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修炼(完)之齐天 - 我的超神空间

第102章 修炼(完)之齐天

“还需要更多更精炼的月华,至少十丝才能调和半丝大日精气……” “时间要缩短,每天白日的大日精气吸取炼化不能超过一刻钟……” “还有今天修炼的时间是午后时分,有些大意了,明天起最好还是从朝起晨阳时开始修炼……” 一连串的经验被总结了出来,这一次的日炼在某种程度上是失败的,若不是准备了足够多的月华还有清水辅助,外加他身体的特殊,还有本身的境界与元神之力存在,换另一个来试早就被大日精气弄的内火*而惨死成一具干尸了。 每一种创功都不容易,失败乃成功之母,说的一点都没错。 为何一般创造功法的人都是大宗师以上的大高手呢?原因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大宗师有足够的境界保证了他失败后也不会损伤到自己的根本,他有足够的本钱去失败,而其他人,哪怕你是天才,只要失败一次,就有可能毁了自己。 所以能创造功法的人永远是能失败起的人,而不是多么天才,多么惊才绝艳的人。 第一天的日炼失败了,没关系,咱们第二天再来,咱们失败的起。 第二天,天还未亮。 王道一站在道武院的房顶,登高望远,远边正有一缕破晓之光,打破了夜色,带来了光明,此时大地已微微发亮,王道一深呼吸了一下。神魂出壳悬于头顶,一身银光甲的心猿盘坐,五心向天。遥对着东方已破晓的天边。 等了片刻,天边越来越亮,越来越亮,终于!晨起时大日的第一缕阳光挥散在天地间,天地大放光明,这清晨第一缕的阳光与夜色相遇,阴阳碰撞。最大程度的洗去了大日精气的火烈暴躁,变的温和温润了许多。 吸收这样的大日精气。要比昨天在午后吸收的要容易太多了,王道一的神魂微微一呼吸,吸来了这样温润的大日精气,一丝。两丝,三丝……一刻种的时间转眼即逝,直到神魂感到一阵阵灼热刺痛时,王道一知道,今天的日炼结束了。 心猿不再吸收外界的大日精气,开始转为炼化,体内的月华开始涌动,与身体里大日精气相互中和,又以神魂之力凝缩成日精。 丝丝缕缕暗淡的银色光华与金色光华从神魂身上散溢而出。这些都是被排斥出去的月华与日精,随着这样的过程中,神魂在承受着两者相冲时不可阻止的损伤。但也在同时被两者洗练着神魂之躯。 道术的修炼达到驱物,神魂已经可被称为阴神,而附体大成后,接下来准备的就是突破鬼仙屏障,再然后是度雷劫,炼化阴神中的阴质。由阴转阳,九转而成阳神。 王道一所创的这日月精炼法。相当于提前的一次小雷劫,借助他所创《西游释道传》的玄奥精妙的回复,炼化能力,提前开始洗炼阴神神魂。 吸收月光,精炼为月华,吸收大日精气,精炼为日精,以两者混合又精炼出如意棒雏形法器和浑身神魂披挂套装,当然,其中大半以神魂套装为主,洗炼阴神还只是小小的附带品,并不为主,毕竟还不是鬼仙。 随着心猿不断的炼化融练着今日吸取的日精,心猿身上的披挂套装也在一点点改变了颜色,浑身的银光披挂渐渐抹上了一点点淡淡的金色,手中的如意棒雏形本身是一根通体银色小棒,此时小棒的两头也渐渐开始有了金色。这也表明着如意棒雏形正向如意金箍棒的方向进化。 但是这还不是结束,日炼的过程还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他还要让王超释放出武圣气血,来让王道一的神魂承受,进一步的更深层次的以武圣之气血压迫神魂,月华,日精,三者的紧密关系。从而达到,夜晚炼月,白天炼日,气血凝压的三段式修炼过程。 这种练功简直就是开挂啊!! 又是如此两个月,再次神魂出壳时,心猿所穿的披甲已经彻底变成了略为深沉的金色,手中如意棒雏形已经大变形像,通体还是月华组成的银色棒身,但棒身两端却是金色的日精之色,心猿手持着这一根大棒,真真正正的成为了一位美猴王,并且可以自号为齐天大圣! 美猴王学得真功,修成神通,闹了龙宫,穿得披挂,强闯地府,这才成了一代齐天大圣,一代妖仙风采,如此尔。 齐天大圣如何敢称齐天?无他!唯神通与力量到了。 王道一端坐在讲座上,正满意的看着座下十三只纯狐与十位少男少女和一只灵猫,整齐划一的诵读声,此时道一幽谷院创立以来,匆匆半年已过,二十四位学生都是文武双全的教导,白日学字,学文,晚上练道术,那是经过王道一和白子岳两人合力注解的《道经》,并且都成功练出了神魂,其中进境最大的五个是三只最早诞生灵性神魂的小桑,小淑,小菲,还有被王道一和洪易救下的小白猫白堂境,以及那十位少男少女中的赵日天,叶良辰,还有秋香,春丽。 这八位统一的都达到了日游之境,其余十七位稍差,但最差的也在昨晚成功神魂突破夜游,同时也炼化了喉舌,开了声窍。 《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三大启蒙之大作,已经全部教全了,可以说这二十四位学生,基本上算是完成了断罪小学的课程,今天正是他们的升级考试之日。 半年时间,二十四位学生全部修炼道术有成,学文识字,能言会语,知书达礼。 十数只纯狐,还有灵猫,若不看身体,都会以为是个少年少女读书郎。 而那些少年少女,更是一改半年前被人牙子调~教的奴仆下等人心气,读书是最易改变命运的,他们本来的命运要么是成为仆人,哪天累死或者被主人打死在府里,匆匆扔到乱葬岗,要么就是被卖到青楼,成了烟花女子,被无数臭男人上,早晚年老色衰,不知命运有有多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