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割袍断义!恩断义绝! - 我的超神空间

第50章 割袍断义!恩断义绝!

…………………… 武圣的拳意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近似于道术的手段了,特别是洪玄机这种几乎是人仙级的人物,他的拳意几乎可以伤到任何鬼仙以下的道术高手,若是神魂面对,甚至都不敢近身,不能出窍,一出窍就要魂飞魄散。 洪玄机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是半步人仙的境界,如今二十年后,他和大乾皇帝杨盘的道术境界一样,早已不知道修炼到哪一步了,但无疑人仙级的战力是不夸张的,他的拳意想要透体伤到别人的神魂还真不是太大的难事,任何鬼仙以下的道术高手等闲都不敢近身的。 洪玄机确实有点被王道一给震住了,甚至都有点后悔做出和他交恶的决定,此子未练武,刚学道,却能顶住他刚刚的武圣意志压迫,这是何等的资质与心性,日后必大大器,这般轻易的得罪了,怕是日后是个祸端,倒不如现在就毁了他!甚至为此有暴露自己实力的可能也顾不上了。 “我在西山本是要结庐读书,本是要静心修道的,只是看到洪易要在寒冬之日栖宿破旧山庙,怕是要冻坏了,一个没忍心,便邀他一同居住,后来才知道他是大名鼎鼎的洪府,武温侯爷的公子,可惜啊,就因为母亲的身份和早逝,在府中却过的是猪狗不如,吃穿用度不好也就罢了,原想静心读书考取功名也还有不长眼的丫鬟奴仆欺负,这才无奈下来西山,呵呵,我就想问一声洪大人,洪易在侯府中受进欺凌时你在哪里?听说贵府还有两个公子洪熙,洪康等都能学武艺强身健体。可洪易却被禁止练武,连读书都要出去借,抄!说来可笑,当日的洪易本来是拒绝要与我居住的,可我把书屋里的书露了出来,这小子眼睛都看直了。这才扭捏的同意了!试问一句,他洪易还是武温侯的公子吗?这连下人都不如,甚至连养育之恩都没有,因为你这是把他当猪养!” 王道一冷哼一声,走到洪易当前,将长剑递到他手中。 “上古先贤有云:君之视臣为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草芥,则臣视君为寇仇!洪易,今天在这里,洪玄机要逐你出家门,你还不悟吗?” 洪易默不作死。神色冷若冰水,接过长剑,走向前,正视洪玄机。正视着洪府的大门,毅然掀起青衫衣角。长剑一挥!一截衣袍割下,随剑一荡,落在洪门大门前! 古之礼法:割袍断义!恩断义绝!此事古已有之! “洪易十五年来,待我好者唯有我娘与道一兄。道一兄待我如同长兄,长兄如父,恩比父恩,从今日起洪易愿认道一兄为兄长,唯兄长为我唯一亲人,此外再无亲人!”洪易当头就是一拜,王道一深深受了礼。 “哈哈哈……二弟,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二弟了,洪大人,多谢啊,你少了个不想要的儿子,我却多了个弟弟,当是皆大欢喜的好事了,是不是啊,洪大人?我想最好还是买些炮杖放烟花庆祝一下,至少我是要如此的。” “二弟,我们走,这里可是武温侯府的门前,听说规距很大,还是不要久呆的好啊。”王道一这时转身带着洪易离去。 洪玄机在身后双眼微眯,已有杀气如实质一般闪烁,但在这全玉京城中看着,他总不能出手宰了这两个小畜生吧。 而且不知是巧合还是偶然,王道一这时转身一退,恰好能躲过洪玄机蓄力的拳意攻击最大伤害范围,这让暗中实力已经达至人仙层次的洪玄机心中一阵警兆,此子退的太及时了,再晚一步,洪玄机就可保证能不用动用太大动静的以拳意透体伤到他的神魂意志,可偏偏就是晚了这一步,此时再出手,除非现在就暴露他的人仙实力,不然一定会被暗中窥伺的人瞧出虚实,最近梦神机出世,国朝还隐有妖仙邪教人士埋伏不轨,现在要强行出手的话,怕是会打草惊蛇!特别是那梦神机,被我毁了人仙之体,如今转世再来,必然不会放过我。罢了,罢了,多事之秋,不能妄动。 洪易与王道一就这样转身走了,杨桐世子,景雨行相互间看了看,内里不知道怎么想呢,可这时也还要先向洪玄机和赵夫人打声招呼,然后离去追向王道一他们。 而这时身后的那些王公子弟就有些迟疑了,这明显是王道一与洪府绝裂了,这时再赶上去,不太好吧? 但看到杨桐世子还有景雨行追上了王道一两人,心想关我鸟事,哈哈,今天亲自见识到洪府的这些事情,后面有事情吹嘘了。随后又是一大帮人跟在后面去也。 喵~喵呜…… 一阵如哭似泣的猫叫声,一只纯白的小白猫不知被谁给扔在了洪府大门不远处的小巷中垃圾堆中,在灰尘中扭打着,全身灰扑扑的,尾巴还隐隐带着血迹,一截尾巴没了,这小白猫身上还有一块皮毛也没了,极是可怜。这小白猫还小,又受了伤,这在冬日下如何能生存下来,没人管的话,要么生生的冻死在这,要么被些乞丐流浪汉捉去煮了吃了。 王道一听到了这微弱的猫叫声,他本就是爱猫之人,在主世界凡人时期更是猫星人的忠实脑残粉,听到这声音,顿时就没忍住的跑过去一瞧,心口当即就是一疼。 “这是哪个挨千刀的,居然把这么可爱的白猫给虐待成这样!可恶……小猫猫,乖乖,我是来帮你的,别怕别怕,我带你去看救治。” 一旁的洪易看到小白猫,就认了出来:“这,这不是赵夫人平日最喜欢的那只纯白灵猫吗,是前不久宫里贵人赐下来的,哼哼……那赵夫人最是蛇蝎心肠,容易牵怒他人,府中有不少仆人都被她命人活生生打死过,但平日再怎么怒也不会对这白猫下手。” “定然是那赵夫人因为你我的事情,一时恼怒下发泄不得所以才如此残忍的虐待它吧,好可怜的小家伙。”王道一已经轻轻的抱起了这小白猫,小心的避开小白猫的伤处,也不顾灰尘,搂在了怀里。 “这小家伙……哎,类我也。”洪易从小白猫的身上联想到了自己,一时悲从心来,话中带着悲呛。 想到这里,洪易对这小白猫是越看越顺眼,也越是同病相怜的疼惜,一时间阴郁的心情有了转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