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心若冰清与静静模式 - 我的超神空间

第19章 心若冰清与静静模式

………………………… 王道一分心杂念想道,凡人时的我,依旧是这般资质不堪,这第一步居然这般艰难,也难怪现代人没有几个能入得观想真谛的。 想到此,又觉不对,我这么想就是杂念,随后又在心中默念:心若冰清,天塌不惊,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这是取自风云世界的冰心决的最重要的一句心法总纲,王道一明白自己的杂念扰乱了精神念头,但也不急不恼,这世界是偏唯心的世界,不是现实的唯物世界,也不是七龙珠那般唯力量,唯意志的世界,或许在力量与境界上,王道本尊可能完爆阳神世界所有人,但是凡人层次的王道一,但在心之修炼上,却连现在的洪易也比不上。 但毕竟本尊的境界与力量站在了极高的境界上,他也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心中不焦不躁,默念这冰心决总纲,渐渐杂念越少,注意力越发集中的构造中脑海中的观想的灵光构成宝塔的过程。 这是第一步,定神,定,是安定,神,是精神与意志,站在一个极高的角度上看,这个层次要讲究的东西太多了。 这种打根基的东西,再怎么重视也不为过,就像婴儿初生在母体孕育一样,十月怀胎,越是足月才越是健康,早产儿在童年,少年时期,营养跟的上的话,或许长大后与常人无异,但终究先天弱了别人,这种事若放在修道上,更是如此。 所以王道一才会在与洪易告别时那般告诫,洪易有多年专心读书入静的底子在,如同一个天生的婴儿,初学《宝塔观想出壳法》。就如同一个婴儿未经母体孕育就出现在那里,然后‘出壳’,那便是婴儿出生未爬先跑一般。也是他天赋异禀,又被大势气运所钟。又心灵聪慧,悟得易之道理,方才能走向未来那极高的境界。 但这是独例,换成旁人可不行,普通人是学不来洪易的,也不能学,不然强自学习,很有可能精神受损。变成脑残。 而这《宝塔观想出壳法》王道一初学乍练,又发现了一个隐藏大坑,这功法应该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步观想宝塔,宝塔观想的越是清晰,越是根基劳固,这样到出壳时越是神魂强大。随后才能第二步出壳。 此法该分为两个境界,或者两个小部分才对,一为《观想宝塔》二为《宝塔观想出壳》! 可这法门却是将观想宝塔与出壳连在一起的,实在是隐藏的巨坑。常人不明此理,若没练出来神魂出壳也就罢了,若是真的神魂出壳了。也会是个早产却病弱的神魂,后续别说是突破鬼仙,怕是连阴神都是个大瓶颈。 而这一点在那本得自李飞白和方安这两位世家旁支子弟里的《宝塔观想出壳法》也没有提到的,王道一恶意的想到,世家那么多道术高人,真的不知道这个吗?恐怕李飞白与方安也是被主家嫡系给暗中坑了吧,也难怪他们修炼此法多年却困于夜游之境,无他,他们不知关窍。练这《宝塔观想出壳法》已然大失神魂潜力了。 这两人总归是有助于我,日后且助他们一把吧。 就在王道一专心观想宝塔时。在另一边的静室中,洪易也做好准备。开始修炼道术,他回忆起那法门中的所有步骤,心中聪慧明悟这些步骤都是为了入静,但明白大道至简,这些东西本质只不过是让人心静下来的方法,中间的那些沐浴,念咒,手决什么的都是辅助心静的方法。 心中明白这个道理,洪易嘴角微撇,轻轻一笑,起身来到静室中的桌子上,有涂老准备好的笔默纸砚,他上前就坐在凳子上,拿起毛笔,研磨墨水,拿过一张稿纸,沉心静气,握好笔,在上面开始书写字静。 横横横竖竖横……那是一个静字! 洪易进入日常码字,不对,日常书写模式,脸上露出自信的模样,心态渐渐平和,心中安宁,如此之下连写了三个静字! 在‘别烦我,我在写静静,也别问我静静是谁’的静静模式下,洪易的心情安静了下来,在写字时,特别是在写静字时,洪易都是极为自信的,他的一手书法,已经独有一派气象,被人称赞,草书奔蛇走虺,字显精神,骨骼嶙峋,力透纸背……不然那小理国公景雨行也不会赏赐价值数百两的文房四宝,就是看好他的不凡与潜力,饶是如此,照样被傲骨天生的洪易拒绝了。 在静静模式下写出了三个静字,洪易也真正的安然静下心来,坐在一边,闭上眼睛,开始在脑海里观想七层宝塔。 同样的观想过程,王道一还在一点一滴的冥思构造,时不时的会崩溃,又要重新观想,而换成洪易这里,却是水到渠成一般,一幢七层宝塔在脑海中跃然成型,洪易自觉得这并不怎么难,甚至还顺势尝试着登到塔顶最顶层时,奋力往前一跃,却没有成功出壳。 当然这是他没找到诀窍,心思还未真正定下心来,再次沉思下,他想到了母亲还在时,有一次带着他登上玉京城第一塔‘宝月塔’时的情景。 那塔有十三层,一层一层往上走,站在高处,俯瞰整个玉京城,回忆着母牵着自己的手,在楼顶上…… 洪易的思绪陷入了回忆中,也自然而然的将精神全部凝入其中,到最后,回忆到自己往塔下观看,看着塔下拳头大小的行人,站在如此高地,几欲让人晕眩。 “就是这种感觉啦!”洪易心中明悟,正是需要全身心的观想着以大毅力观想着自身从宝塔下一跃而出的感觉。 但他想到了书中说要檀香的护持下才能出壳的,随即按捺中心中的激动,拿出白天向涂老索要的檀香。 点着,檀香散发出清香,有着宁神的功效,洪易再次静坐,很快又静下心来,再次观想出七层宝塔,刚刚他已经找到窍门了,相信这下一定能成功‘出窍’的,这种感觉就和玩游戏马上要升级一样的急切与兴奋。 洪易此时就要心中一横观想跃出,却突兀的心尖一颤,心灵一丝灵光颤动,宝塔微微一抖,源自心灵最本能的心灵回忆起了王道一的话语。 ……………………(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暴走黑熊】【空我非我】的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