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北冥神功与凌波微步(修) - 我的超神空间

第4章 北冥神功与凌波微步(修)

ps:此章为书友【轩辕杀人狂】而修,感谢他的指点,我在主角与段誉学习凌波微步上的禁忌没有说清楚,本能下忽略了这些内容,出现不小的bug,幸甚!书友给予指点,如今已改过来了! 感谢!道一的感谢不会只向打赏支持的人感谢,更感谢指出道一错漏的书友们,你们指出了,让道一修改后,对于其它书友是善事,对我更是大善事!谢谢! …………………………………… 王道也是心中火热,正要打开绸包,两人一同将那绸包上放到石室内的石桌上,细细一看,那白绸上写着字迹:”汝既磕首千遍,自当供我驱策,终身无悔。此卷为我逍遥派武功精要,每日卯午酉三时,务须用心修习一次,若稍有懈惰,余将蹙眉痛心矣。神功既成,可至琅嬛福地遍阅诸般曲籍,天下各门派武功家数尽集于斯,亦即尽为汝用。勉之勉之。学成下山,为余杀尽逍遥派弟子,有一遗漏,余于天上地下耿耿长恨也。” 看完字迹,段誉哀声一叹:“这可如何是好,神仙姐姐要我学她武功,去杀尽逍遥派弟子,这可怎么办,我也不杀人啊。” 王道在一旁好笑,不过还是一句话打消了段誉的顾虑。 “段兄弟,不用这么迂腐,这位女高人是逍遥派人,却让你杀逍遥派弟子,想来一定是那男高人负了她心,她心中不愤,才想要收个弟子完成遗志,想必是心中一时怨气,再说这时间都过去数十年了,那男高人和那些逍遥派弟子说不定死了个干净了,你也没磕首千遍嘛,不必这样,再说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们做后辈的,消弥杀孽定是功德无量的。” 这样说来,段誉听着有理,再说原著里没人劝,他不还是阿q心理自我安慰逍遥派人死光了吗,总的来说,段誉虽有些迂腐,却不是呆子,也就放下了心结。一同和王道打开了那绸包。 绸包中是一卷帛卷。 展开一看,第一行字----“北冥神功”。 其后写道:“《庄子》‘逍遥游’有云:‘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也。’又云:‘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是故本派武功,以积蓄内力为第一要义。内力既厚,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犹之北冥,大舟小舟无不载,大鱼小鱼无不容。是故内力为本,招数为末。以下诸图,务须用心修习。” 若抛去吸人内力的魔道功用,这北冥神功如真练至大成,绝对是以武入道之绝佳神功,王道的野心从未小过,穿越之前,也曾百思很久,武学之中,神功众多,《九阳神功》《九阴真经》《先天功》《易筋经》《神照经》《长生决》……一大串神功秘籍,最终还是选择了《北冥神功》在他心中,这是一门最神异的功法,吸人内力为已用,这与起点里那些魔道小说里的‘吃人类’小说何其相似,如果转换下角度,能吸人内力,那么是否能吸收天地间的能量,元气,灵气呢? 王道心中千思百转,段誉这时继续展开帛卷,“啊”的一声打断了王道的思绪,原来是背后面的裸女画像惊的面红耳赤,全身发烧。 王道细细一看,我去,这种古版的**看着也没啥啊,可难为了处男段誉还是被刺激的不轻。连忙松开手避过不看。 王道则淡定的一直翻看着,心中鄙视着段誉,小样,我第一次看苍姐的a/v爱情片也不至于像这样啊。 段誉在一旁看着,心中欲言又止,王道也不想多逗他,开导了他一下。 “佛家有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段兄莫要以有色的眼光来看,淡定一点,淡定一点就好。” 段誉心想也是,神仙姐姐哈哈过‘以下诸图,务须用心修习’我遵命而行,不算不敬。给自己找好理由后,终于可以放心的看神仙姐姐裸、像了……啊,不对,是练功了。 帛卷后面则是北冥神功的详细练法。那图像之上也标明了穴位与线位,只见上面又有字样: “北冥神功系引世人之内力而为我有。北冥有水,非由自生。语云:百川汇海,大海之水以容百川而得。汪洋巨浸,端在积聚。此‘手太阴肺经’为北冥神功之第一课。” 后又写道:“世人练功,皆自云门而至少商,我逍遥派则反其道而行之,自少商而至云门,拇指与人相接,彼之内力即入我身,贮于云门等诸穴。然敌之内力若胜于我,则海水倒灌而入江河,凶险莫甚,慎之,慎之。本派旁支,未窥要道,惟能消敌内力,不能引而为我用,犹日取千金而复弃之于地,暴殄珍物,殊可哂也。” 本派旁支,未窥要道,惟能消敌内力,不能引而为我用,犹日取千金而复弃之于地,暴殄珍物,殊可哂也…… 王道细细琢磨着这话,这本派旁支,怕不就是那丁春秋的化功大法了,未窥要道……不能引而为我用…… 这么说,实际上,这北冥神功的练法是可以消化内力的,段誉后面那么时灵时不灵的,是因为只练了三十六分之一,我可没这么傻。 想到这,王道掏出自己的手机,展开全部帛卷,嚓嚓把北冥神功连着后面的凌波微步给备了份。心满意足的检查了下相片的质量,很好,都清晰可见,这国产的盗版智能机照相功能也是扛扛的。 好嘛,这下子不怕这败家子把好好的完整北冥神功给弄的只剩下三十六分之一,真是败家!这才有心情看看欣赏着那长卷上的裸女画像,或立或卧,或现前胸,或见后背,情绪也或喜或愁,或含情凝眸,或轻嗔薄怒,神情各异,三十六图像都有颜色细线,注明穴道部位,练功法决。 大致的翻看了遍,后面的‘凌波微步’把王道难住了,那些足印也就罢了,后面的都是易经的方位专业字语,“妇妹”“无妄”什么的,哪里看的懂?只看的头大不已。 还好身旁有着段誉。 王道躬身对着段誉一拜,惊的段誉连忙上前扶起,说道:“王兄这是何意,折煞小弟了。” “段兄弟,我沾你福运能练此神功,值得我一拜!这是其一。” 接着又是一拜。 “段兄弟,这后面的凌波微步上的易经术语,我王道不学无术,却不怎么精通,段兄是诗书世家,定是懂的,这一拜,望段兄指点一二。” “王兄,不要这么客气,应该的,应该的。” 王道最后又一拜。 “段兄弟,感你恩义,王道心中感激,这第三拜,是拜我前方有路的感激之情!” 拜完三拜,段誉生生受之,心中感慨,这王兄是性情中人啊,只是这北冥神功有些邪门,真要练的话,真的好吗? 段誉脸上的神色,王道瞬间秒懂,知道他心中顾虑,正色道:“段兄弟,可是觉得这北冥神功吸人内力有伤天和?” 段誉点点头。 “那,段兄弟,这世上刀剑都是伤人杀人之物,是否更伤天口?所谓刀剑在手,用之于正则正,用之于邪则恶,段兄弟,练这北冥神功,只求遇强人时可自保,遇到恶人再吸去内力废其武功,反倒是善事喽。”段誉听之有理,神色渐缓。 接下来两日时间,二人细心琢磨北冥神功,正确的说是专注于凌波微步,北冥神功,有图有练法,到是不难学,可凌波微步就不行了,这两日间都是王道在请教着段誉,两日间王道学的个七七八八。 因为王道的原因,段誉提前两天找到北冥神功,又因为王道的请教,北冥神功没怎么练,可凌波微步却比原著里提早入门了,不论是段誉还是王道至少有了初步的自保能力。 关于凌波微步的学习其中还有一些波折,首先凌波微步已有说明需要有内功根基,否则强练之会造成会造成自绝经脉的危境。 幸运的是,段誉的家世怎么说也是武林世家,就算他自小不愿学,可长时间的熏陶都有些经验和常识,而王道本人是国术入门练的就是控制肉体的劲力,讲究的是控制,虽然与经脉中的能量不太相同,可好在两人都是聪明人,一点一点的试验,练凌波微步刚刚产生一点内力就会停下,慢慢调理,就像拿到架照刚刚开车的人,一开始只敢在没人处跑,慢慢的,次数多了,就可顺利入门了。 学成之后王道也是感觉自己本心的作为是对的,许多穿越类小说里有写到主角穿越到天龙世界会夺去段誉机缘,自己练北冥和凌波,王道现在想想,如果当初自己也是这般恶意,就算不走火入魔肯定也有苦头吃的,练国术都有很多禁忌,更别说这涉及人体能量的内功了。 到了第三日,和王道约定好的,两人出了这福地,结伴出去找到万劫谷,为救钟灵而去。 在福地中找到出口,两人练凌波微步有成,在山石路上,也走的轻松,路上有王道自备空间的食物和水,也不怕饿,终于来到了一处过江的铁索桥,桥边石刻上正是“善人渡”三个大字。 踏上铁索桥,扶着铁索,两人凌波有成,除了有些心慌,却走的有惊无险,走到桥头。 “哈哈……王兄,凌波微步果然奇妙,若是以前我走这路怕是要吓个半死也不敢走喱。” “人呀,要的就是个自信,自在,钱,权,势,力,都是自信的根源,你以前只死读书,却不明书中大道,不能活用知识,现在出来走出个万里路来,如此当明白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想必现在不会在抗拒北冥神功了吧,用之正则正,如凌波微步,赶路行走,这不是轻松异常吗,你说是不是啊。” 段誉微笑,点头称是,对着王道拱手:“是极,是极,多谢王兄提点。” 两人在桥边只歇了片刻,依着钟灵留下的路径,快步而行,找到一处大森林,前方正是“万劫谷”谷口。又照着钟灵的指点,绕到树后,拨开长草,树上出现一洞,正是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