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小的念小白 - 我的超神空间

第65章 小的念小白

…………………… “不好,这海外人居然有了夜游巅峰的道术境界!这怎么可能,他才修炼道术几天?不可能这么快修炼到夜游境界的,难道是以前隐藏了实力,还是别有所图……不可能的,啊!” 一声的凄厉惨叫响起,这曾嬷嬷神魂出游幻化而出的疯魔没有防备的被心猿一棒子砸中,当即就散乱成一团阴风,刚刚勉强要聚拢成一团阴风回归了本体。 这时,曾嬷嬷的屋中却忽然现出一尊身高三丈,青面獠牙,满头绿发,手持一柄漆黑锋利钢叉的夜叉王出现在了屋子中,一叉子叉中了她! 这夜叉王的神魂体更为巨大凝实,显然主人的神魂道术达到了日游的境界,正是将心志坚定下来,修炼《过去弥陀经》有成的洪易。 曾嬷嬷的结果,不用多说了,先被王道一的心猿偷袭,一棒子砸的她重伤而归,再又被境界更高了一层的洪易在后以逸待劳,观想出《过去弥陀经》中的护法夜叉王,一叉之下,曾嬷嬷已经魂飞魄散。 心猿此时也来到了这里,看到斜斜瘫倒在床上,似乎中风一般昏迷不醒只有微微呼吸声的曾嬷嬷,对着夜叉王轻轻点了点头。 洪易心中只觉得一股快意升起,赵夫人,这只是开始! 只见夜叉王仰面一阵无声咆哮,咻的一下,回归了本体。 且说曾嬷嬷的惨叫声先是让客栈中人惊醒不少人,不过好在只有一声,也就没了声息,只传来一阵阵或高或低的骂声后,渐渐又归复了平静。 等到了第二天,王道一和洪易离开客栈后。一直到了午时,才有小二敲曾嬷嬷的门,却一直没见回应,这才发现了疑似中风的曾嬷嬷。 等到赵夫人将曾嬷嬷派人接回了洪府,一时间许多下人,甚至外界看客都议论纷纷起来。很显然此事必有蹊跷,曾嬷嬷没事晚上跑到外面客栈里去做什么?她又不是二八怀春的少女出去幽会情郎,怎的出现在这里,而且刚好还是王道一和洪易两人入住的客栈,这也就罢了,还没来由的中风昏睡不醒。 有些有见识的下人和看客都隐隐明白,这可能是赵夫人要暗黑这两人。谁知道却有高人暗中保护,曾嬷嬷是害人不成反被害矣…… …… 另一边的大街上,洪易此时极是畅快:“蝇营狗苟的小人行径,用一些邪祟手段害人,多行不义必自毙。哈哈哈……痛快痛快。” “行了,我知道你憋了一晚上的念头通达了,可也别在这大街上发泄,等回了学院好好叫唤都没人会说你。而且现在你最重要的是静心温书,考中举人。这样在玉亲王那才能真正有了身份站住脚,日后再想法立军功,一步步的走上去给洪玄机那个老东西看看。这才是大丈夫所为,昨天不过是灭了一个老妖婆而已。有什么好兴奋的。” “是,兄长,洪易受教了。”洪易听出了王道一的不喜,深吸一口气,这才平复了心情。 “我这般说只是要你明白,你日后的敌人不可能都像曾嬷嬷这样好对付,她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下人,灭了就灭了,可日后,要是出现鬼仙和武圣级别的敌人,又该如何?洪玄机和赵夫人背后的赵家没有一个是简单的,战略上蔑视敌人是对的,可战术上要重视任何一个人!” “这也是我为什么不让你一个人出手对付曾嬷嬷的原因,记住,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再弱小的敌人,也要一下子全力拍死,打死!死掉的敌人才是好敌人!不然装~逼不成反被操,那才是悲剧……”王道一第一次在洪易面前显现出腹黑的一面,‘循循善诱’的将厚黑学的精髓说给了他听。 洪易听了,先是有些不适应,神色古怪,但听着听着,还是听了进去,因为他能感觉到这是兄长真心实意的对他好,况且兄长说的也没有错,洪玄机,武温侯府,赵夫人,还有赵家,甚至日后的太上道,太子等等敌人太多了,一个比一个难对付,灭了一个曾嬷嬷确实没什么得意的。 “走,先去牙行看看,买些学生回来,学院里总不能都是些小狐小猫的,我这学院又不是动物乐园,总要有些正常点的学生才好。” 学生?买些学生回来?洪易心头嘀咕着,兄长啊,又要胡闹了。 牙行,即为人牙子的市场,是公开的奴仆交易市场,是了,人牙子就是人贩子,只不过这世界的人贩子都是公共身份,多数的正规人牙子,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犯罪人,因为那些被买卖的人也多半是些穷苦人家自愿卖身的,当然,也有些罪人也被贩卖,但那不太多,自不多提。 真正该死的是那些非法的,强行掳人,逼人成奴的人贩子,这些人才最该死,就比如赵夫人背后赵家,曾经就做过掠夺人口,买卖奴隶,逼良为娼的恶事。 人牙市场,王道一和洪易两个刚刚进入此地,就有机灵的人牙子向前招待。一位二十多岁,眼神精明,市侩的小厮模样的人牙子小跑着抢了先。 “两位公子金安,小的名叫念小白,不知两位公子有什么吩咐?需要什么仆人下人,有什么要求吗?多大岁数的,是洗衣作饭的,还是看家护院的,或者暖床叠被的?……” 这小厮念小白也是专业,不大的功夫,专业的将各种要求问了个遍。 “念小白?这名字倒是有趣,怎么家人取这个名字?……”王道一笑着说,这名字有些现代主世界的风格,难道这人也是个穿越客?! 洪易也是好奇这名字的来历,不似大乾朝的取名风格。 “嘿嘿,别人也这么说呢,两位公子有所不知,小的在家排名老小,家里穷没读过书的人,不好取名字,都是应景取的,我大哥是打雷天出生,所以叫念大雷,二哥是下雨天出生,所以叫念大雨,我最小,出生时是下雪天,本该叫念小雪的,可这名字,不适合我这男娃,家里人也不会写‘雪’字,后来想着吧,雪,可不就是白吗?所以就取名叫念小白了。”小厮念小白嘿嘿笑着回答。 ……………………(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是我会玩你跑几万岁时 】【极尽繁华不过拘沙 】【瘋芓瘋芓 】【鲁鲁修兵团 】【士大夫浮士德 】的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