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不当人子 - 我的超神空间

第47章 不当人子

……………… “小姐息怒,息怒啊,现在最要紧的是下面该怎么办?是中门大开,迎接那胡说八道的海外人,还是大门紧闭,闭不见客,将洪易拿下责罚呢?现在整个玉京城的人都在旁瞧着,马上他们就要来了,夫人咱们要早作决定啊。”站在一旁的是赵夫人陪嫁过来的是一个老婆子,叫曾嬷嬷,一头银发,眼窝深险,容貌苍老,神色有些阴冷的老女人。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这个祸害精,和他那个死的贱人一样,就是来祸害我们的!”赵夫人一想到就来气,手下就发狠,一把扯住什么东西,就是用力! 喵哇!!! 一声惨叫,却是赵夫人手里平日颇为喜爱有灵性的小白猫被她一时怒火硬生生从身上扯下了一层猫毛。 这白猫到真是有灵性,哇声惨叫时就要伸爪死撕挠,却硬生生的忍住了,只是跳出了赵夫人的怀抱,躲到了一边去,畏惧的看着赵夫人,而且它还不敢跑,它的灵性让它知道赵夫人和曾嬷嬷的手段,真要跑了的话,怕是连命都没了。 “你这畜生,也不懂事,也要惹我发火,你叫个什么鬼叫!”赵夫人一下发泄不够,又是上前一脚踩住小白猫的尾巴,用脚用力碾压着。 凄厉的猫声惨叫,可怜的小白猫叫的嗓子都快破声了,似哭似泣的变声,最后硬生生被赵夫人将一截猫尾巴给踩断了,在地下扭滚着。 “畜生就是畜生!贱种就是贱种!哼!曾嬷嬷,把这畜生给我扔的远远的,扔出侯府,既然它已经不听话了,那就给我死远点。” “是。小姐。”曾嬷嬷颇有些可惜的看了一眼在地上扭滚着的小白猫,这可是难得的西方纯白灵猫呢,本是进贡给宫里贵人的,最近洪玄机又得圣眷下,才赏赐了一只给赵夫人的,平日里赵夫人也是喜爱的不行。可现在身上猫毛被扯掉一块,这也就罢了,还能长回来,可尾巴被踩断了一截,那确实不能要了。 赵夫人,忽然又阴冷的笑出声来:“好好,我想到了。这畜生到是让我想起了怎么对付那贱种了,我且去和侯爷说话,曾嬷嬷,你先去前面吩咐着,将中门打开。迎接那小贱种,还有那该死的海外人。” “是,小姐。”曾嬷嬷低声应是,疑惑着赵夫人的选择。难道真要中门大开迎接吗?夫人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曾嬷嬷忍住心中疑惑,还是去办事了。顺手一把提走了小白猫,要把它给扔出侯府。 武温侯府书房,赵夫人有些气急败坏的冲了进去,里面洪玄机正端坐在那里看书。 “侯爷。侯爷,你可要作主啊,那个洪易如今都要骑在咱们侯府的头上了,带着个海外人欺负到咱侯府头上了,你说该怎么办吧?他们人都快要到门口了。” 洪玄机不怒自威的坐在书房正中,一身锦衣华服,头带紫金冠,看着赵夫人走了进来,双目一凝,微微一用力拍了下桌子。 “哼,这孽子……” “我就说了,当初那个死贱人是个祸害精,生下的种也不是个好东西……” “够了!当年冰云怎么死的,你当我不知道吗?别在我这书府闹腾!” 赵夫人听到这阴冷一笑:“我就说了怎么了?没错,当年就是我趁着梦冰云散功的时候给她下了焚筋散给活活疼死的,怎么了,你现在心疼了?想起她的好来啦?当初怎么当自己没看见啊?现在又有什么用?还有这书房里那画上的名字,你连这画现在还留着,又有什么用?梦冰云那个贱人毕竟是梦神机的妹妹,梦神机早晚会回来报仇的,这么多年来,你若不是顾忌着梦神机,也容不得洪易活到现在吧,现在呢?现在那小贱种果然是那小贱人的种,都带着海外人来欺负上门来了,还有那散花楼最近现世的苏沐,她是太上道新一代的出世的女弟子,你不会不知道吧?现在到是赶巧了,什么狐仙,妖仙,海外人,太上道的,全都在一起了,我想那洪易也早就知道自己的娘怎么死的了,梦神机要对付你不会因为他而手软一点的!。” “你!!……”洪玄机当真是怒了起来,站了起来,直指向赵夫人,似要发怒。 “侯爷,做了这么多年夫妻,我知道你的性子和脾性,这么多年来,我们赵家也是力挺你,才能走到这一步,我本不该说这些,但是今天,今天这事情已经闹到全玉京城的人都知道了,都要看我们洪家的笑话,这事情要是一个处理不好,一个门风问题,侯爷你想要位列三公,被圣上封为太师的事情恐怕就要被李神光那帮家伙给搅黄了。”赵夫人索性将所有话说了出来。 这一个太师之位,确实提到点子上了,洪玄机要被封为太师的事情,自然是当今的大乾皇帝商量过的,但就算是以他和当今皇帝杨盘的铁关系,这太师之位也不是轻易可封的,太师之位之重,那是文可主管文宰的三公之位,武方面,他又是武温侯,如果洪玄机被封为太师,那将是位极人臣之巅,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了。 正如赵夫人所说,如果这一次的事情没处理好,光是这门风的问题,就足以让他的太师之位泡汤了。 “行了,夫人直说要怎么做吧。”洪玄机回身背着赵夫人一甩袖冷哼道。 赵夫人见洪玄机被自己说服了,心中一喜,嘴角阴冷一笑,复又将语气放柔:“侯爷,您也莫生气,我这么说,不还是为了侯爷您?为了咱们的武温侯府好吗?我是这么想的,本来那小贱……那洪易触犯了侯府的规矩,那是要抓住杖打三十棍的,也就过去了,可他千不该万不该,合着那海外人将笑话带到侯府上,那个该死的海外人,写的那几本书,都是什么?不论是我父亲,还是侯爷您还是其它理学派的大儒听说都这些书颇为愤恨,但却说不出什么毛病来,这叫什么?这等于是那洪易胳膊肘往外拐,不当人子!不当人子尔!!” ……………………(未完待续。)

下一篇   第48章 逐出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