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雪梅一、二 - 我的超神空间

第27章 雪梅一、二

…………………… 这一句‘红袖添香’当真是道尽了他们这些文人雅士,上等圈子的风流韵味,而且此诗句还没有丝毫淫秽气息,却又说尽了才子佳人间的风流韵事,当真是高雅无比。 “妙啊,妙啊,王兄不愧是海外来的异域雅人,这才子美人的事情,用这句诗道尽矣。”景雨行听的也是双目放光,不过眼角一撇洪雪娇,美人在旁却不好多说这个,他可还没有侍妾的,但与圈子里的权贵也时常逛逛青楼的,只是为了理国公和武温侯府的联姻,他在洪雪娇面前还是尽量要讨好她的,所以可不像杨桐那样的激动反应。 另一旁洪雪娇和永春郡主听了也不生气,实在是此诗确实极美,事实上这事也是一位古代女诗人所作。越是有才情才气的女子越是对这句诗没有抵抗力,男人想才女,才女何尝不想才子呢。都是憧憬,无非男女。 于是两双美眸如水,佩服崇拜的看着王道一,那眼神,就差冒几颗星星就能冒充棒子脑残粉了。当然这不是黑棒子粉,只是棒子粉最脑残……我去,这又黑了,哎,怪我怪我,都几十年了,还对棒子的事情耿耿于怀……本尊当真是太过分了,连这凡人时的碎念念也全斩给了我。王道一碎碎念的如此想着。 “这‘屋外西岭两尺雪,漫漫寰宇一片白’也极为贴切嘛,有道气,有诗情,此等佳作也是王兄所作啊?佩服佩服!王兄,能让你自称是千古绝句的诗篇,快快道来。我们等不及了。” “是极,是极,王兄。你是海外之人非我大乾人士,也不用忌讳在乎我们这世子郡主的身份。只管道来,便是说的差了,也无妨,今日兴致一起来此西山打猎巡游,能结交你这样的朋友,还听到‘红袖添香’,‘能饮一杯无?’这样的诗句,已是我们大幸事了。”杨桐一个兴起。端起一碗黄云酒送到王道一面前,轻轻一碰又是喝了一碗。 “小~”杨桐看到三只也是半醉的小狐也分不清谁是小菲小桑小淑了。“小狐,快快来将酒满上。”只是他唤了好几声,也没用,三只小狐喝的醉熏熏的,趴在酒桌上,唧唧啾啾的也说着胡话,其中一只小狐听到杨桐的唤声条件反射的要来倒酒,可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又倒下去了。 “哈哈……你这小狐酒量太差了。太差了,也罢,也罢。我自己来。” 一旁的仆人倒是想上前侍侯,但这时却是不敢,领队的护卫与管家上去拉住告诫,这正是主人兴致高兴的时候,仆人上前倒酒和小狐狸倒酒,那种意境可就不一样了,就算小狐不倒酒,可气氛意境还在,若仆人上去了那就破坏了雅事。暴怒的杨桐等人会活活撕碎了他们这些没眼色的仆人的。 “好,好。这酒好啊,那我就酒先来一首。唔,这首诗叫‘雪梅二’”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 “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却见他一字一顿的吟诵读出这首雪梅二,有雪梅二,自然有雪梅一,而这雪梅二已经是难得的上等佳作矣。 杨桐景雨行这两人虽喝的多,却都是练武练到了颇高的境界,此时虽有些醉熏之意,神智可没有半分不清楚,细细在嘴中重复咀嚼了一遍这首雪梅二,念叨完后,不约而同的大声惊啊了一声,两只手啪啪的拍着手掌。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哈哈哈哈哈……景兄,难怪王兄说不管雪好还是梅好,都是一样,说的太对了,哈哈哈哈……” “没错没错,我爱梅,杨兄爱雪,总是争执不下,但却忘了,这梅花虽香,若没了这雪,怎能显的出梅花的高洁,若雪景中无梅花幽香在,却又太过清冷,而若是没有我等诗篇应景,那就是太俗气了。这诗当浮一大白,浮一大白啊。”景雨行也学杨桐一般,倒满一碗黄云酒,畅饮起来。 不知不觉间,众人喝酒也忘了时间,此时已接近黄昏,恰好此时昏黄的天空又轻轻下起了雪,虽大,却不急,后面那句‘日暮诗成天又雪’,再贴切不过。 再看洪易,杨桐,洪雪娇,永春郡主,景雨行五人,在此时听着这诗,再看那屋前的梅花树上花朵与雪花争相绽放,如同春天一样艳丽多姿,生气蓬勃,幽然生香。 恰好应这‘与梅并作十分春’。 一时间,此时无声,唯有三只小狐还在那唧唧啾啾的趴在桌子上说胡话。 “美极美极也,但这只是雪梅二,还有雪梅一呢?这雪梅二已如此之美,但还称不上千古绝句,还有雪梅一呢?莫非那才是千古绝句不成?”洪易开口说话了。 王道一轻轻呵呵一笑,对着众人摇头摆手道:“莫急,莫急,雪梅一,这便吟来。” “世人皆争论梅与雪,杨兄爱雪,景兄爱梅,各有争执,但这雪梅一,却足以让后人息了这纷争。” 当即也不卖关子直接吟出了这一首在主世界现代华夏千古流传的雪梅诗。 却见他抑扬顿挫的再次吟诵: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呼~嘶呼嘶呼~ 此千古绝句一出,立时众人再无动静,唯有风雪之声,天地之间,众人的呼吸似也没了,唯余风雪声。 这首华夏千古雪梅诗,跨越了时间空间,甚至跨越了世界,在此地吟诵出来后,一种难言的意境笼罩着所有人。 此时无声胜有声矣。 白子岳静卧在雪地中,听到这诗,再看这雪,这梅,这天地。在这种意境下,心境不一样了,原来这天地在眼中也不一样了啊。 “我也曾见过无数回梅与雪,怎的今个才发现原来这天地间的景色如此秀丽,不在险峻,不在巍峨,只在这人生中常见的四季中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