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这是个唯心的世界 - 我的超神空间

第12章 这是个唯心的世界

…… “道理最大?!?!”元妃听到这个答案先是一喜,似乎恍然大悟一般,然后忽然又眉头紧皱,脸色极是特异,因为她这时又听到了王道一的答案:“唯知识与力量最大!” 这一刻元妃似有所悟,而一旁的洪易同样紧皱着眉头,双目看向王道一,目光中带着些许莫名的味道,似置疑,又似道不同却没有不相与谋的敌视,很显然,但两人都有些无法接受王道一的答案。 “这是唯物者与唯心者,实干家与哲学家的两种不同思想方向,世界不同,规则不同,文化虽相似,内在却早已天差地别啊。”王道一并不奇怪两人的反应,两人并不是见识低,也不是境界低,只不过是站的角度低罢了。 洪易此子,是真读书人种子,从小经历苦难,内心坚毅,读圣贤书明白了其中真意,会觉悟道理最大这一个最本质的东西并不奇怪。因为这确实是真理。 而元妃按理说是一位妖仙,妖王,历经世事,才成就鬼仙,她本就不是人,本该明白禽兽动物们的“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力量为尊的理念的,但奈何世界规则不同啊,在阳神世界,‘道理最大’确实是真事! 这是一个唯心的世界! 而主世界,至少现代的主世界是个唯物世界,哪怕是数千年前的古代诸子百家,哲学家,理想家只能影响人类的心灵,却无有一丝力量,因为那是个唯物世界,是最本质的世界,哪怕是如今的地球修真界,修炼界复苏。纵然心有万千,不修炼,没有权势,没有力量,没有知识,是不能影响现实的。 可这个世界不同。这是个心灵与道理,精神与意志,直接能显化的世界,这里的读书人只要真的领悟到某种道理,就可一朝度雷劫,拥有以一敌万的杀伤力。 这里的诸子百家有着更加赤果果,‘不要怂就是干’的理念! 要知道哪怕是现实主世界。著名的孔圣人,都干出过‘诛少正卯’的故事! 诛少正卯是个极少极少显于人前的孔子无法洗去的一个污点,是九成九儒家学子无法回避,也让人尴尬的事情。 少正卯,春秋时代鲁国大夫。少正是姓,卯是名。 在当时,少正卯和孔丘一同开办私学,招收学生。少正卯的课堂多次把孔子的学生吸引而去,当时只有颜回没有去!后来。孔子任鲁国大司寇,上任后七日,诛少正卯于两观的东观之下,并暴尸三日。 这其中到底隐藏了多少恩怨纠葛。少正卯是否曾经‘迫害’过孔子,孔子为何如此暴怒,杀人还不够?还要暴尸三日?! 为何,因为这是理念之争,当然,此事在界多有争论,有说此事是虚构,有说此事是实情,但不管有还是无,确也能看出理念之争的可怕。 将这件事放在唯心的阳神世界呢,事态恐怕要发生的更加恐怖,事实也是如此,此世界的中古诸子百家,为了理念大多数殉道了。 因为当年诸子百家干了一件大事!他们将圣皇的位置从九九之尊削成了九五之尊。 要知道上古时代的初代圣皇立人道规则,管亿万人类百姓,更有无数鬼仙,人仙,造物主,只是后来,圣皇一代传一代,虽然力量都不变,都是阳神强者,但有句话说的没错,绝对的权力必将孕育绝对的腐化,在时间来到中古时,那一代的阳神圣皇,行事荒唐,视人命为草芥,做了很多坏事,从圣皇变成了魔皇。 而在当时,一代代圣皇的稳定统治,也将人类文明的知识一代代提升,从而产生了大量的,读书人,这些人不修道不练武,只会读书,却将书中道理读通,又明悟自己的道,从而立志,立德,立行!自身精神念头强大纯净,一修炼道术,飞到雷霆中,弹指便可渡过七八重雷劫,成就造物主之境! 按理说就算是九重雷劫,也打不过身为阳神的圣皇的,但奈何他们有殉道之念,这些数量数百之多的读书人,为了心中的理想与理念,硬是将圣皇打落天座,削去圣皇之位,制约皇权,消去了四道,将九九至尊,变成了九五之尊,并建立道德文章,礼义仁意束缚了皇权。 可见读书人的道理确实是此世界最大的,因为他们是不服,咱就真的来干!最重要的是他们的道理是真的有力量的! 哪怕是万万岁的阳神也不行! 洪易是读书人,真读书人,他有着此世界中古诸子百家的真性情道理最大的理念,所以在日后也成了易子,为了理念,为了道理,他甚至可以吃人!为此不惜一切!这是一个纯粹的求道者,为此愿意付出一切。 诸子百家的大恐怖,读书人的大恐怖也因此传遍了世界,香狐王元妃不过是一个二劫雷劫鬼仙,自然更懂的,更领悟到了‘道理最大’的可怕。 也唯有领悟道理者,才能突破七重雷劫,成就造物主之境,因此洪易的话虽简单,却道尽了修行的本质,元妃也极是认同此话。 相信这话放在任何地方说出来,也必将是真理,旁听者无人会反驳。 但在这里,王道一给了不同的答案,他说,知识与力量最大,为何?因为他并不是此界之人,在主世界,知识与力量才是最大!这也是放之诸天万界也说不破的大道理。 你让阳神来到现实主世界试试?扯一句道理最大?不用王道出手,世界规则就能碾碎这‘道理最大’! 洪易问:“何为知识与力量最大?道一兄,还请解释!”洪易难得的神色极为庄正。 王道一呵然一笑,转头看向香狐王元妃。 “元妃娘娘,我听老师说过,大乾朝有几个皇帝和太子死的很蹊跷,似乎是可以解释我后半句的力量最大。” 元妃闻言双目直瞪,她有些明白了,确实,力量确实最大,比道理,比道德礼节还大,因为大乾朝有几任皇帝和太子死在了这‘力量’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