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雁门关与江湖不得不说的故事》 - 我的超神空间

第12章 《雁门关与江湖不得不说的故事》

乔峰听到这里,心中念到,果然如此! 当下又是冲着王道一拜:“王兄弟,当年恩师的错事,害的你家破人亡,乔峰知道求你原谅实在太过分,可汪老他们已然逝世,乔峰不想损及他们的声名,万请王兄弟见谅!请你千万不要再追究……”乔峰误会了!误会王道是那个婴儿。 王道轻叹一口长气,嘴里嘀咕道:“乔峰就是乔峰,是英雄没错,可也够傻的。”手里忽的啪啪两巴掌作响,跑堂的恭敬的拿来一本刚印好的书籍。 王道伸手拿过,递给乔峰,乔峰定睛一看名字是《雁门关与江湖不得不说的故事》。 “此书是先师当年卜算而来的结果,我在这无锡城出书万册,会在今日对江湖人士免费发放,若没有我,你的悲剧会很惨……” 这书里开头部分是王道对‘夷狄入华夏则为华夏,华夏入夷狄则为夷狄’的见解解释,后面是三十多年前的雁门关事情与杏子林即将发生的情节,后续的聚贤庄事情都写在了上面只是用了春秋笔法没有细写,而乔峰的结局被王道改的更惨,在逃亡路上遇到的红颜知已被慕容博杀死,乔峰自己也在慕容博与慕容复父子的阴谋围攻下惨死。 其间还把慕容家的身世来历讲的一清二楚,为何假传消息,是因为他们是前燕皇室后裔,以求天下大乱而为复国创造机会。 乔峰接过书,看了一眼王道,转身做下,倒了一碗酒,边喝别看,当看到一节节情节时,一双虎目留下了泪水。 书中情节历历在目! ……峰儿周岁,偕妻往外婆家赴宴,途中突遇南朝大盗,事出仓卒,妻儿为盗所害,余亦不欲再活人世。余受业恩师乃南朝汉人,余在师前曾立誓不杀汉人,岂知今日一杀十余,既愧且痛,死后亦无面目以见恩师矣。萧远山绝笔。 ……事过之后,如何处置这个婴儿,倒是颇为棘手。我们对不起他的父母,自不能伤他性命。但说要将他抚养长大,契丹人是我们死仇…… ……后来带头大哥拿了一百两银子,交给那农家,请他们养育这婴儿,要那农人夫妇自认是这契丹婴儿的父母…… 书中的乔峰颤声问道:“智光大师,那……那少室山下的农人,他,他,他姓什么?” “……那农人姓乔,名字叫三槐。” 看到此节,乔峰拍桌而起,劲力失控,桌子啪啦一响,四分五裂! “不,不,不可能,我,我怎么可能是契丹人呢?你在骗我,你在骗我!”乔峰虎吼一声,一双虎掌抓向王道,王道不躲不闪,任凭乔峰抓住自己,双眸冷静的看着乔峰。 “乔大哥,不管你信还是不信,若没有我,你的命运就是如此,不信的话,安静等下去,很快杏子林的事就要发生了……” ……一切,都照着原剧情发展,只是乔峰身旁多了一位王道,也因为王道的原因,段誉回到天龙寺,因为完全练得北冥神功的原因,虽然被鸠摩智轻易的抓走,可路上却运功化了点穴的内力,跑掉了,现在还在江湖上与鸠摩智玩着你追我赶的躲猫猫游戏,段誉没到燕子坞,没见到王语嫣,王语嫣也还安静的在那里当着宅女。 乔峰一直不冷静,直到杏子林的剧情发生! 他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冷眼看着四大长老,白世镜,全冠清,康敏,智光大师,赵钱孙等人,一一出现! 因为王道而来的蝴蝶效应,王语嫣还宅在家,阿朱,包不同等人也因此没赶上此次杏子林大会,而慕容复还不知跑哪去了,没了段誉与王语嫣,慕容复估计也不会像原著里假扮西夏武士李延宗,在碾坊中遇上段誉以及身中”悲酥清风“的王语嫣。 剧情正式拉开! 大信舵派往西夏刺探而来的蜡丸传书,乔峰任由丐帮元老徐冲霄夺去,随后康敏到来,康敏手中的信与哭诉,四大长老的置疑,白世镜,全冠清等人的逼问等等,他都一言不发! 面对此情此景,智光大师,赵钱孙,白世镜等人都很奇怪,仿佛刚刚那三十多年前的雁门关事情对于和乔峰无关,乔峰居然一直就这么一言不发的听着。 一直到智光大师将那书信尾名撕掉吃入肚中之时,在一旁看了好久长戏的王道忽然哈哈长笑起来。 “哈哈哈哈……太有意思啦,这比看书看电视爽多了,哎哟哎哟,虽然和原剧情有些不一样,但大致情节还是一样的啊,哎,我说乔大哥,这下你相信了吧。” 王道轻拍乔峰的肩膀,笑的肚子都疼了。 一旁的赵钱孙看着不舒服,开口说话:“你小子又是何人,这是丐帮的私事,怎么容的你插嘴?” 一旁的白世镜,全冠清等人,也是皱眉感觉事情与自己预想的不太一样。 “行了行了,看完戏就完事了,哎,我说,那个智光大师,哎哟哎哟,你这名字就很奇葩,让我想起了皮卡丘,还和小智齐名,大师球去吧!哦对了,还有另一个猥琐小智。。哈哈哈哈……”智光大师听着感觉莫名其妙。 “你以为吃下肚子就可以隐瞒吗?” 智光大师听言一愣,双手合什道:“阿弥陀佛,往事已矣,乔帮主已知道自己身世,想来定想报杀父之仇,可汪帮主已逝世,那带头大哥的名字,老衲不想说,才出此下策,不知这位王施主何意?” 王道冷笑道:“这世上所有人都要为自己的所做所为付出代价,汪剑通虽错,至少还没错到家,这才传位给乔大哥,他死了,那罪也就过去了,可那带头大哥,还有慕容博,可不能就这么轻易就放过了。” “你……你……”智光大师闻言大惊。 “当年的那个**带头大哥不就是少林寺的玄慈老和尚吗?真当我不知?此事,你知,他知,天也知,家师更是亲自写下这所有来龙去脉,给,这是我在无锡城出的书,当年那群**人士的所作所为我可是给你们出书立传了,哼,不是人死了,就可以万事皆休的!”王道变戏法似的不停的掏出准备好的《雁门关与江湖不得不说的故事》,一人发一本,四大长老,白世镜,智光大师,谭公,赵钱孙全都发了个遍。 “看看,看看,你吃啊,你倒是吃啊,我这里还有呢,不好意思的是,我在无锡城里已经让人见到江湖人就发一本了,过了今日,整个武林都会知道智光大师您的机智啦!” 哼!乔峰最大的悲剧,阿朱的死,某种程度上说,是起源于这位智光大师的机智,若当初乔峰能知道带头大哥是玄慈,后面怎么可能会发展成阿朱替段正淳那个老混蛋去死? 若不是知道这位智光大师事后发大愿心,飘洋过海,远赴海外蛮荒,采集异种树皮,治愈了无数染了瘴素的百姓,因此大病而武功全失,王道恨不得就一巴掌拍死他了。 宋奚陈吴四大长老,徐长老,全冠清等人全都在细细观看着书,越看越是心惊,上面的情节几乎八成再现了刚才的情景,这等预知未来之事,何等骇人听闻! “乔大哥!还不动手!更等何时!”王道一声大喝道! 吼!吼! 乔峰忽而贴身欺近白世镜,当胸一道可见而又可怖的龙形气劲霍然而发,白世镜当即吐血三升,乔峰右手一凝,擒龙手用出,那凌空飞起的白世镜倒飞而来,乔峰血目一瞪,正要取他性命! 王道阻止了他。 “乔大哥,先废了他的武功,不然有人会说你胡乱杀人的,要是被记恨可不好喽。” 乔峰闻言微微点头,右掌蓄力,拍在白世镜下腹丹田!废了他的内功。扔垃圾似的松开手。 “我乔峰是契丹人没错,可自问没做过一件对不起丐帮,对不起宋人的事,可你,居然居然……”乔峰怒指向康敏:“居然敢和这贱人谋害我马大哥!我乔峰哪里对不起你们,还要陷害于我!可恨!可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