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与国术相辅相成! - 我的超神空间

第8章 与国术相辅相成!

这化气篇的作用与国术何其相似?国术的本意正是锻炼皮肉,筋骨,血髓,只是不同的是化气篇是附带作用,被动的,而国术是主动的。 当王道把三十多年内气完全用【化气篇】【散气篇】消化完毕后,体内的北冥真气已有十年功力了!三十多年的内气,只剩下十年的北冥真气,而那些不纯的二十多年的内气却如同一记大补药全都散入了全身! 王道只感觉浑身有用不完的劲,浑身气血似都要拿捏不住了,赶忙起身,站了一个三体式桩法,意动之下后背脊椎节节交错,浑身通红如血,体内的元气太多了,王道站了一天一夜可最终还是散去了大半,那二十多年的内气大补药太多了,王道只得益一小半而已。 饶是如此总比被动的散去九成九要好多了,原本的北冥神功,化气篇的作用也只是附带的作用,只为散去不纯的元气兼能天长日久的锤炼肉身,而如今王道身怀国术,原本九成九都是无用功,现在却可留下三成,这是大赚啊,更何况随着王道国术的进阶,能留下的必将更多。 王道来此《天龙世界》来对了!北冥神功的作用果真与国术相辅相成,此路可通,开通人体进化!内功与内家拳的作用,都是为了进化。 内功是练精化气在经脉中周转全身,一点一滴强化自身,内家拳是练体内气血,由外而内,从外到里慢慢锤炼,两者不是魔武双修,而是更高层次的合修法门! 夜色下琅嬛福地里没有一丝灯光,一双眼睛忽然睁开,王道双目中在夜色下凝聚出一层宝色莹光,他缓缓收了桩法,吞气,吐气,一股子浑浊气息长长吐出,飞出身外,此时已近黎明。 王道走出洞外,在谷内那湖边练起了形意五行拳,行走打拳中,劈钻崩横炮,五行流转,体内五脏也随之渐渐强健,每一拳一一脚在空气中打出干脆利落的脆响! 越练越是舒服,浑身所有的劲道,身体各个部位关节,骨肉的劲力,似乎全都调动了起来,汇聚在一起,全身上下的劲通透无比。 王道只练的天色大放光明,日上三杆,忽然一记直拳,啪声脆响打中一旁的一棵树上,留下了一个凹陷的拳印! 放声长笑! “哈哈哈哈……明劲大成,原来如此,是这种感觉,这浑身充满力量的感觉,也不枉我之前那差点走火入魔而死了!”王道兴奋的大笑。接着又是一拳打出,这一次没有用内劲,而是单纯的北冥真气,啪的一声打在树上,又是一个拳印,没有上一个拳印深,可威力更大,因为那拳印下树干筋络已经被破坏了,这一块将会干枯下去。 “这就是真气的作用?果然与内劲不同,不,确切的说是与明劲不同,有些类似暗劲,不同的是暗劲还是肉体力量,只是更强细化,更为爆发。而内力则是能量性质的透过拳劲轰入树干破坏,打个比喻内劲是肉体力量化作针扎,真气是体内能量化作电击!两者有本质的不同。” 王道细细体悟着内劲与真气的不同,同时也在思量着北冥神功的一些禁忌。 “以我现在的功力每次吸他人内力不可超过十年功力,否则又要消化不良了,而这内力毕竟是别人体内的精华能量,化气之后散入体内含有他人体内的信息与杂质,最好是每次化气练功的间隔时间在一周以上。” “我也不能做滥杀之人,欲望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可克制的欲望。” 旭日东升,王道跳入湖中浑身洗了个干净,又换了一身白色长衫,拿出牙膏牙刷洗脸毛巾,就着湖水洗漱完毕。 “还好这古代湖水清澈干净没有现代社会的工业污染,不然我得用矿泉水洗脸了,唔,真舒服。”一切搞定,又是一个帅哥俊男。 出了谷,朝着大路前去,心中寻思着,有我这次蝴蝶效应,段誉该是遇到不木婉清了,木婉清没有段誉拖累,也不会像原著里还受到重伤,应该可以安然逃过那王夫人的下属的追杀,没了这番纠缠,也不会产生感情了,呃,对了,也就是说遇不到南海鳄神,呼,对了,后面那莽牯朱蛤,也就吃不到了,噫,我要不要…… “算了算了,那段誉先是中了貂毒,又被毒蜈蚣入体,那朱蛤进到段誉嘴里这才成为百毒不侵之身,这中间天知道要是有一个步骤错了,会是怎么个结果,再说,活吞一只蛤蟆也太重口味了,不论是国术还是内功习练到高深处自然可以百毒不侵,那朱蛤还是好好在这山野快活的活下去吧,怎么的也算是稀有生物。” “后面的情节是什么?我得看看……”王道找到一处僻静地,拿出笔记本电脑,翻开天龙八部小说。 “哦,该是鸠摩智去天龙寺换六脉神剑了,此时段誉该是赶回家去问刀白凤身世,搞不好天龙寺那一节还会发生,我是去还是不去呢?” “不去!不去!对于我而言,得到北冥神功已经足矣,六脉神剑的用处并不大,我何必躺这次浑水,那段誉如果练了完整的北冥神功又有凌波微步在身还像原著里那样,那也怪不得我了!” 王道忽然一拍手,看到了一处。 “对啦,无锡城,松鹤楼,乔峰乔帮主!来此世界若不认识乔帮主,岂不白来一次?更何况段誉的命我已改,那乔峰更悲惨的命,我也要改之!” “穿越世界让我拥有改变自己命运的能力,可一次穿越难道就是让我来这里面抢神功秘籍的吗?那些悲剧真是看着让人讨厌,我平生最讨厌悲剧,不喜欢看悲剧小说,不喜欢看悲剧电影,更讨厌悲情式英雄的悲惨结局!” “正如王超所说,要的是一个念头通达!就算是过客,我也要在这世界不留下遗憾。”王道自言自语,脚下步伐忽左忽右,凌波微步下,渐行渐远。 “乔帮主,我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