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嘴炮大忽悠术! - 我的超神空间

第3章 嘴炮大忽悠术!

…… 一派人生大道理的哲学思想彻底将李飞白与方安给震慑住了,两人叹服,双双沉默不言,弓身对着王道一就是拱手一拜。 “王兄志向高远,我等叹服。” 就像是有些学识而不是一无所知的普通人碰到了嘴炮无敌,境界高远的哲学家,如同无数少男少女崇拜着这些说话极有内涵,大道理无数的才子,恨不能以身相许,更有美少女倒贴丑才子,这曾经是王道本人梦寐以求的境界,如今王道一在这个世界做到了,唯一可惜的是,这两人不是女扮男装的女才子,不然大家‘喜闻乐见的事’就可以发生了。 因此两人如此反应也不奇怪了。这就是王道一来到这世界自带的金手指《大忽悠术》! “我也是纸上谈兵,终归是虚,听闻世上有两种修炼之法,一为道术,凝练神魂,定神,出壳,夜游,日游,驱物,显形,附体,鬼仙,雷劫,阳神,据说能到鬼仙就可转世再生,再活一世,阳神更是能长生不死。道术修炼的是自身念头,讲究的是心念,真知,意志,有十大境界,前途高远,这很适合我。” “第二是武术,修炼肉身。而武术的修炼讲究的是修炼肉身,也有七大层次,“练肉”武生,“练筋”武徒,“练皮膜”武士,“练骨”武师,“练内脏”先天武师,“练骨髓”大宗师,“换血”武圣,但武圣也只比普通人多活几十年,比不了鬼仙可转世重生,更没有阳神的长生。武术却要花废无数钱财购买灵药滋补身体,我从‘花果山’下来时虽带了些钱财。但总有用光之时,但要用在修炼武术上怕是不够,所以我更倾向于道术。” 王道一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同时也向二人拱手一拜,真诚而又实话实说的问:“李兄。方兄,我一心求道,却发现这大乾朝禁武禁道,实在是无奈,不知二位可有办法让我学习道门修炼之术?!但有所获,一定不敢忘却大恩!” 李飞白,方安两人现在已认定眼前这位是一位有大才大慧之人,怎敢受他一拜。急切的扶住了王道一的拜礼。 “王兄,王兄,这就折煞方某人了。” “王兄,切莫要这般多礼,切莫要多礼。” 二人话语中,面露些苦涩,见王道一神情坚毅,心知他意志已定,道: “王兄,道术武术。我等出身世家,虽只是旁支子弟,但确实有些法门。但也是最普通不过的凝神之法,我等相授于你绝没问题,但这玉京城人多眼杂,却不是说话之地,不如先出城再说,如何?” 王道一大喜双双紧紧拉住两人臂膀,与二人走出玉京城。 李飞白与方安能够感觉到王道一的双手的力度,是那样的用力,那样的紧实。但依旧是普通人的力量,本来以他们武士级的实力。可以轻松挣脱的,但不知为何。看着王道一兴奋的神色,忽然又觉得这一双手的力道,重若千钧,王道一双手紧拉着臂膀在外人有些怪异,在这礼教严苛的大乾朝是失了读书人的礼数的,但这时两人却怎么也挣不开。 这并不是他的力气大,而是他的信念大啊。 两人心中不约而同的感受到了其中之重。 很快三人出了玉京城外西山的路上,找到一处山路旁的游亭,这里地处荒僻少有人烟,这时李飞白与方安看王道一已经急不可耐的神色,这才缓缓道来。 方安轻叹一声直言说:“王兄向道之心之强是我等平生仅见,我与李兄能与王兄相识就是缘份,便告诉你道术与武术的入门之法吧。” “实不相瞒,我和李兄都是传承千年的世界子弟,族内多有留传许久的道术武术修炼之法,但外人不可能传授的,除非是变成家人或仆人,才有机会得一二法门,但也多是残缺不全的。” “而我和李兄却都是旁支子弟,并未学得多少法门,其中武术还好说,族中家传的核心秘武是学不到的,但普通的能练到先天武师的功法还都是有的,但都不可能相传与你,而且正如王兄所说,学习武术,打熬血肉筋骨都需要大量钱财购买补药血食滋补,根本不是普通人家所能承担的起的,我等自幼习武,也才练到武士一级,想要到武师并非不行,而是家中资源分配不够,那些资源大都集中分给了族中几个天才人物,我们这些旁支能练到武士已经是极限,再往前一步补药跟不上的话,强练就会伤了身体,得不偿失不说,还有可能折寿。” 李飞白也愤愤的开口:“都说穷文富武,话说的是一点没错,但就算是在世家里,我们这些旁支也一样是穷文富武,练到武士就是极限了,再高的话是绝不可能,所以我等最好的办法还是要学文,学的更多的知识,懂得了道理,才能更好的修炼,所以道术也是我等的选择。” “道术的修炼虽不需要多少资源,但也看积累,更看悟性,相传中古诸子百家,大儒,圣人悟得大道理,读书数十年,忽有一日,运神出窃,度雷劫,一跃成就雷劫之境,当真是一朝成仙,长生不死,这才是我等想要的。” “我与方兄也并非真是官迷,进京赶考成举人,进士,更多的也是为了增长学识,增加阅历,若能为官一方,也能造福一地,学先贤治世,这样积累足够后,才能在道术修炼上更进一步,实不相瞒,我和方兄修炼家传道术都到了夜游之境,但更进一步却是难了。” “王兄渴求道术的心态我们能明白,武术限于族规不能外传,道术也同样如此,但大乾朝开国时期曾收集天下道书编著两本经书《武经》《道经》,王兄可知道?” “当年各方武学名家,道学首脑都参与了这一次编书,成就了这两本书,可刊印不久后,发现其中有错漏,更有许多歹人从中学了东西害人,所以禁止刻印,再从民间回收了大半全都焚烧了干净。” “《武经》《道经》吗?我听说过很数次了,可惜无缘得见,可惜了很久呢。至于什么错漏,歹人害人之说,李兄,方兄我们都是聪明人,说话何必遮掩,这不过是大乾朝皇室的借口,明面是编书,实际上是毁书才对吧?禁绝普通百姓习武修道,才能更利于国家的统治,大乾皇室的聪明,明白人都懂的吧,哼哼……真是聪明人呢。”王道一哼了两声,嘴巴说的话带着些许怒气。(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热恋闲暇】【星辰255】【汉修】【风过无痕】的打赏支持!

下一篇   第4章 结庐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