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数理化与光学折射 - 我的超神空间

第2章 数理化与光学折射

ps:感谢书友【石头做的稻草人】的打赏支持! ps2:书友【小念愛you】说排版乱,其实是因为最近道一在删减一些章节,有的拉入回收站,有的直接删掉了,因此章节排序有点乱,不过只要是电脑版就没关系了,如果是手机的,再过两天也会正常的。 ………………………… 段誉好奇走近一看,那大瀑布下确实是一派难得的美景,那瀑布如玉龙悬空而下,倾入下方清澈异常的大湖之中,连绵的瀑布不断注入,湖水却不满溢,肯定是有泄水之处。瀑布注入处湖水翻滚激荡,只离得瀑布十余丈,湖水便一平如镜。月色之下,那满月照入湖中,湖心又有一个皎洁的满月。 这等天地合力之下的造化奇景,真是不多见,也不怪那怪模怪样的怪人叹道好美景。 段誉被这美景惊叹不已,却没忘记自己的处景,原地微微打量了一下自己,梳理一下,把身上的树叶杂草去干净,又理了理稍稍乱了的鬓发,朗声抱拳冲向那怪人说道:“小生段誉,打扰兄台,请问兄台是这处主人吗,可知哪里可离开这地方,小生有要事离开,望兄台指教一二。” 这怪衣怪人自然正是王道,虽已在小说中看过这处奇景描述,可哪里比的上亲身一看,在等侯段誉到来之前不禁被眼前这自然奇景所震憾拿出手机一阵乱拍呢,此时听到段誉问话,转过身微微一笑,道: “呵呵,段誉,我可等你多时了,你也莫叫我兄台,我有名有姓,姓王,名道,表字道一,直呼我王道或王道一即可。” 段誉闻言一楞,等我多时?这人迹罕至之处,我以前从未来过,若不是干光豪那两狗男女,我这辈子都不知道能不能来到这里,这人难道能掐会算不成? 王道一双眼睛上上下下盯着段誉瞧了个便,果然是个俊俏的玉面公子,脸上尚有书卷气,相貌党党,影视里那么多‘段誉’与这原装货比起来,要么少了一些俊俏,要么少了一些书卷气,更别说那深藏的一丝固执与傲气。 “啊……这,王兄有礼了,请问王兄说等待多时了,这是何意?难道王兄早就知道我会来此吗?”段誉再次抱拳施礼问道。 王道面容露笑,直接对着段誉说道: “段兄弟别急,听我慢慢说,我王道不是大宋人士,来自海外前唐遗民,自幼时喜好学武问道,奈何一直未遇真人,蹉跎日久,前些日子,离开家乡寻访问道之时,在一处海外岛屿碰到一座高人留下的洞府,那洞府里有高人传承,有些大法,留下丹药服下,有了些法力,可叹的是高人留下的修炼典籍因为天长日久大都破败腐烂,唯有一本算命卜卦的典籍,我却只看了一遍,那典籍化灰逝去,可怜其中内容只记住了三四成,我不甘问道之路断绝,用掉所有法力算我问道前程,那高人洞府中忽然金光大作,我眼前一黑,再回过神来,已到了此处,心中却隐隐听到一老者言,此地有大气运者运起之地,我或可沾一点光,这不,就看到你来了。” 段誉听完后,完全被王道忽悠瘸了。 “居然有如此奇异之事,我有大气运?是了是了,若不是‘八大夫’我怕是摔死了。”段誉喃喃自语。 “段兄弟,既然相遇就是有缘,你我能到这里,定是都有气运之人,不如一同前去探探一二吧,你有急事,也要先找到出处,我们结伴而行,也有个伴。”王道走上前,拍拍段誉肩膀说。 段誉点头回答:“王兄所言对极,走吧。”虽还有些半信半疑,段誉也没有回拒,眼前这人除了怪了点,也不像个坏人,结伴一时也无妨。 两人如此相伴,开始探索这湖面周围。只见那湖畔生着一丛丛茶花,在月色下摇曳,段誉是云南大理皇子,茶花正是他所喜爱,一时间也忘却了这一日经历的惊吓,细细欣赏起来,不时对着几处茶花指指点点,什么‘羽衣霓裳’长的比自家的还好,‘步步生莲’品种却不是很纯。 王道在一旁只能呵呵点头,他也不懂这些高雅的东西。 两人相伴行走在这谷底路中,段誉将今天所遇之事说了个遍,这时看到瀑布前的半面磨得如琉璃、如明镜的石壁,哎呀一声说道。 “王兄,你看,这就是那干光豪两人所说的‘无量玉壁’了。他们说当年无量剑东宗、西宗的掌门人,常在月明之夕见到玉壁上有舞剑的仙人影子。这玉壁贴湖而立,仙人的影子要映到玉壁上,确是非得在湖中舞剑不可。要是在我这边湖东舞剑,影子倒也能照映过去,可是东边高崖笔立,挡住了月光,没有月光,便无人影。啊,是了,定是湖面上有水鸟飞翔,影子映到山壁上去,远远望来,自然身法灵动,又快又奇。他们心中先入为主,认定是仙人舞剑,朦朦胧胧的却又瞧不出个所以然来,终于入了魔道。” “是啊,那无量剑派又没学过数理化,哪里懂的光学折射的原理呢。” “王兄,什么是数理化,光学折射?” “数理化,数,算数之学,理,是格物之理,万物相互之间作用之理,化是自然界生化之道,光学折射吗,这个比较复杂是这样的……” 段誉听的头头是道,却都是半懂不懂,颇有一种虽然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感觉好厉害的样子,心中叹道,看来果真是修真寻道的奇人,不然说不出这些我闻所未闻之理,想我段誉也是饱读诗书之人啊。 想明白此节,不禁哑然失笑。 而这时,突然咕咕的腹中之声响起,王道瞬间秒懂,段誉是饿了,想想也是,在剑湖宫吃的酒宴,这都过了这么久了,又跑了大半夜山路,不饿才怪。 段誉有些不好意思指着崖边一大丛小树上的野果说:“王兄,不如你我摘些野果充饥,走了大半夜,小生也有些饿了。”说完就要去摘。 王道伸手拦住段誉。 “不必,段兄弟,我这有。”话一说,手中往怀中一掏,是两个面包两个火腿肠,递给了段誉,王道教他撕掉了面包和火腿肠的包装袋。 段誉狼吞虎咽的吃着,嘴里唔咽:“王兄,这是何物,怎么这么好吃。” “这是我家乡特有的食物,段兄弟,你慢慢吃我这多着呢,来,给,这是水。”说完又变戏法似的从怀中掏出面包,还有两瓶去了包装皮的矿泉水。 段誉一边吃,一边心中惊叹,居然无中生有,奇人奇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