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自创功法 (上) - 我的超神空间

第43章 自创功法 (上)

……………… 《过去弥陀经》是佛家,是大禅寺的无上神魂修炼秘法,修炼这法门的和尚必然不少,但真正学有所成的历代却没有几个,为何?那是因为他们都在一开始的修炼就走错了路,他们根本没有理解这经文的本质,甚至都没有理解什么是佛!? 何为佛?佛者,是觉悟者,因为人人皆可觉悟,是以才说人人,皆可成佛,但佛是不一样的,佛者,有如来佛,有地藏佛,济公活佛,甚至斗战圣佛,万佛皆不同。 因此这经文的修炼的最正确的方式是要从这佛像中感悟到自己的佛性,或者说,明白自己的‘觉悟之性’。 那些没找对路子的人,一开始就奔向了经文中的修炼神魂之法,心中已有贪念,执念,嗔念,本心都不纯粹,怎么可能‘觉悟’,怎么可能找到自己的‘觉悟之性’,无法抓住本质,觉悟自己的佛性,又怎么可能修炼到高深境界。 大禅寺当年的覆灭原因有许多,最主要的还是大禅寺处于玉京城繁华都市之中,被红尘物欲浸染,失了佛家清静空无本性,好几代住持和尚都没有参悟到过去弥补经中觉悟的本性,因此高层失了最高端的战力,再加上大乾皇室的忌惮,一朝被找到一点过错,因此被灭了。 当年若有一个和尚,真正修成过去弥驼经,大禅寺也不会落到现在的地步。正如现代主世界的佛家,又有几个真正算的上内心清静的佛家子呢?道家也是如此,当道士与和尚成了一种职业,他们又怎能明白道家是要追求什么,佛家又是要追求什么? 诽道谤佛者,一般还都不是信仰者。信仰者多会盲目相信自己所信之佛或道,反而不会诽道诽佛,多是道士与和尚自己,世事就是如此可笑。 “呵……洪易觉悟了,这不奇怪,原本他就是觉悟者。后期他也没去修成佛,但他是觉悟者,最后还是一样成就了与佛一样境界的阳神之尊,找到了自己的道。” “觉悟者,本就是某种至高精神境界,万法归一,到最后无论佛道儒都是这个境界。佛也不过是其中一种,所以我不学此经,我已有我道,我当自创功法,自学我道。” “却没想到子岳也觉悟了。不同于洪易是立起一座心中觉悟者,他却是与觉悟者相合,弥补了本心的缺险,想必是因为元妃的原因吧。两人转世成人后,没有走到一起。他心中白猿就是他的本心印照,强大,黑暗,孤寂。孤独,如今与觉悟者相合,心境圆满了,唔,放在主世界,这是元神有成圆满,当有四阶元神的境界,度雷劫已有不灭本性,不是问题了。” “看完道经,再看过这《过去弥驼经》,这世界的神魂修炼之道的体系路子,我算是真的摸清楚了,可以自创功法了,唔,这要好好想想了,第一步观想法,是定神也是凝神,宝塔是具像化的一种,那么,其它的东西不也可以吗?那么第二步出壳,应该是孕育神魂的某种本性……” 王道一在一旁沉思着,也在思索着自己要创造的功法,我是王道一,我当立我道,行我道,知行合一,我行我道。 时光又是匆匆,又是两天过去,断罪小学的学生们的数量缩减到了十五位,确切的说应该是分为小桑小菲小淑三个正式生,还有十二位见习生。 总共三十七只纯狐,结过一个月的教育观察,只确定了还有两只纯狐有开启灵慧的更进一步的可能,其它的纯狐,打了一个月的酱油还是懵懂无知,若非涂老天天在旁看护着,早就跑了个一干二净了。 这一个月时间过去,基本确定它们是没有潜力了,在和涂老商议后,最终将它们都遣散回学院后面的深山幽谷中生活,这些纯狐相比普通狐是要多许多灵性的,下一代也许会诞生出资质不错的纯狐,也说不定的,放归野外才是正确的选择。平日里依旧由涂老照看,做为这一支纯狐的老祖宗,涂老是不会放弃任何壮大真正纯狐数量的机会的。 如今这断罪小学的学生十五位,分为正式生,和见习生,并且见习生若在一个学期(也就是半年内)没有觉醒更多的灵慧,诞生神魂,也将会被遣散,反之,在一学期内觉醒更多的灵慧,诞生出神魂,那就正式晋升为正式生。 因为学生减少了大半的原因,洪易,王道一,也多了更多的修炼武术和道术的时间,也是有这方面的考虑,才遣散了那些没潜力的纯狐,毕竟王道一建立学院的最主要目的,还是为了修炼。 同时,王道一也在这两天真的增加了与数学外的第三课,画学,或者说是美术。 美术,用画笔画出天地自然,并在作品中赋予上自己思想的一种创作形式和创作结果。这就是美术。 对于这样高大上的说法,小菲等三个正式生都是听的糊涂,另外十二个见生更是有听没有懂,它们只知道两个先生又要折腾它们了,极是苦恼。 而其中小菲三个是最叫苦的,它们最近好不容易可以用一双‘狐手’握稳笔杆写字了,结果现在却要更进一步的画画! 为什么说是‘狐手’呢?那是它们为了握笔,都把一双狐爪一面的毛发给剃了干净,并且还将狐爪上尖锐爪牙给剪断磨掉了,费了这么大的牺牲和功夫才完成了‘狐手’,并成功握笔,结果现在又加上画学,这不是强人所难吗?不,是强‘狐’所难吗? 对于这样的事,涂老都有些微词,但经过白子岳和洪易的解释:美术有利于学生更有效的修炼神魂观想后,也就没多说了。 而且也只是加了这课,并没有强制一定像与数学一样要学好,这个美术只能选是选修课了。 可想而知的,这十五个学生的美术课成绩是怎样的了,特别是那十二个见习生,美术课上明明要画个圆,结果画到纸上却连个球都算不上,也就小菲等三个正式生稍微画的像一点,但也仅仅是比椭圆稍好一些而已。 王先生和洪先生倒也不急切学生们美术课的成绩,这是给它们的未来增加一个更好的可能,能成最后,不成也没什么。 再说了,让纯狐画画确实是有些强‘狐’所难了。 好在未来的学院必然是会增加人类学生进来的,那时再将画学加点力就是了。 看过《过去弥驼经》的他们都明白美术画术对未来的神魂修炼有着不可忽视的力量,自然是要重视一些的。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