼到附体大成,比我小了这么多岁,还好意思说我是妖孽吗?不过,你说的还真没错,这门功法的补全,我确实有些头绪了,只是……” 段天涯一听到这,当即从座位上站起,刷的一下跪下,双手往地上一趴!竟然行起了五体投地的大礼! “王先生!只要您能补全我玄阴.道功法,让我气魂门恢复太阴.道之名,老朽愿奉你为本门掌门,甘做奴仆!” 没有人能想像的到一位花甲老人六十年多年来对于门派兴衰的哀叹,也没有人想像的到这传承自上古道门的老人对门派有着多么大的执念,他的一家老小都死了!死在了气魂门的弱小之下,死在了门派衰落的原因,死在了自己无力的原因…… 王道一上前扶起段天涯。 “别别别,别这样,我是说有些头绪,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和资料,可不是要你如此。段道友,你先起来,起来才好继续说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