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海外奇人【玉面虎手——王道一】 - 我的超神空间

第10章 海外奇人【玉面虎手——王道一】

ps:今天有些事,只能一章了,抱歉(▼-▼)! ps2:感谢书友【天神¥魔王】的打赏支持! ………………………… 过了一周,身体里化气篇散入的内气消化完毕,王道又可以狂吃经验值了!这十多个三流江湖人士,王道每一个都只吸了三年功力,再一拳打死,十多个人留下三十多年功力,王道本身已有三十多年北冥真气,倒也不怕撑着,提纯大半下,又可以增长十年功力了!这算不算吃人流呢? 王道回到松鹤楼,一脸惊恐模样的掌柜与小二正颤颤巍巍的上前行礼。 “王,王先生,我家老爷说,东西很满意,这日后无锡城,只要您不做大逆不道之事,不会再有不长眼的人来动您!” 王道闻言,斜瞪了一眼:“那门外的是哪个帮派的?” “黑狼帮的”掌柜的不假思索的回答:“王先生您放心,无锡城里再不会有黑狼帮了,从今天起也不会有人找你麻烦了。” “哦。”王道转身上楼去回房间:“快叫衙役来这里洗地,m的一股子血腥气还怎么吃饭?不影响生意吗?还有给我房间准备热水,我要沐浴换衣,再来一桌酒菜,打了半天也饿了。” “王先生,您放心放心,马上给您准备好……小二,快快去准备。” 回到房间,一翻洗漱,再次变回了一个安静美男子,王道坐在楼上雅座,吃着精致的菜肴,喝着美酒:“乔峰啊,你到底啥时来啊,我可等你好久喽哦,若不是怕被官府找麻烦,我也不会去用【治疗术】贿赂那个当官的,m的,清静点的生活才是好生活。” 小酒慢慢喝,王道已有了醉意……时间也在等待中一天天过去,终于让王道等来了乔峰! “王先生,您看,那西首的就是您想等的人。”跑堂小二指着前方小声说道。 霍然!两道冷冽目光飞来,小二被瞧的一个激灵,低下头,不敢看。 王道则咧开嘴抱拳冲着那目光之处施礼,同时吩咐道:“拿最好的酒菜去那一桌!我要和那好汉好好喝一杯。” 跑堂小二点头称是,飞也似的跑开了。 王道一步步走近了他,果然这人身体材魁伟,三十来岁年纪,一身微微破烂的灰色旧布袍,浓眉大眼,高鼻阔口,四方国字脸,脸上风霜之色,顾盼之际,极有威势,放在现代就是一标准的北方山东大汉!也对,辽国,金国在后世不就是东北那地界吗。 也不怪原著里那么多人轻易相信他是契丹人,这长的就不似地处江南境内那些瘦弱宋人。 王道面对这早年就佩服之极的乔峰乔帮主,并没有装什么玄虚,也不装b,走到跟前,抱手一拱手。 朗声问道:“乔帮主,不知小弟我是否有荣幸请你喝酒。” 乔峰自顾着大口吃酒,大口吃肉,见到王道到来,似能感觉到来者无恶意,抬头微笑,点了点头,却不说话。 果然,乔峰并不是自来熟的人物,我也不能太过献殷勤,反倒让人瞧之不起了。 王道心中暗想,坐在一旁,不一会那跑堂小二已开始来上菜,上好的酒肉,这些酒色都是特制的,都放了王道带来的调料,菜肴也都用上了辣椒番茄等食材,刚端上来已是香气四溢。 王道在一旁默默的喝着酒,还没等酒菜上全,只近楼梯处传过来脚步声,却是两人走了上来,一位跛了一足撑着拐杖,一个是一位愁眉苦脸的老者,两人对着乔峰行礼。 王道在一旁只听的一阵说话。 “启禀大哥,对方约定明日一早,在惠山凉亭中相会。” “未免迫促了些。” “兄弟本来跟他们说,约会定于三日之后。但对方似乎知道咱们人手不齐,口出讥嘲之言,说道倘若不敢赴约,明朝不去也成。” “是了,你传言下去,今晚三更大伙儿在惠山聚齐。咱们先到,等候对方前来赴约。”两人躬身答应,转身下楼。 三人的声音极低,原著里段誉吸了太多功力,耳聪目明,都可听见,王道自然也能听见。 “哈哈哈……乔帮主晚上似有要事在身,今日难得遇上,可不能错过这机会,来来来,乔帮主这可都是我为您准备的好酒好菜,来,多吃多吃。” 乔峰闻言微笑着道:“看你这短发玉面,功夫底子似也不弱,想必应该就是最近在无锡城内声名鹊起,江湖上人相传的海外奇人“玉面虎手王道一”?” “哦?还有人给我起江湖名号?我姓王,名道,字道一,叫我王道一,到也可以。” “海外奇人?恩,我是海外来的,奇之一字,怕是我这打扮吧,玉面?唔,倒没白瞎我这张嫩脸,虎手的话,总有人觊觎我的钱财与奇物,对于这样的渣渣,当然要下狠手,我这人不喜欢拖泥带水,所以就杀了个干净,好,虎手一字,到也贴切……乔帮主,多谢你告诉我这江湖名号,我很喜欢,来来来,这可是松鹤楼里三十年的陈年老酒,若不是看在乔帮主还有我的面子上,别人想喝可没那么容易的哦。” 王道呵呵长笑,倒了一碗美酒,冲着乔峰先干为净! 乔峰对于王道的豪饮酒量到却颇为欣赏,哈哈一笑道:“好,海外奇人,王面虎手,不是个阴柔性子,不错不错,性格豪爽,倒也值得和乔某一起喝酒。” 说完,斟了两大碗美酒,咕咕咚咚喝的干净。 “好酒,好酒,不愧是三十年的陈年老酒,够劲道。”乔峰舒爽的叫好。 王道再喝去一碗,腹中已有不适,曾经的王道就不爱喝酒,得病后,更是滴酒不沾,如今身体恢复健康更比以前强健十倍,可这酒量却不可能强十倍,王道能陪乔峰喝酒也是敬佩他的人品,平常最多小饮两杯而已。 又没有段誉开挂一样的用六脉神剑逼出酒水,真为了讨好乔峰而强喝,反倒违背了王道的本性。 当下心中念起,就是直接了当的开口道:“乔帮主海量,我却是喝不下,不然就要出丑了,你慢慢喝,我随意……” 乔峰闻言,倒不生气,反倒觉得这人直白,不讨厌,慢慢自斟自饮起来,同时对着眼前的美味吃了起来。 “这酒好,这菜,也甚妙,听说是阁下从海外带来的,果然非凡。” “那是,这东西,若没有我,要再等好多年才能出现呢,乔帮主多吃些,多吃些。” 乔峰自是从未吃过这带有辣椒的菜,吃在口中火热舒爽,不禁连酒也少喝了些,吃起菜来。 王道看着乔峰吃的舒爽,忽尔冲着乔峰一笑,问了一个问题:“乔帮主,我有一问,当年孔圣人有言,夷狄入华夏则为华夏,华夏入夷狄则为夷狄,此话当底是对还是不对呢。” 乔峰闻言一皱眉,此人问这话是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