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真想抢走啊 - 我的超神空间

第29章 真想抢走啊

…………………… 杨桐景雨行四人虽还有些担心,但白子岳的话,也引起了他们好奇,不约而同的来到赶到酒桌上,看起了这诗画,还有洪易,王道一,白子岳的签名。 洪易离的最近,强打起精神,爬了起来,看向王道一的字。只是摇头,一个劲的摇头。 “枉我还对自己的字颇为骄傲,今日见了道一兄的字,羞愧矣。” 其实倒是没那么夸张,洪易的字和王道一没那么大的差距,只是他现在才十六,字才刚刚有自己的风格,已经是极是天才了,而瘦筋体那可是华夏千古美名的字体书法,又是第一次在这世界出现,所以洪易才有此叹。 随后四人赶到。 “嘶!!这画!这诗,还有这字!我,我已无话可说。” “白?白子岳,八大妖仙之一的白子岳?我们居然碰到这个老怪物,居然一点事没有。太幸运了,太幸运了。” “看过此诗画,不得不说那位妖仙说的没错,真的将刚才那奇异的意境画出了三分,此诗,此画,合在了一起,构成了一个奇异的意境,这诗也没说错,确实是千古雪梅诗,名留千古的美事。” “不行,我要签字,我也是见证者,我也要签字。” “我也来,我也来。” “我先来,我先来。”…… 景雨行和杨桐甚至开始争抢起来,后面洪雪娇,永春郡主也加入了战团,最后按身份排列,先是杨桐,景雨行。永春郡主,还有洪雪娇纷纷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且是屏气凝神。用上了自己十二万分的精神写出了自己最好状态的字迹。 这种流传千古的事情,上面的签名字要是写的差了。那对个人而言,那就不是流传千古的美事,而是大大的丑事了。因为那亵渎了这诗,画,字,还有意境。 等到杨桐洪雪娇等人在诗画上署了名后,天边的太阳已渐渐落下,已经是黄昏了。杨桐等四人在仆人的劝告下,不得不告辞了,今天这下午的事情太具有传奇色彩了,杨桐四人一整个下午都处于过山车一般的心态。 先是兴奋发现纯狐窝,再尔是惊奇遇到王道一,随后是三言两语,用诗引得他们无法拒绝的坐下喝酒赏雪,还有那三只纯狐倒酒伺候,再尔是王道一的几篇诗作震惊全场,后面的雪梅一二一出。所有人都‘斯巴达’了,结果这还没完! 众人中最不起眼的洪易也绽放出了让人不能无视的夺目举动,画出了这必将千古传闻的《题西山与友人赏雪梅》。将刚刚那种文人骚客赏雪赏梅,谈雪论梅的诗情画意的意境给画出来三分!这诗画,是诸多巧合下才创作出的一幅几近入道的作品。 连那天下闻名的八大妖仙之一的白子岳也给引了出来,附身獒犬出来,提笔留下署名,见证这一下午发生的传奇。 虚脱了,彻底虚脱了,不指是洪易虚脱,杨桐四人也同样如此。当真是又惊又喜又恐又怕又兴奋!这要换个心脏不好的,非整晕不可。 四人骑上马时。都感觉有些全身发软无力,这不是喝酒喝的。而是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相信他们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个下午,甚至还将以这个下午为荣。 因为他们都知道,不论他们的身份多么高贵,但在岁月流逝下都将渐渐什么都不是,而这个下午,他们是见证者,某种意义上他们已是不朽,这是再高身份的人也谋求不得的。也是文人骚客毕身所求。 西山外,杨桐四人刚刚还一幅醉熏熏的模样,可一远离西山,刚进玉京城后不久,冷汗却直接在四人头上直流。 “当真是大幸运,来西山本想趁着大雪猎狐,一来能让最近受宠的元妃娘娘高兴,二来也能猎来两只纯狐做皮帽,本以为能发现纯狐窝是幸事,却没想到是天大的祸事,这西山的纯狐居然和那白子岳有关系,万幸啊万幸,若非有那位海外异人,今日我等要是对那几只小狐下手,怕是我们四个谁也别想走出这西山。” 这当然是个美妙的误会,就算没有王道一在,白子岳也是提前就在一旁守护了,也不可能让他们伤害到小菲小桑它们,白子岳自持身份,也不会向他们这些小辈出手,但是,杨桐四人不知道啊,他们自己脑补了情节,若不是王道一在这,他们必然是要强拿下那三只小狐的,那洪易在又怎么样?不过是妾生的儿子,洪雪娇可是二小姐,有她在也容不得洪易保住那三只小狐。 “我也没想到洪易会认识这位海外异人,前些天就听下人说了他要来西山为母亲扫墓,没曾想结识到他。” “奇人也,当真是奇人,玉京城中那些书生文人,狂生狂士,我等也没少见,但却没一个比得上这位,我等初见他时,现在想想他的眼神,是从容不迫,没有半点波动,我等身份告明了也没见他有丝毫变化,更绝的是那一首‘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此诗一出,当真是说到我等心里去了。” “对,也是因为这首诗,我等才没有对那三只纯狐下手,现在想想,还是一身冷汗矣,谁能想到那白子岳与这些纯狐有瓜葛呢。” “哈哈哈哈……哪里管的了这么多,再给我一次选择,这次西山我还是要来,这雪梅一二诗一出,还有那幅画,我等能在其上署名,此生足矣!”景雨行疏狂一笑,极是畅快。 “哈哈哈哈哈,我也是如此想的。”杨桐同样哈哈长笑起来,极是愉悦。 “咯咯……你们这两个狂生,现在到说些马后炮的事情了,刚才怎么不狂呢。”永春郡主娇笑一声嗤笑着。 “只是可惜了那幅画《题西山与友人赏雪梅》,那位白子岳有句话说到我的心坎里了,真想抢走那诗画,只是这种事太伤风雅了,万幸的是,我等署名成了那诗画的一部分。” “嘻嘻……世子确实不能这么做,那无异于焚琴煮鹤般的恶事……噫,景雨行,你也是这么想的么?”洪雪娇似笑非笑的看着景雨行。 ……………………(未完待续) ps:ps:感谢书友【暴走黑熊】【星辰255】【封网站】【h2】的打赏支持。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