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玉亲王放心了 - 我的超神空间

第112章 玉亲王放心了

王道一淡淡一笑,停住,扭头看着三个学生,三人看到先生的神色有些不对,顿时就闭了嘴。 “说啊,怎么不说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是忽悠?王超所说的学习各家武学要有各家武学的意境和道理,这话难道有错?再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那吴管家的威势一放,平日里在学院里傲的没边,怎么当时一个个就瘫在座位里不动了?若不是有王超和孙悟空在一旁护持着,你们三都要吓的尿裤子!还好意思说我是忽悠?走火入魔?你们如今这种年少轻狂的心态同样是走火入魔!半年前你们是什么样子?一个个卑微成狗?如今呢?一个个又高傲如龙!心性如此变化之大,岂不是心性大变,同样入了魔?你们说,到底是半年前的你们入了魔,还是半年后现在的你们入了魔?” “学习,读书,修行,诸法归一,都是要谈心性,求一个本性自如本我,所谓念念无滞,念头通达,得证本心舒畅,才是关键!那洪玄机如果是天生的无情无义,那是念念无滞,是魔,那也是纯粹的魔,正如这天!”王道一抬手直指向天! “这苍天同样无情无义!因为天若有情天亦老!这就是真正残酷的世界,你,赵三斤!我给你取名叫日天,你就真的日天了?你有日天的心性吗?你敢吗?你去给我日日看啊,屁!连个半吊子武圣的威势都吓成这样,你还想要杀尽天下所有作恶的地主老爷?!看你的称呼!地主就是地主。还要加上什么老爷!奴性卑微未改!” “你!龙二蛋!我给你去取名叫傲天,你又何曾真正有一身傲骨?只有一身傲气,你又哪里来的傲气?没有自傲的本事。没有傲心,傲骨,你又如何傲天?瞧你的语气,似乎还很瞧不起洪玄机啊?可你有资格吗?他洪玄机再怎么坏,再怎么无情无义,至少他有这个本事来坏,他能修炼到人仙。能创出诸天生死轮,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绝不为过。那么你呢?可有本事对的起你这名字?” “还有你!良辰……” “先生,我的名字本来就是良辰啊!我也没说什么啊,我就感觉不对而已。”良辰微微缩了缩脑袋回答。 “你感觉哪里不对?” “我感觉好像哪里都不对,先生。你还没说呢。到底是不是忽悠啊?” 王道一面无表情,上前依次拍了拍三个被训的噤若寒蝉的三个学生。 “忽悠不忽悠这重要吗?我只是说了个猜测,可能与假设……那洪玄机到底有没有入魔并不重要,那吴管家心里如何想也是他的事,我只是说出了一个事实。他,洪玄机,早已经变了,到底是因为武力与地位的提升让他的心变了。还是练武练的脑子坏了,反正都是一个结果!早晚洪易要抓住他。废了他的武功,跪在梦冰云的坟前!给洪易娘亲梦冰云一个公道!” “走,去玉亲王那里,带你们去吃土豪……” 清风拂过,转去无痕。 “洪易啊,就看你主角光环给不给力了,我提前破了这吴管家的道心,能不能收服他,就看你自己了,至少……这吴管家不会像原著那样真心的要擒拿追杀你了。” 王道一淡淡然而笑,无形的某种东西一闪而逝,似天边的金色,似主世界的某种光辉,也是当年看书的某种执念,在悄然闪烁,又隐去。 玉亲王府中,在餐桌上,玉亲王杨乾正畅快的喝酒,一旁是他的红颜知已云清,桌上王道一,王超,孙悟空,还有三个学生,正吃的开心。 “哈哈哈……王先生,洪易果然不愧是您的二弟,有其兄,必有其弟也,居然在白云庄那里杀了大罗派的赵妃蓉!那可是大罗派的圣女,附体大成的道术高手,没想到却栽在了洪易手里!后面更是在靖海军中脱颖而出,巨鲸岛一战中,亲手斩杀了绿眉,立下了大功,更绝的是居然敢对卫太仓的儿子卫雷下杀手,要知道卫太仓那可是南州七省总督啊。这种果决的性子就非比常人。” “说实话,本王是真没想到洪易如此优秀,当初先生将洪易派来辅佐于我,我还不以为然,有些小看了他,今日也不得不赞一声洪易有大才也。” “大才不大才的,只有时间与事实来证明一切,王爷,如今洪易展示出了自己的价值,你是不是也该真正的放心了呢?” “放心?有什么不可放心的?”王亲王疑惑的道。 “王爷又何必明知顾问,那赵妃蓉是洪玄机的私生女之事,虽然隐秘,但以王爷的耳目该是知道的,如今洪易亲手杀了洪玄机这个前途无限的大罗派圣女,才能让王爷相信,洪易是真的和洪玄机绝裂吧?”王道一举起酒杯向玉亲王杨乾示道。 玉亲王杨乾笑容一滞,微顿了一下,砸吧了嘴,喝下一杯酒,狠狠点头道:“王先生莫怪本王多疑,只是事关大宝之事,本王不得不慎重,担心洪易是洪玄机使的是苦肉记也是人之常情嘛……再说了,有王先生在身后,其实本王本就信了五分的,如今更是信了**分。” “王先生,为了表明我的歉意,我已命我手下血滴营十二人前云靖海军投入洪易麾下,听他的号令。这十二人,有两人都是先天武师,其他十人都是顶尖武师,虽不比得先生的冷血十三鹰,但多些人手跑跑腿做做事还是可以的。” 而与此同时,远在海边的靖海军之中,洪易正在海边练功,提前一把自巨鲸岛一战中得到的战利品碎灭刀,跳入海中练刀狂舞,身旁只有两人在,一是从卫雷身边收服的雷烈,另一位则是冷血十三鹰中的黑鹰。 此时雷烈的心中感慨万千,看向一边冷冽的黑鹰,又看到在海水中将碎灭刀狂舞不止的洪易,此时他的心情极为的复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