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磕首千遍,供我驱策 - 我的超神空间

第3章 磕首千遍,供我驱策

ps:感谢书友【天涯道尊】的打赏支持!o(^▽^)o! …………………………………………………………………………………… “王兄,你这无中生有之奇能,莫不是道家传说中的袖里乾坤之术?” “呵呵,小道尔小道尔,是那洞府中的高人留下的法宝,已与我灵肉合一,那法宝内藏数十丈空间,我念动法决就可放取杂物,莫看我现在浑身无物,却自带空间的哦。” “古人言,纳须弥于芥子,果真如此,古人诚不欺我啊!此等奇术,太神奇了!”直到这时段誉才真正相信王道是那修真寻道的奇人高人。 两人在这谷底,侃侃而谈,一直走,又找到一处石壁,那石壁有如铜镜,走到近前,抬头见月亮正圆,清色月光洒在湖面白银一般,眼光顺着而去,忽然看到那玉壁上赫然有两个人影! 段誉惊喜大叫:“仙人,是仙人,王兄,你看是仙人。” 王道拽住段誉,指了指人影子,又指了指自己的影子,示意道:“这是我们自己的影子。” “段兄弟,这就是光学折射了,月亮将你我的影子映在这小石壁上,再近射到隔湖的大石壁,我们站在这镜子中间,大镜子照出小镜子中的你我,这才是元量玉壁的真相。想来当年肯定是有两人在这里练剑,本有一男一女,后来男的走了,只留下女的,后来怕是死了,所以仙人也没在出现过。 段誉这才放下狂喜,又听王道说:“看来这地方有人住,走,再往前找找,也许能找到出路呢。”段誉心中急切,连忙跟着王道一同而去。 来到石壁前,看到了一把长剑的影子,正对着一块大岩石,一番周折,推动岩石,缓缓转动,露出一个洞穴。 “哈哈哈哈……好好好,段兄弟,你果然是有大气运之人,我跟着你又找到了高人洞府,这次定然有大收获,来来来,你我都是有大仙缘之人啊。” 段誉心中也是大喜,一同走进洞去,王道又从怀中掏出手电筒,光芒射出,又是惹得段誉一阵惊叹。 往前走了十多步,正看到一门,两人上前推开门,不见有人,继续前行,前边又是一扇门。将门推开后,两人眼前陡然光亮。 王道将手电筒关掉,眼前是座圆形石室,光亮从左边透出,却朦胧不似天光,却还能看的清。 那光亮之处,有游鱼掠过。 原来那是一块大水晶镶在石壁之中。 “奇人高人啊,在这里搞出个水族馆,这高人绝对不是一般人啊。”段誉听了,对水族馆三个字略略有些奇异,细细想来已明白其意,身旁的这位王兄看来是见过这个,也没太多细想,双眼凑到水晶向外瞧去,里面碧绿水流不住晃动,鱼虾水族来回游动,极目所至,竟无尽处。 他恍然大悟,原来处身之地竟在水底,当年建造石室之人花了偌大的心力,将外面的水光引了进来,这块大水晶更是极难得的宝物。 两人又走走看看,室中放着石桌,上面都是女子所用之物,继续往前去,一处石壁上有一道缝,他忙抢将过去,使力推那石壁,果然是一道门,缓缓移开,露出一个洞来。向洞内望去,见有一道石级。 王道又打开手电筒,光束探去,石级下不远处又有一道门,两人走去,推开门,段誉差点惊呼起来。 一个宫装美女,正手持长剑,对着他们。 “别叫,那是白玉雕成的玉像,不是真人。”段誉细细一看,果然,那女子虽然仪态万方,却似并非活人,这玉像与生人一般大小,穿着淡黄色绸衫,可那双眸子却莹然有光,神采飞扬,也不怪段誉认错。 段誉脸红着对王道施礼:“王兄莫怪,我也是一时眼花。” 二人四处打量着四周,那东壁上写着许多字,大都是一些《庄子》中的句子,大都出自“逍遥游”、 “养生主”、“秋水”、“至乐”。 段誉是一位爱读书的书生,对于书法自然更是大爱,那壁上的字迹吸引着他的目光,不时的开口说道:“王兄,你看这里写着‘无崖子为秋水妹书。洞中无日月,人间至乐也。’想必这无崖子和秋水妹,定是数十年前在谷底练舞剑的两位了,这玉像多半就是他了,这无崖子高人能伴她长居与此,到真算是人间至乐啊。” 说完又嘀嘀咕咕的念道着壁上行字,嘴中还念着好字好字。 王道可没闲空夫理会这二货了,径直来到那玉像面前,假装左右看了看,忽然对着玉像前的两个供人跪拜用的蒲团说:“这里为何有跪拜用的蒲团?这玉像是定是那秋水妹了,怎么会跪拜自己的玉像呢?” 王道蹲下凑近一瞧,果然,那玉像双脚的鞋子内侧绣有字迹右足上是:“磕首千遍,供我驱策”八字,另一左足上是“遵行我命,百死无悔”八字。 段誉好奇的凑近观看,当下喜道:“是了,是了,王兄,这定是高人定下的规矩,我俩不如先磕首千遍,再看其它。” 深知原著情节的王道哪里会冤大头的真去磕这个这头,王道活了这么多年,除了小时候和给爷爷奶奶拜年磕头要压岁钱,哪里磕过头?更别说百遍了。心下却有说辞。 “不必的,这等前辈高人都一个路子,我上次在海外那岛上洞府里,也磕了千遍,磕的我直晕了半天,才知道原因,你看着啊……”王道拿起那小蒲团,用手一撕,小蒲团上的蒲草破裂,露出一个白色绸包。 段誉这时恍然大悟,原来磕首千遍的用意是在此啊,这蒲团被磕了千遍,这高人留下的东西自然出现了。心下想道,看来王兄定是受过苦楚,是了,是了,磕头磕千遍,定是腰酸背疼的紧。 想到此,段誉却有了决断。还是双膝跪地,恭敬的磕了九个头。 “神仙姐姐,磕头千遍太多了,小生先磕九头,日后定当时常磕头,补下次数,莫怪莫怪。” 王道在一旁看着,一半好笑,一半却是对段誉的行为颇为赞赏,这样的段誉倒是比原来那傻傻的磕首千遍的段誉聪明了些,还知道分期付款呢,可惜啊,我不是古人,没有这等束缚。 “段兄这般心诚确是好事,也罢,虽不想跪,但受我九拜,也表我心意。” 王道端端正正的走到段誉身旁,双手合抱弯下半腰,躬身九拜。 “前辈留下遗泽,后辈有幸得之,磕首千遍太多,我心诚足以,拜你九拜!” 段誉这时起身,心中暗自点头,这人值得一交,虽然傲气,却不是恶人,王兄不是俗世凡人,如此倒真是心诚了。这时才凑近前说道。 “王兄,王兄,快快看神仙姐姐留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