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道病 - 我的超神空间

第7章 道病

…… 道病,是王道自己新创的一个名词,是他成就五阶后,在自己世界全知全能后渐渐产生的一种病,时常会陷入莫名的沉思,思考着前方道路,甚至发散性想到其它东西,比如,我为什么是我,我是谁?宇宙为什么存在?宇宙存在的意义是什么?长生不死是否是个虚妄 ,凡人一生一死,是否才真正完整?还有刚刚王道一想到命运问题等等。 这些问题如果是凡人来思考的话,最多是沉思片刻就完事了,因为凡人生命短暂,有太多东西要忙,忙学业,忙上班,忙赚钱,甚至忙泡妹子,没有几个会无聊的思考这些在很多人看来很扯蛋的问题。 但对王道来说,对一位五阶者,一位已经长生不死,世界不灭他即不灭的存在来说,那就是大问题了,正因为长生不死,正因为有充足的时间,一旦陷入到这些问题,他的意识想要回归,可就不像凡人那样简单了,甚至会因为想不通,想不透,想不明白等等结果,而 产生自我怀疑的地步。 王道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他知道问题的本质出在两方面。 第一,是本身自我意志不够强大,凡人有厌世自杀者,很多就是因为自我怀疑,比如这般想,既然人早晚会死,早死晚死不都会死,我现在就去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样的事对凡人来说都是大问题,更别提王道这样的五阶者了。一个搞不好,王道只有两个结果, 要么意识险入不知时间的世界中,彻底沉沦,念头的思考慢慢变慢。渐渐的甚至如同星球一样,一个念头都要千万年的时光!除了同阶者,没人能唤醒他。但现实里连三阶才刚刚出现几个,五阶的话那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第二个结果是意识渐渐虚无。自我泯灭。这就 是道病! 第二,也是问题的主要起因,王道突破五阶后,与世界融为一体,与世界成长,世界即他,他即世界,等于他将自己的身体放大了无数倍。可驾驭这身体的还是原本的灵魂与意志。 就像一个婴儿的意识来主宰成人的身体一样。王道就是这种情况。 也是发现了这点,王道想到了神话传说中的斩三尸成圣之法,分化出了不带有任何力量的王道一,将道病全都斩给了王道一,又将王道一踢到阳神世界,以世界时空阻隔道病的再次传染,这样王道本尊就暂时安全了! 而王道一,却还是个凡人,来到这阳神世界后,就算这道病发作了也没问题了。比如刚刚的魔怔发呆,如果是王道本尊的话,想唤醒的话。不知要费多少事呢,而换成王道一,那就简单多了,洪易轻轻摇晃下身体,就回过神了。 “如果我是三尸之一,应该不是善尸,我可没圣母的想法,也不是恶尸,我连抢洪易的‘易道’机缘都没想过。也不想灭世什么的……那么一定是自我尸了!” “自我湿??感觉好邪恶啊!!!”王道一不禁发了个哆嗦,呸呸呸。我什么湿都不是,我就是我! “王兄。你怎么发抖了,这天黑了,确实有些冷了,一定是今天在外呆久了受了些风寒,来来来,快进屋取暖吧。”洪易关切的扶住了王道一。对于这位好心人,他是真的关切,同样是资助,那小理国公景雨行‘打赏似’的高档文房四宝,他是毫不犹豫的拒绝,而王 道一的资助则要人性化太多了,因为王道一在邀请洪易一同住下时,明说了洪易是要交住宿费和房租费的!当然,一个月也就几吊钱而已,当真是不算多。洪易的感激有很多,别的不提,光是那书随便看就足矣了。 洪易话音刚落,正巧一阵北风呼啸而来,吹的人浑身哆嗦,王道一顺嘴说:“是了,是了,洪易,我确实是今日指挥他们摆放家具时受了些风寒,先去书房吧,那里有火炭取暖。” “还有,为兄确实痴长你几岁,但我都叫你名字了,你也别太生分,别王兄王兄的叫了,这样吧,叫我道一就好。” “这,好吧,王,呃,道一兄,里面请。” “你啊,还叫什么道一兄。” 洪易退后两步,长揖作礼:“道一兄,年长我几岁,本就是我兄长,又邀请我一同住在这书屋,可以看这些书,让我不受风寒,温习功课,如此恩德,如同长兄一般,叫王兄确实生分了,但叫道一就失了礼节,所以道一兄的称呼不能改。” “大乾朝的读书人礼数太多了,为兄在花果山和师兄弟们可没有这么多礼数,心若真,若诚,叫不叫兄长都是一样,反之,若心里不真诚,叫的再亲也是虚伪。” 洪易再次长揖。 “道一兄,教训的是,洪易明白了。” “呵呵,你呀,算了,随你了……我看你一时半会是改不了这酸秀才的风格了,来来来,快来帮我把火炭点着吧,” 洪易年少的嫩脸,一阵通红,虽然火炭还没点着,心里却早就暖洋洋的了。 屋外寒风呼啸,屋内,王道一与洪易围着火炭坐下看着书,浑身暖烘烘的,只听屋外远处深山,遥遥传来些许凄厉的嚎叫声,似狼嚎,也似狐鸣,颇为吓人,但在这屋中,洪易却是说不出的安心。 洪易翻看着书架上的书时,翻到了前不久看过的《草堂笔记》,这并不是一本讲科考所用的书,应该说是一本神怪笔记,洪易前不久看它时,是因为这书是前朝宰相李严所写,但写的都是妖魔鬼怪,道士神仙,才子佳人,女仙狐仙。 笔记内容虽写的荒诞,但寓意很足,是以洪易印象颇深,他又想起了那天想的一个问题,于是拿着这本书,对着王道一说。 “道一兄,可看过这《草堂笔记》?” 王道一伸手拿过《草堂笔记》,却又放到了一边,轻叹了一句道:“自然是看过,这笔记写的是很真实。”(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6章 好心人

下一篇   第8章 狐仙应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