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春游(六)之别打死就好! - 我的超神空间

第88章 春游(六)之别打死就好!

洪玄机恼羞成怒,刚想说什么,又被王超打断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放心,孙小弟不会出手的,今天就我一个,不会两个打你一个,更不会杀了你,因为我师兄说过了,要留着你的命给洪易!” 孙悟空算是听明白了,当即就火了。 “这家伙不是很狂的吗?怎么这时候怂了?我和老巴,god,还有尘姐打架时,从不考虑这个,打架不就看一个痛快吗?想这么多干什么,喂,你真是洪易的父亲吗?怎么差的这么怂呢。二哥,要不这样,我看这家伙更不爽了,今天还是让我揍他吧,你在一旁歇着。” 洪玄机听到王超的话,明白了孙悟空不会出手,当下镇定了下来,再不言语。 “洪易?!他要对我出手,我不会手下留情。”洪玄机眼中杀机毕现,就是这个孽子,就是这个孽子的原因,让他洪玄机今天出了大丑,他堂堂一代大乾武圣,如今却被当面人讥讽怕了,这是何等的欺辱,若非时机不对,他真想现在就过去掐死这个惹祸的小畜生,当年,当年就不该心软,应该让他和梦冰云一起去死! “手下留不留情到时可不是你说了算,我师兄说了,洪易在这世界有阳神主角之姿,他的因果,我们不能帮他了解,要他自己亲自一个个解决,不然今天你来了这幽谷,就别想着走出这里!” 洪玄机语气冰寒:“洪易?就他这样的孽子有阳神之姿?你师兄王道一恐怕看走眼了,我就等着他来给他母亲复仇。我不会留手,会亲自掐死他。” 洪玄机丝毫不掩饰的杀机激怒了王超,从未见过如此无情冷血之人。此人已经入魔,王超眼中同样闪现出杀意,王超本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若非王道的插足,他本也该走向杀伐果断的大魔王方向,如今虽变的温润许多,但内在的那种霸横之心依旧存在。 “哼!本来我看你像个武者。想和你一对一痛快的打一架的,但看你这人心思深沉,瞻前顾后。还无情无义,虎毒尚且不食子,你却没有丝毫顾忌,若非有我师兄在。恐怕早晚你要也亲自出手对付洪易吧?” 洪玄机微哼一声没有回答。但也是默认了。 “懒的和你废话,悟空,你也出手,今天就好好揍他一顿,记着别打死就好!” “好!刚才就看他不顺眼了!二哥!” 孙悟空朗声大笑声中,难得的萌萌达了一回,亲切的叫了一声王超亲二哥,同时山谷中响起了孙悟空招牌常规招式之名! “界王拳!” “2倍界王拳!” “3倍界王拳!” “十倍界王拳!” 滔天的拳意。拳势,狂风。轰隆隆之声,拳脚相击,如风如雷,血气如虹,随着三人混战中,整个西山幽谷被打的山石崩裂,无数树木,寸断,大石飞滚,这是三个半步人仙级武道高手的交手,声势之大,甚至惊动了玉京城方圆百里内所有的高手,包括皇宫里的元妃娘娘,大乾皇帝杨乾,玉京城附近所有道术门派的分支道派高手,方仙道,正一道,无生道,真空道,各大世家等等! 这一场战斗,一直持续了整整一个下午,整个玉京城能来的高手都在不久后,飞速赶来了这里,道术高手分出神念附身而来,武道高手遮挡面目也悄然围观。 幽谷中随着越来越多的武道高手,道术高手的靠近,越发的气息深沉,这里很多人都感受到了其他人的存在,其中甚至不乏有鬼仙分身,隐藏身份的武圣级高手,还有各大道术门派的门主,长老。 这场面吓坏了九成九围观的人!这滔天的气血波动,让许多道术高手靠近后连出窍都不敢,三人武圣巅峰半步人仙下火力全开的热血余波,哪怕是雷劫鬼仙也要惧怕三分。 也是因为这样,让某一位正被一群道术高手追杀的人物得到了喘息的功夫,这是一位身着道袍浑身血迹的道人,看上去二十好几,若非是身上有伤在身,气息又有些凌乱,灰头土脸的,该是一位年轻俊才,他身后背着长形兵器,用破布包裹着,看样子却又不似长枪。 苏景墨仰天吐出一口鲜血,喘息的靠在幽谷附近的大树上,自言自语道:“天不绝我,居然能让我在被大罗派那群道术高手追杀时,碰到三大巅峰武圣混战,这气血波动三方共振下方圆万米内没有任何道术高手敢出窍,除非是那种过度雷劫的雷劫真人,这才能让我暂时摆脱那群大罗派的道术高手,我不能死,我一定不能死,我不能辜负师父最后的希望,不能让桃神道的最后的一至宝落入大罗派的手里!” “可恨啊,可恨,二十年前桃神道前任宗主洛天月战死沙场后,桃神七宝被全部抢走,我师父拼死重伤下才抢回了它,躲藏在暗处这么多年,就是要找机会将它送回桃神道,我知道神风国小公主洛云现在就在玉京城中,只要把它交到她的手里,就好了,就好了,这是唯一的机会,只要交到公主手里,我就不信大罗派还敢在玉京城中硬抢不成!所以我不能死,我不能辜负师父的遗愿!” 只是苏景墨想的太简单了,二十年前洛天月的死极为蹊跷,二十年前他战死沙场,镇宗的桃神七宝,全部都被抢走,连镇派典籍《阴阳混洞经》也落在了大罗派的手里,要说当时没有洪玄机和杨乾的授意,那是绝不可能的,自从桃神道受此大创后,再没有多少力量,只能紧紧的依靠大乾朝的羽翼庇护。显然是达到了杨乾和洪玄机想要的结果。 苏景墨的师父忍辱负重躲藏了这么多年自然也是懂的这个道理的,就是要找一个好时机送回至宝,只是终究没挺过伤势负发死去,临死前,只能无奈的托付唯一的弟子苏景墨趁着镇南公主洛云来玉京城的机会,将至宝送到洛云手里,因为这是唯一机会。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