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黄云新煮酒 - 我的超神空间

第24章 黄云新煮酒

…………………… 洪雪娇当先一步,喝斥了两声,将獒犬退了回来,走进一看,正发现王道一和洪易正坐在屋内煮酒,酒已煮的差不多了,正散发着酒香。 几个权贵二代一闻这味就知道这是玉京城有名的黄云酒,这美酒是特制谷酒,酿成后酒水清澈,但还有些沉淀物在酒水中现出黄色似云彩一般的特色,是已被称作黄云酒。 这酒自然不算太高档,但也是中档往上层次的美酒,并且很多年以前还因为这黄云酒有两位颇为有名的诗人著诗而成,颇有底蕴,渐渐的这酒也成了文人骚客聚会时必备美酒,喝它似乎能沾些读书人的文人雅气,而且这酒的价格不高但也不会很低,恰好适合人读书人诗人集会时所用,说来已成了玉京城文人的默认美酒了。 他们都是附庸风雅之人,时常参加这样的举会,也常喝此酒,自然是熟悉的。 “噫!是你,洪易,你怎么在这?”洪雪娇轻声疑惑问道。 洪易这时回过神来,发现洪雪娇等人的装扮就知道他们是来这西山打猎的,为了小菲它们的安全,这时怎么也不能怂啊。 当下站起身来道:“原来是二姐啊,我在府中呆的闲闷,所以来到这西山为母扫墓,闲时无聊遇到了来此西山定居的道一兄,结识为好友,是以在这住了下来,等到来年开春时还会回去的。” 随后洪易指着王道一道:“这位是王道一,王兄,我和他一见如故,是以叫他道一兄,道一兄,这位是我二姐。洪雪娇。呃,不知,二姐身后这几位是?” 洪易的身份虽低,但再怎么说也是洪玄机的儿子,场面上的事还是要过一下的,洪雪娇介绍道:“洪易。这是理国公家的景公子,这位是永春郡主,这位是成亲王世子杨桐。” 好家伙,这几个身份一个比一个高贵,洪易心中如是想着,但还是不卑不亢的向三人施礼:“洪易见过景公子,见过郡子。见过世子。” 这时的王道一起身站了起来,双手拱手一拱淡然一笑道:“原来是洪易老弟的朋友,你们好,我是王道一,见过诸位。这大雪初下,正是赏雪赏景的时节,我与洪易老弟,还有我这几个学生在此煮酒赏雪赏梅。几位可有兴趣一起啊。”随后也不管他们答应不答应,又坐了下来。 按照俗套剧情。此时该有飞扬跋扈,且谄媚主人的恶奴上前怒斥一句:“无礼,你是什么身份,这般失礼。知道我家主人什么身份?来人啊,给我……” 但是回归现实,却没有这样的事发生,而是有贴心仆人凑到几人跟前小声说了几句,隐隐的能听到正是王道一的身份来历,还有来到玉京城的‘轻送宝珠’的事情。 “王道一?这名字听着有些熟愁,似乎前两天听过……”世子杨桐轻声嘀咕了一句,听到仆人的话后,这才轻轻点了点头,哦,原来是这位海外异客,倒是个雅人。 海外花果山来客,一心求道,老师怒斥其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来到玉京城后,轻易将价值千金的宝珠送了两个读书人,只换了几间不值钱的屋子和书,这样轻慢钱财的行为,举止言行却颇为不凡的人,还真的在读书人的圈子里传开了,渐渐也在玉京城的权贵圈子里有所耳闻。 “唧唧……啾啾……”~! 小菲小桑和小淑开始还有些害怕,但见到两位先生认识来人,而且那十几只凶恶的獒犬也被仆人拉到了后面,这时才壮了壮胆子的轻声叫了几声。 一群人自然是早就看到了这几只雪白的小狐狸,洪雪娇,杨桐几个眼神一亮,很是讶异,这般纯白毛发的纯狐,看上去灵性极高,是极为怕生怕人的,居然对王道一这般亲密。 “小菲,小桑,小淑,你们这般太失礼了,先生我来了客人,这般怕生可不行,来来来,这黄云酒已煮热了,快倒上美酒。” “唧唧……啾啾……”的叫了两声,似在应答一般。 小菲三只小狐不愧是开了灵智的纯狐,当下似乎明白了什么,虽还有些害怕,但还是颤颤微微的走了过来,各自拿着酒勺将煮好的黄云酒倒满了五只碗里。 三只小狐狸被先生喝斥,倒美酒?此景看在杨桐众人眼里,带来的是一种莫测的气度和风雅,四人神色开始有些变了。 此时王道一轻轻敲击着酒桌,又拿起一碗黄云酒,遥遥对着杨桐洪雪娇四人,吟了一首诗:“黄云新煮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我煮好了黄云酒,烧旺了小小的米炉,天色将晚,雪意渐浓,诸位可否一同与我共饮着美酒? 此诗是唐代白居士晚年最有名的一首关于,好友,雪,酒的古诗,诗情画意,极具意境,王道一略略改了下开头,在此时吟出,当真是一个大杀器,这四人的身份哪一个不是自幼饱读诗书的人,越是如此,越是能听出这简短诗句中的极深意境。 就连那背后的奴仆护卫听到如此应情应景的诗句,都听的如痴如醉,更何况这两男两女?他们身份再高,也摆脱不了诗人雅士的风雅追求,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就相当于天朝的文青分子,越是身份高贵,反而越是更喜欢这些高雅的东西。 王道一的神情,气质,平等的语气,还有此诗所营造出的氛围一下子戳中了他们的g点,瞬间就嗨了! “哈哈哈哈……好一个能饮一杯无,王兄的诗如此盛情,我杨桐怎能拒绝,只好却之不恭了,来来来,永春妹妹,你也来就坐在我旁边吧,侍卫,搬来几张椅子” 杨桐是四人中身份最高的,他发话了,谁敢不听,当下就有仆人拿来四个简易折叠椅来,永春郡主虽是女人,心中对此诗也是无法抵抗,杨桐都发话了,她乖巧的坐在了旁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