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进玉京城 - 我的超神空间

第45章 进玉京城

…………………… 年关已至,玉京城中早已是一片喧嚣繁华,街道上如往年一般,文人士子,权贵达人,甚至各国来朝的使节,公主,世子都能常常看到,穿着异国风格的服饰,身后奴仆成群,护卫成堆,一边欣赏玉京城中的繁华,一手还会采买些喜欢或需要的东西,出手也极是大方。 往年玉京城中讨论的最多的就是这些异国来客的事情,或者哪哪青楼又出现什么才子佳人了,或者讨论我大乾朝如何强盛云云。 但今年不同了,几乎八成的上层文人贵族,世家权贵,每每聚会都会提到这些词汇:海外异客,诗仙,雪梅诗,侠客诗,千古绝诗,还有《三字经》,《人语拼音》等等等等字眼,似乎谁要是见面不知道这些事情,不讨论一二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文人骚客,权贵世家子弟,就连那最具有铜臭味的商人也都能吟诵两句这些词汇中的某句经典了。 玉京城最有名的酒店‘聚元楼’第一楼,一位能说会道的说书人正坐角落里,侃侃而谈着最近玉京城中谈论最多的话题中人,那位被称作海外异客,隐世大贤弟子,诗仙,的王道一,王先生。 “……却说那诗仙王道一,在西山幽谷隐居修身养性,那一个大雪天,杨桐世子,小理国公公子,永春郡主,洪家二小姐等四人相约去西山猎狐……” “……只听那王诗仙,双目一展,发出电光,却不生气,吟诵出了那首《问来客》……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世子等四人岂是凡人?一听就听出了诗仙诗句中的仙气。纷纷上前主动结交……” “……却说王诗仙当众吟出了那首锁千古绝诗!……梅须逊雪三分白,雪须让梅一段香!当真是诗仙啊,我这样粗通文墨的说书人都能感觉到里面的仙气啊,真可惜当日自己没在当场,不过我所说的都是真的,当时在场的有一位护卫是我表叔的二大爷的亲戚的侄女家的儿子!我亲自听他说的。绝对还原了当时的场景,啧啧……” “后面更不用说了,那什么妖仙白子岳出来了,知道啥是妖仙吧?能被称作仙的妖,有多可怕啊?!最后还是被诗仙的一首《赠白衣侠客行》给震住了啊,甚至当时就痛哭流涕深知自己妖性太重,要拜在诗仙门下。聆听正道……求了好久,诗仙才答应的啊。” “……还有那《三字经》《人语拼音》,还有什么教算学的什么口决,那都是那位王先生为了教育那些蒙昧的狐狸创出来的启蒙经啊,想想看。连这禽兽那王先生都能给教导的像人一样,知书达礼,还能写字认字,懂善恶。明是非,这等教化的功德让我等小民只能敬仰啊。说来惭愧,那《三字经》《人语拼音》传出来后,我第一时间都就抢到了手抄本,回家一夜通读!哎!发现我十年苦读的学识。一本《三字经》全都有,最难得的是通篇简单,顺口,易记,琅琅上口,我就诵读了两遍,就连我那刚三岁的小儿子都能背几句了! 其中内容更是天文地理,历史道德,民俗常识,无一不有,当真是‘熟读三字经,可知天下事’也!这种让我等小民都能轻易启蒙开智之书,难怪敢称为‘经’……” 聚元楼二楼,三楼的包间静室雅坐,这里没有一定身份,钱财和地位的人是上不来的,有不少文人骚客,异国来客都听的津津有味。 聚元楼二楼,就有一群身份都不凡的年轻权贵圈子,和一些文人骚客,讨论着,其中更有两位王道一的熟人,那李飞白和方安! “李兄,方兄,你们都是真正见过那位的,且说说,是否真要那下面说书人说的那么夸张?那什么王先生的,真的有那么神奇吗?丰神如玉?举止皆是仙气神韵?那说书人也不知收了别人多少银子,这么起劲的夸人,也不怕风太大,把人给吹飞了!”一位礼部尚书王家的王公子,颇为不爽的直接说,他这几日听着王道一的传说和事迹,耳朵都快听出老茧了,他听到父亲谈到王道一的诗句,经书时,更是赞不绝口,这让他心中颇为不爽,没忍住嘀咕了两句,却被父亲怒斥了一顿,因此这位王公子变成了王道一的黑粉!同是姓王的,为什么你这么叼!而我是父亲的亲儿子,却也没被父亲这么夸过啊。 李飞白闻言略有些为难,但和方安对视了一眼,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不去抹黑王道一,而讨好这位礼部尚书家的王公子。 “王公子,我与方兄与那王道一,也只是相识一番,并没有太多的了解,但下面说书人说的,除了稍微有些身形体貌,夸张了以外,其它的倒是没差太多,遇到相识不过二日,那人的言辞谈吐确实非凡类,说是有着仙气都不为过,我等不过是帮了他一些小忙,他竟然慷慨资助我等为明年春闱科考之用,也是因此才能与公子与诸位仁兄相识相聚,所以,我等确实无法违心说他的不是,还请王公子见谅,若是惹恼了您,也请您莫要生气。” 方安没有说话,却是同样站了起来,和李飞白一同向这位礼部尚书家的王公子拱手行礼。 “哎哎哎……罢罢罢,我也是一时气话,两位怎么当真了,两位莫要这般,我不生气,我只是,只是……” “他只是嫉妒而已,因为做为王尚书的亲生儿子都没有这般夸过,哈哈哈,我说的对不对啊, 王兄?”一旁长乐侯家的公子笑声揶揄道。 又是一番笑骂吵闹,这样的事情,在整个玉京城的各大酒楼里都是时常的事,对于王道一的看法,那是褒贬不一,羡慕嫉妒,不相信,甚至无脑黑的人都有,不足为奇。 聚元楼三楼,能在这里坐下吃饭喝酒的,最低身份都是某某侯府或者某某国公家的王公子弟,这一楼最大最好的一个包间里,杨桐,景雨行等人正和一帮子身份差不了多少的公子少爷小姐们聊天聚会。 对于一楼二楼那些人的事情,都能听的一二,某种程度上,这些人说的事情中都难免要提到杨桐四人,这是什么?这就是文名啊?这就是表示我在圈子里的名望!再加上杨桐等人的身份,更加是如虎添翼,下方说书人的夸张说法,也有他们暗中的意思,某种程度上他们与王道一也是一荣俱荣,一损皆损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