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与乔峰话雁门关旧事! - 我的超神空间

第11章 与乔峰话雁门关旧事!

ps:再次感谢书友【梦夺天晰】的打赏支持!成为本书第一位执事! …………………………………………………… “乔某是个混江湖的粗人,孔圣人的书读的不多,不过这话却觉得有理,却不知道有理在何处。”乔峰端起大碗酒一饮而尽。 “呵呵……这话听着确实不太好解释,翻译下来其实就是蛮夷外国人来到华夏,仰慕华夏文化愿行华夏之事,做华夏之人,那便是华夏之人,反过来的,华夏人如果到蛮夷外国去,那便不是华夏人,而是蛮夷人了。”王道手中筷子不停边吃边说。 “哈哈哈……你这人倒是奇怪,不过确实有才学,孔圣人此话原来是此意,乔某受教了,只是不知阁下问我此话是何意呢?”乔峰双眸暴出精光,看着王道。 “乔帮主别阁下阁下的叫,看的起我叫我王道或者王道一,老这么生分,还能不能一起好好玩耍了?这样,你的年纪比我大,我就叫你乔大哥了,来,乔大哥,喝酒。” “哈哈……有意思,好,王道王兄弟,乔某说错话了,自罚三碗!”乔峰豪迈一笑,爽快的喝下三碗酒,这人言语奇怪,行为却不是那般阴险之人,我倒是要听听他到底有何目的。 王道微笑着也倒了些酒,说了随意就是随意,乔峰喝下三碗,他自己则自顾自的只喝了两口。 “乔大哥,看的起我王道,我也不拐弯抹角,就说一说一则武林旧事……” “话说三十年前大辽国境内,有一位名叫萧远山的辽国军官,此人属契丹人,是辽国萧皇后的亲军总教头,并且很得萧太后的赏识,受命珊军总教头,其自幼随汉人少林师父习武,武艺高强,受其师父影响,发誓此生不伤任何一位宋人,并且致力于宋辽睦邻修好,每每劝阻辽道宗用兵动武,深得宋辽两国士民的爱戴。” 话到了此处,王道顿住,又问乔峰:“乔大哥,你说这样的人算不算是华夏之人呢? “如此人士,倒也算的是华夏人也,不过非我族类,还是要小心为好。”乔峰点点头,又摇摇头。 “非我族类?乔帮主,其实不论是那契丹人,还是宋人,西夏人,大理人,都是炎黄后裔,说的什么非我族类?当年炎黄定鼎,炎帝与黄帝也是分成两族,其后为了生存合并为一族,正是我炎黄一族之始,建我华夏第一朝代,夏!此后又有商朝,再有周八百年传承,直到周失其鹿,诸侯不尊周朝为尊,乃成春秋战国,其时战国七雄相互争伐,有秦军崛起,横扫天下,一统天下,并定制书同文,车同轨,这才真正意义上的一统中原!其后秦制残暴,汉高祖与楚霸王争雄而胜成为强汉,不论是你这宋人,还是我前朝唐人,统一的都可称之为汉人,而那契丹人在汉末三国五代十国隋唐初年之前还都是部落联盟,算是华夏少数民族,也算是华夏人,你说非我族类?我且问你,这宋人与辽人除了语言,服装不同其它可有不同?” 乔峰一时语塞,他一混江湖靠拳头说话的,没读过多少书,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历史?别说乔峰了,整个大宋能理清这些历史的也只有顶层的那些士子了! “哼!就算如此,辽国侵我大宋我边境杀我子民确是真事,怎么能浑为一谈!” “我又没说不报那仇,孔子也说以直报怨,我的意思是说,宋人的仇人是辽国皇帝与军队,是他们要犯边,要杀人抢财物,可那辽国境内大部分的普通百姓其实与宋国的百姓没有区别,说到这也怪这宋朝得国不正,其后还搞什么刀剑入库,抑武兴文,没能浑一天下,搞的这好好的中原大地分成好几国,哼,若是汉时或唐时,哪里有这些战争,苦的还不都是老百姓?” “哎呀呀,跑题了,跑题了,反正乔大哥你只要知道我的意思是说,不论其人是哪国人,只要他致力于和平,希望天下太平,这都算是一位值得人敬佩的英雄好汉,你说对不对?” 乔峰细细琢磨这话,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回道:“那是当然,如有此等好汉,便是结为兄弟又何妨!” 啪!王道兴奋的一拍桌子,接着说:“好,有乔大哥这句话,接下来的故事我才能说下去。” 乔峰心中疑惑,这与我有何关系? “且说那萧远山三十多年前带着妻子回雁门关省亲,萧远山的妻子是宋人……那一天他与妻子还有不满周岁的儿子,带着随从路过雁门关时突然遭到中原二十一名武林高手埋伏围杀!其人开始还尚留余地,本不想伤人,奈何其妻儿随从被那些武林高手一一杀害,他心中悲切,对他武才下了死手,杀的七七八八,最后却在雁门关下留下遗言,跳崖寻死了!” 乔峰心中火气怒气!怒骂开来:“这等江湖人太过分了,就算是与人有仇,也不能祸及家儿,更别说那萧远山也是一位好汉怎能如此,气煞我也!” “那些人有何等仇怨非要杀害那萧远山一家?” “因为有人假传消息,说有契丹人有大批武士要来偷袭少林寺,想将寺中秘藏数百年的武功图谱,一举夺去,那些武林高手一听此事非同小可,要是契丹人此举成功,大宋岂不是有亡国之祸?当下也不管什么江湖道义,也因为事件紧急,没去细细调查,跑去伏击了。” “乔大哥,你说这些人当年所做所为到底对不对呢?” 乔峰眉头紧锁,暗暗叹气,似想到了什么,却没有逃避:“若我是当年那些人,也会抛下江湖道义做下这等无耻之事!” 王道闻言只是呵呵直笑,看着乔峰不说话。 “王兄,你的意思我明白,当年那些人确实有错,但最大的恶人是那假传消息之人!” 冷笑声起,王道冰冷的话语声又起:“呵呵……你可知道那二十多位武林高手是谁吗?” 乔峰微言轻声叹气,对着王道拱手:“若我没猜错,当年那二十多位武林高手是否有我乔某的师长辈?” “没错,当年那些人有……等等,我先看看。”王道拿出了手机,装起了神棍。 对着乔峰说道:“我自幼在海外寻仙问道,得遇恩师遗泽,得传道门真传,这是师门传下的法器,恩师当年亲眼目睹过此事,又占卜问卦,搞清了来龙去脉,看到了未来的发展,留下信息在此法器中,我也是因此才知道这些陈年旧事,我闲来无事时翻开这些,不忍你这英雄人物留下悲剧收场,所以才来此改你命运!” “当年那些人中领头的带头大哥是少林派掌门伏虎罗汉玄慈……”乔峰闻言虎目圆瞪,不敢相信,更让他吃惊的还在后面。 “丐帮帮主剑髯汪剑通” “万胜刀王维义!” “地绝剑黄山鹤云道长!” “山西大同府铁塔方大雄” “江西杜氏三雄” “还活着的天台山智光大师!” “赵钱孙”…… 一道冷冽杀气逼来,抬眼看,正是乔峰正一双虎目通红,几欲杀人之色,双手紧握成拳,青筋暴起。 “怎么?想杀人灭口吗?汪剑通当年是非不分,不分清红皂白杀人无辜全家,难道还不肯旁人说吗?” 王道戏谑的问着乔峰。 乔峰此时面目通红钢牙紧咬,显然已在极力克制!此时他起身来到王道面前。 抱拳,拱手,弯腰,行礼,缓缓说道:“乔峰本不该说,可恩师是乔峰师长辈,多年来致力于与辽人誓不两力,除了当年错事,并无恶迹,现如今又早已仙去,还请王兄……” 王道上前扶起激动的乔峰。 “你先听我说完。” “你先听我说完,那位萧远山跳崖前曾在山峰石壁上刻下遗言,而跳崖后,却没死,并且跳崖之时发现原来他儿子并没有死,只时一时闭气,后来醒了,他不忍孩子随自己死去,将那婴儿抛了上来,被人所救。” “而那婴儿也因此被人所救,之后长大成人。” </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