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丝毫不客气 - 我的超神空间

第34章 丝毫不客气

…………………… 洪易出壳之后,也知道神魂是修炼非一朝一夕的功夫,再加上有白子岳这位大能在,向其请教武功是在正常不过了。 这牛魔大力拳正是原本他该学的拳法,如今可不比原剧情,白子岳没有只教三天就走,洪易可以一点一滴的向白子岳学习拳法,打好拳术根基。 他心中还怀着要学好武艺进军中历练,立下军功封爵的念头,是以练起武来比练道术神魂更要认真三分,这方面洪易到是没了之前练道术的神速了。 不过这也正常,武术是练皮肉筋膜骨的过程,只能一点一滴的体悟进步,没有捷径。 此时的王道一脑海中观想宝塔,在这晴天白日下,旁边还有洪易练拳的干扰下,脑海中依旧将一尊七层宝塔观想的极为清晰,没有因为外界的影响而分神,宝塔也没有不稳,颤抖,不清晰等等,可见他的宝塔观想也终于打磨到圆满了。今晚就可正式出壳了。 王道一缓缓睁开眼,白子岳看到他睁眼的瞬间那一闪而逝的神光,明白他的定神一关也已经打磨好了。 “道一,洪易在一旁练武,你仍能在此闭目观想,刚才观你双眼神光,更是神光内孕,根基已经打牢,恭喜,今晚你也可出壳了。” “子岳啊,你可莫夸我,你没见洪易三天就出壳吗?我这加上今天都是七天了,慢了近一倍的时间,差的太多了。”王道一摇摇头笑着自嘲着。 一提到洪易,白子岳也不禁的摇摇头,刚想说什么,忽然一阵神魂波动而来。白子岳聆听着什么,开口道:“杨桐他们来了,先出谷去吧。” 幽谷外。工匠们还在雪地赶工建设着房子,杨桐四人鲜衣怒马的带着仆人护卫在刚刚来到这里。 正好看到王道一和洪易从幽谷中出来。杨桐四人一马当先的走了过来,后面还有一群仆人捧着礼物过来。 说来也是可笑,杨桐那一天回玉京城后虽然在朋友圈里将雪梅诗一二的事情说出来,涨了大面子,可事后确实吓的不轻,天下八大妖仙之一的白子岳居然出现在幽谷中,这是让他们身后父辈也颇为紧张的大事。 大乾立国六十年,国力虽还强盛。但内部已有些许不稳的意思,天下多了不少邪教,比如无生道,和真空道等等,都是对大乾隐隐有敌意的,还有这搞不清是友是敌似乎索图极深的八大妖仙,也极有可能是要剿灭的。 杨桐四人将那天下午的事情对着父辈说后,一方面在赞叹了两首诗,一方面心中也颇为重视,这白子岳来到这玉京城西山附近探访纯狐好友?这对消息灵通的大人物们会想多了的。大乾皇宫那一位正受宠的元妃娘娘的身份是什么,普通人不知道,他们还不知道吗?洪玄机。理国公,荣亲王,成亲王,都是知道的。 只是白子岳如此简单的就出现了,实在是让人不解,还有这一位自称是海外花果山来客的王道一看样子也不是个一般人,对了,还有洪玄机的那个妾生的小儿子洪易,也搅合到一起了。洪易的母亲是什么身份,他们都是知道的。这会不会又扯到太上道的事情呢? 正巧的是最近散花楼又出现了太上道新一代出世弟子苏沐,这一切的一切统统一起出现。不论是洪玄机,理国公,还是荣亲王,成亲王,甚至大乾皇帝等,都在心里结成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没人敢轻举妄动。 如此思绪下,也不怪杨桐四人时隔三天才再次出现在王道一面前了,这主要是他们的父辈要理清思绪,三天时间过去,终于达成了共识,静观其变!但也要稍稍试探一二,所以杨桐四人又再次出现了这里。 杨桐四人来时也不是毫无准备,身后的护卫里不知隐藏了多少武道高手,还有特制的防备道术攻击的手段等等。 “王兄,上次见面苍促,也没备上礼物,到是失礼了,这有些小小礼品,不成敬意,一定要收下。” 王道一瞥了一眼身后仆人捧着拿着的礼物,可谓五花八门,骏马,人参,文房四宝,绫罗绸缎,甚至还有小厮丫鬟仆人,等等。 他淡淡一笑:“来便来了,你们还带着什么礼物,不过还是谢谢了啊,确实都是我所需要的。” 杨桐四人微一怔,他没想到王道一是这个反应,他们有想过王道一拒绝,也有想过王道一淡然不理不受的推辞,却没想到是这样风轻云淡的,似乎自己只是朋友间拎了一袋水果一样接了下来,但不得不说,这很和他们的口味。 “哈哈哈王兄洒脱,你喜欢就好。”景雨行上前朗声笑道。 王道一越是如此自然接受礼物,杨桐四人越是感觉到王道一的那种迥异于普通人的气质,这是见惯了大场面的才有的上位者气息,也不知到底是何等高人才调教出如此人物。但他这样直接受了礼物,显然是也把他们当作了朋友,这就够了。 “王兄还有其它朋友吗?还有这是要大兴土木啊,看来是真的要在这西山久居啊。”杨桐意有所指的着向那些工匠,还有在旁监督的明显也是大户人家的仆人。 “哦,这是白兄的家人,盛情难却,他要和我一起暂居在这西山,结果嫌此地苦寒,非要建些房子,我拗不过他,只好让他建了,正好又想到小菲他们要总是在深山里呆着不易学习,在野多呆多了,野性居多可不好,索性把房子建的更大些,建成一座学院,在这深山中读书修道也更清静些,刚好杨兄你们送来的东西正适合我,这里却是多谢了。下次来,能多带点粮食和药材就更好了。”王道一打蛇随上棍,丝毫不客气的直接说。 “粮食和药材都好说,下次来一定带更多些。”杨桐和景雨行都没有拒绝,那些东西当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运输麻烦些。对于王道一的脾性也更了解一步了,此人真性情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