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就叫白堂镜 - 我的超神空间

第52章 就叫白堂镜

…………………… “喵……喵喵……” 室内,一只小白猫从沉睡中醒来,睁开眼来,打量着四周陌生的环境,一只大手伸了过来,轻轻在它的脑袋上抚了抚。 小白猫先是一颤,但感觉到了是那个让人舒服温暖的身影,复又乖了下来。 “小家伙,别乱动,你尾巴有伤,给你上了药,过两天就好了。”王道一暖声说道。 喵~喵喵~! 小白猫侧躺着乖巧着没动,极有灵性,似乎听明白了王道一的话,它将头转向了自己的尾巴,此时被布纱包裹好,一丝丝清凉从尾巴伤口处出来,在药膏的作用下,再也没了断尾时的痛到骨髓的疼痛。 它伸过头,想舔下伤口,可被布纱阻隔了,又低声轻叫了两声,呜呜的悲鸣了两声,似是在悲伤断掉的那一截失去的尾巴。 “那个毒妇!可恶,小家伙,也是我的错,连累了你。”洪易愤恨的说。 “就是今日没发生这事,以那毒妇的恶毒性子这小白猫早晚也要遭了毒手。”王道一冷冷的说着。 “这小家伙,看上去极有灵性,浑身通体洁白,看来也不是普通凡猫,有通灵之意,不如以后和小菲她们一起入学吧,若能更进一步开窍,也是个好造化。” “也好,也好,只是小家伙身上有伤,尾巴又断了,我怕那些小家伙欺负它呀。” “不会的,它们三个都是开窍,明智慧,读了书的学子,或许有些玩劣。却没有人类的那些有色眼睛,多虑了。” “倒也是,是我想太多了。” 第二天,断罪小学的学子多了一个见习生,小白猫通体洁白和小狐们一样的雪白毛发,只是更为柔~软。或许是毛色一样的缘故,或许是小狐们难得多了一个玩伴,对于小白猫都没有排斥,不过一天的功夫,一群小狐和小白猫就玩在了一起,涂山菲三个更是老气横秋的直呼小白猫为老四,唔。这是个小公猫,所以也有叫四弟的。 “先生,先生,老四都没有名字,你给取一个吧。”做为首席生的涂山桑被另外两只小狐怂恿着说道。 “呵。不错不错,你们这么快都处成了姐弟了啊,好好,我想想给他们取个名字吧。”王道一笑呵呵的赞扬着向它们三个点了点头。 “好,那我叫帮这小家伙取个名吧。” 一旁的洪易也好奇的走到了旁边看着。他想听听这小家伙取个什么名字好。 王道一轻轻蹲了下来,拍了拍小白猫,促狭的一笑,似乎想到了什么。 “恩。你浑身洁白如雪,不如就取名叫白洁吧。”王道一微微淡笑着,给这小白猫取了很是‘内涵’的名字。 一旁的洪易也觉得这名字不错,点头道:“不错,好名字,白洁,白洁,望你日后品性高洁。”洪易也上前轻抚了一下小白猫的脑袋。 “先生,这名字不行啊,它是我们的四弟,是四弟。”涂山淑听了后,多嘴了一句。 “呃……”王道一微汗,只想着恶趣味一把,所以才取名这很有‘内涵’的名字,却忘了分辨下它的性别了,一只小公猫,取个女人的名字自然是不行的。 “那,我重取一个吧。” “还是姓白吧,洁者,为高洁之意,正如那官府中坐堂之上清廉贤明的好官,明镜高悬,品性高洁,那么,便叫作堂镜吧,白堂镜。”(ps:本角色由《幻想世界穿越法则》作者虚无之刃客串。) “白堂镜,白堂镜,四弟,你有名字了,就叫白堂镜!”三只小狐绕着小白猫嘻闹着叫着小白猫,不,应该是白堂镜的名字。 白堂镜果真有灵性,凑上王道一的大腿,脑袋轻中间,喵喵的轻声叫了两声,这是猫儿表示亲近的意思。 王道一哈哈一声长笑,又拍了拍它的脑袋道:“哈哈……到是先生不对了,差点给你取了‘白洁’这么个名字,可莫要怪先生啊,白堂镜,去和三位姐姐玩耍吧。” 洪易到是没奇怪王道一的话,还以为是因为差点给小公猫取了个女人的名字的原因,可洪易哪里知道‘白洁’这个名字在主世界的‘内涵’呢? 这一只被赵夫人欺凌玩虐丢弃后的小白猫,就这样成为了学院内的一分子,多年以后,谁会想到它的未来会是怎样的结果。一代妖仙白党镜! ………… 学院内,晚饭后,诸学生端坐,此时也没了整齐的读书声,平日里跳脱的十三只纯狐也乖巧的很,只因为这时正是王先生每日晚间讲故事的时间。 “……众猴拍手称扬道:“好水,好水!原来此处远通山脚之下,直接大海之波。”又道:‘哪一个有本事的,钻进去寻个源头出来,不伤身体者,我等即拜他为王。’连呼了三声,忽见丛杂中跳出一石猴,应声高叫道:‘我进去!我进去!’” “……石猴端坐上面道:“列位呵,‘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你们说有本事进得来,出得去,不伤身体者,就拜他为王。我如今进来又出去,出去又进来,寻了这一个洞天与列位安眠稳睡,各享成家之福,何不拜我为王?”众猴听说,即供伏无违,一个个序齿排班,朝上礼拜,都称‘千岁大王’。自此,石猴高登王位,将‘石’字儿隐去,遂称美猴王。……” 一群小狐听的是如痴如醉,仿佛现代看网文的正版支持读者,听到那天生地养,没爹没妈的猴子居然逆袭成美猴王的这等高‘水朝’情节一样,看的极是畅快,仿佛感同身受,恨不得打赏个千百块一样,一个个磨爪,掐毛,抓头,各种无意识小动作不断。 另一旁,白子岳和洪易端坐在左右,也是听的入神,洪易更是运起了速写的功夫,将王道一所说的故事情节,一字不漏的写在纸上。 洪易最是灵性敏感,初一听王道一开头卷首诗,就已经浑身打了个激灵,听的入神,拿过纸笔,就在一旁速记抄写,这是打定主意要记下后,慢慢再继续品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