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索要诗的白子岳 - 我的超神空间

第30章 索要诗的白子岳

…………………… “不不不,不成不成,再怎么说那画也是雪娇妹妹你那弟弟洪易所作,再有王兄的提字署名,我是不可能做出那种事的,虽然那画确实是很想据为已有,但是王兄和洪易不是答应了那画就摆在那书房吗,我等想什么时候去看,就什么时候去看,何必做出那种事呢。要是让那些老学究知道了,非要闹翻天不可。” “罢了,罢了,莫说了,我先回去沐浴,今晚的聚会我等有大谈资了,不说那画,光是那几首诗,就足以让我等扬名了。” 四人相即畅快一笑,分别回府,确实这一身吓出来冷汗了,不沐浴怎能出来。 且不提他们四个今晚如何在玉京城的权贵子弟,文人墨客的聚会中口若悬河,唾沫横飞的将今天的事情是‘添油加醋’的说出去,还是‘原汁原味’的说出去,这都不重要了,唯一肯定的是,西山隐居,海外花果山来客异人,三狐当学生,还有雪梅诗一二都将在玉京城的上层圈子中掀起风暴! 而在另一边,在杨桐四人离去后,天色黑了下来,半醉半熏的屋中,一只老狐悄悄的进来了,看着屋内三只还醉的不省人事的小狐,就是一阵好笑,又好气,走向前向王道一和洪易,拱手施了一礼道:“王先生,洪先生,快随我来吧,白先生还在那等着呢。” “哦?稍等片刻,我先把这里稍稍整理一下。”王道一轻轻点了点头。 “哈哈哈……怎能劳二位大架,二位醉酒矣,我已来了。”只听门后传来一阵朗声长笑,白子岳身背长剑,腰挂酒葫芦。跨过门槛走了进来。 白子岳进屋后也不客气,径直又围着酒桌坐下,看着他们想要站起来见礼。 “两位先生,不用多礼,元妃提过你们,说你们气质不欲。不是庸人,本以为还有些夸大其辞,谁曾想却是如此非比凡人。两位还能喝否?这是我几十年陈酿的猴儿酒名为‘琼浆’,是我当年在山中修行,采百种药材,酿造,极增体力。杀体内九虫,还能清理肠胃,滋养肝脾。” “喝我这酒,比不了你们喝黄云酒时的畅快,却能活通气血。延年益寿,两位喝一碗吧。” 白子岳笑着伸手拿过两只酒碗,丝毫不心疼的倒了两碗,酒倒了出来时散发着浓浓的香气。酒液微有些发出绿色光泽,晶莹剔透。 涂老在一旁瞧的羡慕。这可是白先生平日自己也舍不得多好的陈酿猴儿酒‘琼浆’啊,涂老是有幸喝过一口的,自然是知道这酒的非凡之处,元妃喝过这酒后。每次见面都要讨要一些,白先生每次都极是心疼呢。今日却直接一人倒一碗! 洪易先起身,也不矫情,伸手接过一碗,凑到嘴边,喝了一口,双目发光,叫了一声:“好酒!”当下就闷声细口喝了起来,慢慢品味。 王道一随后也是接过,也不禁赞叹,因此酒入胃后,一股温和的温润气息,渗透全身,全身毛孔舒畅,居然有隐隐洗毛伐髓的功效,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白子岳见二人都喝了酒,极是畅快。 “白子岳今日代纯狐一族谢过二位,从今日起,纯狐一族在这玉京山附近再无被捕获的灾祸矣。” 一旁的涂老听着糊涂?白先生是不是喝酒喝的糊涂了。白子岳瞧出了涂老的疑惑,指着桌旁那幅画《题西山与友人赏雪梅》,说明了今日下午发生的事情。 “……涂老,因为这两位先生的才情,纯狐一族已成了诗情灵性的代表,玉京城的那些权贵世族除非想得罪所有读书人,不然纯狐一族再无被捕杀的危险了。” “老朽谢过王先生,谢过洪先生,您二位的大恩大德,我纯狐一族将代代铭记,永不敢忘!”涂老老泪纵横,声音带了些哭腔,看着还在熟睡中的三只小狐道:“可怜我的小菲小桑小淑,还有我那些儿女,为了迁移到这里,全都被抓了去,剥了毛皮,如今终于算是安生下来了,两位先生的恩德让我纯狐一族免去了这样的灾劫,老朽实在是,实在是无以为报……”涂老就要跪下行礼。 王道一和洪易连忙上前扶起。 “涂老折煞了,小菲它们是我们的学生,我们做先生的怎能容忍学生受难。” “是矣,涂老莫要这样,莫要这样。” “好了,好了,两位先生是至纯至善之人,不是施恩求报的庸人,涂老不要为难他们,你先带小菲它们回去休息吧,且放心吧,自今天后,这西山幽谷因为有两位先生在,再也不会危险了。” “是是是,老朽知道了,先告退了。”涂老这才忍住激动,将三只小狐抱走。 洪易心思机敏,看白子岳找借口将涂老支走,似乎是有什么话要说。 “白先生,可是有什么话要说吗?涂老已走了,但说无妨。” “呵呵……这个,呵呵……”白子岳略有些吱吱唔唔,随后喝了一口酒道:“两位先生,我这猴儿酒‘琼浆’喝着感觉如何?” “好酒,确是好酒,延年益寿不是虚夸。” “道一兄说的极是,喝了这酒,往日喝的酒都如淡水般无味,唔,今日的黄云酒除外。” “两位先生,喝了我这酒感觉不错,那就好,恩,两位先生是至纯至善之人,恩,既然喝了我的酒,不若给我做一首诗如何?最好是像那《题西山与友人赏雪梅》一样,写在纸上,两位签上名字。” “啊,这!”洪易微微一呆,王道一也楞了下。 原剧情中,明明是洪易喝了白子岳的一口酒,主动给白子岳做诗一首,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原因,现在却是主动‘索要’诗。 不过想想也对,自今日后,因这下午的事情,两人的名望将达到一个天下闻名的地步,两人就算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力量,光是这两首雪梅一二所作的诗,还有这见证所作,六人共署名的诗画《题西山与友人赏雪梅》,都将在天下哄传,诗才诗情传遍天下,甚至名流千古。 ……………………(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29章 真想抢走啊

下一篇   第31章 以诗下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