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赠白衣侠客行》 - 我的超神空间

第32章 《赠白衣侠客行》

……………………… 王道一醉眼看了一眼白子岳,绕着酒桌,朗声吟喝出: “此诗为《赠白衣侠客行》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侠客行,主世界,诗仙李白所作一十二句的五言诗《侠客行》,被王道一删减了八句又调整了两句诗的顺序,变成了四句的五言律诗《赠白衣侠客行》,在此世界面世了! 一位身穿白衣的侠客,骑着银鞍白马,似流星一样在驰骋,他与人在一起喝了三杯酒,便认对方做知已朋友,于是慷慨许诺,愿为知已拔剑杀人,他的诺言重于五岳之山,答应了就不会反悔,他的武艺盖世无双,十步就可斩杀一人,千里之行也无人可挡,事情完成之后,只是拂衣而去,却连姓名也不肯留下。 …… 白子岳是元突王朝人,是在北方,那里的少年豪侠最喜欢骑马纵横,也都是爱剑爱酒之人,几个互不相识的人,只要在一起喝了几杯酒,那便是朋友。 而五岳,在这世界的大乾朝确实是也有五座知名大山,被合称五岳,这诗中却比喻白衣侠客的承诺比五岳还要重,这是何等的豪情万丈!情义无双,慨然承诺! 一诺千金的形容词与之相比都大大失彩。 白马,白衣,爱酒,爱剑,重诺! 这诗说了太多的东西了。 更重要的是这诗说出了北方人的豪迈侠情,说是赠白子岳。其实是赠所有的白衣侠客,是以这诗名为《赠白衣侠客行》! 这又是一首千古绝诗,而且比之雪梅一二,更让人热血沸腾,若说雪梅一二是写给文人的绝诗,那么这诗便是写给侠客武人的买命诗! 任何武人。这诗送给任何心中有豪情的武人,都足以让他粉身碎骨以报之,慨然无悔! 洪易傻了,白子岳更傻了! 洪易再次魔怔了,酒也不喝了,挣扎的起身,再次扯过一张画纸。这一次却没有作画,而是直接作序,序言说出此诗出处来历。 大乾六十年,大雪,与友人西山幽谷赏雪赏梅之后。晚间……应白子岳所求,道一兄赠其诗…… 洪易刚想下笔写下这诗,忽然又一顿,却只在序言旁写了四个字。洪易作序。 随后洪易一把拉过王道一,将毛笔赛在了他的手里。而一旁的白子岳此时双眼已经精光凝聚,直勾勾的看着王道一。 好吧,似乎有点玩大发了,王道一如此想着。 接过毛笔。再次用瘦筋体书法,先是书写了诗名《赠白衣侠客行》,随后将诗句写下,最后在诗的下首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白子岳肃然,起身,整理衣着,慢步走了上来,恭身一礼。 “此身为此诗,当为君一身之诺,无有不奉。” 为了这首诗,我应当承诺此身给阁下,可以为阁下做任何事!不管是什么事都不会拒绝。 所以王道一才说,他玩大发了。 “哈哈哈~子岳,你太言重了,来来来喝酒,喝酒。” …… 王道一打起了哈哈,只说喝酒喝酒,一首诗收服了一位妖仙?算了吧,这事情王道一是看的很明白的,这只是白子岳被这千古绝诗刺激的一时激动所说,却不能太当真,有什么样的实力才能有收服什么样的人,他现在在这世界,不过刚刚修炼道术神魂,还在定神第一关打磨,若是以为自己主角光环能吃定白子岳这样度过雷劫的鬼仙,那才是真蠢了。 ……… 片刻后,只留下两个醉死了的人趴在酒桌上酣睡。 只留下白子岳清醒着,在这微微有些尴尬了,他之前就说了他们未曾练武,喝了他的这猴儿酒,两碗就是极限了,结果他因为洪易的诗,一时兴奋又给他们各自倒了第三碗。 然后王道一面对白子岳的承诺,什么都没说,只说喝酒,于是三人喝酒,于是一喝完第三碗酒,全都醉死了过去。 白子岳瞧的明白王道一的意思,淡淡一笑。 “君以诚待我,我何以欺君?‘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说是一身之诺,即是一身之诺。君却忘了,我是鬼仙,一身之诺,也不过是这一条命罢了,我白子岳何曾承诺不起呢?” 第二天清晨,酣睡了一夜的王道一与洪易陆续醒来,那‘琼浆’猴儿酒,果真不愧是白子岳在深山花费莫大心思才酿出的补酒,如此酒醉宿睡醒来,却没有平常人酒醉醒来后的各种不适,反而神清气爽,四肢舒畅,极是有力,这延年益寿,增长体力的说法原来是真的。 两人醒来只听的屋外叮叮咚咚的声音,王道一有些熟悉,因为前些天他听过,这是在建房子,果然,两人出屋一看,白子岳正身背长剑,站在一旁,一群白家的奴仆下人在身旁侧立侍候,还有一群工匠正在一旁建起了房子,看样子规模还颇为不小,打下的地基是环绕着王道一的三间房子的,这是要建成一个大院落的模样啊! “子岳,你这是?!”王道一上前打着招呼。 “两位都醒了,喝了我的酒,醒来没有什么不适吧。”白子岳没回答,反而是先关切的问着他们。 “没有的事,感觉非常好,子岳的酒确实太珍贵了,我们昨天却一连喝了三碗,真是……” “哎,道一兄,洪易昨天的两首诗任意一首都不是我这酒能换来的。” “子岳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也要与道一兄同住吗?” 白子岳呵然一笑道:“是矣,昨天道一兄的赠我《赠白衣侠客行》,我应君一身之诺,从此当我道一兄驱使,无有不奉,我明了道一兄来这西山是想潜心修道,只是总归这深山中太过苦寒,几间庐舍可不行,所以才让仆人将这里建成院落,如此也安全,也舒适。” 洪易在一旁看的是点头不已,心中叹道,若是我是子岳,不,哪怕我只是一武人,道一兄送我此诗,我也当如此,应君一身之诺,无有不奉,此诗足以买我命! ……………………(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31章 以诗下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