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神话与历史 - 我的超神空间

第24章 神话与历史

………… ……画面中的月球不知何时,飞升了一个帝王模样的男子,月球有了主人,执掌月宫,掌握月与日的力量。 虚空之中无法计算时间,也不知是谁惹恼了他什么,让他运起神通以月亮为本体运用了一种类似反射投影的法门,分化出九个月亮,源源不断的太阳光中太阳精气并没有被转化为太阴元气,也没有化作帝流浆,而是被吸收汇聚成了太阳光团! 十个与大日一般大小的光团,发出十日照射直射之威!精准打击在地球各大元气汇聚点,那帝皇模样的神人,似乎十分畅快,对着地球说了些什么。 而带来的结果是,地球各方有一大块地方化作了焦土,整个地球上约有三分之一地方变成了漆黑一片的焦土,最终风化成沙漠,再无一丝生命。 终于在一片恼羞成怒的报复声潮中,数以千百记以地球元气为献祭的能量攻击波下!帝皇模样的神人怒吼,运起所有神通,激发月亮的力量,结成能量护罩护住了月球,但终究晚了,月球被打坏了大半,所有生灵陨灭,帝皇神人也在这集火力量下身死道陨。 留下的是残痕断壁,废墟一般的月亮,而地球上大半元气汇聚节点,或者说是灵脉节点,也毁了七七八八。 随后时光匆匆,残痕断壁的月亮只残留了一点反射太阳光下的月华之能,但再没有转化太阴元气,凝聚帝流浆的能力,地球也渐渐步入了末法时代。 只到有一天,一艘小小火箭,带着人类生命再次踏足月亮之上。可惜却是一些凡人,根本无法修复月亮,月亮仅有的一丝本能仍在残存,一直到王道踏足到月亮之上,以元神之力运起追本溯源大法时,也同时触碰到了月亮的这一丝记忆与本能。最终将远古,上古的一切画面历史传递给了王道,同时也告知了王道该如何修复月亮,不,应该说是太阴星的神威!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太阴,太阳,阴阳造化之下,才有万物生灵进化。成就不朽之路。 王道睁开了眼睛,远古,上古时的秘密让他不禁有些唏嘘,无言中。他把这些画面传递给了身旁的刘玄青与王金波面前播放。 这两个人也傻眼了,随着画面的播放。两人不时的发出惊叹声。 “以前的地球居然这么大!还有月球比现在的地球还要大。” “总感觉有一种三观尽毁的无力感。” “不,我们一直相信上古文明确实存在,但没想到达到了这种地步,自创天地。从那百倍大的地球上冲出太空,以月华帝流浆为奶水资源给养,当真是开天辟地一样的威能。” “你看看这个,像不像宇宙飞船?不,这根本就是宇宙飞船嘛。”刘玄青指着无数小天地中一个金属构造似ufo一样造型的小天地,那个小天地的外层是一种半透明的金属构造,而内在透过视角甚至能看到飞船内部许多相似于现代科技的东西。 “那这个呢?世界树上那些长发尖耳的精灵?还有这个巨龙一族?那个肯定是深渊恶魔了,还有那个,我擦,怎么和天庭那么像,还有这个,一群鸟人飞舞的花园,别告诉这不是天堂,或者伊甸园!” “历史与神话,或许有夸大,或者有错漏,但确实深藏着我们想像不到的信息,这是月球的视角,没必要骗我们,原来曾经的世界是这么精彩。” “这到底是多少年前的事情?我想知道最初的画面是多少年前的事?”王金波一双眼睛看向王道,询问着。 “也许是一万年前,也许是十万年前,甚至是亿万年前,我也不知道,月球的记忆与本能下的时间单位与我们不同,它也没告诉我是多久,唯一知道的确切答案是月亮被彻底打坏前的时间是在七千多年前,那也是上古修真界渐渐没落的开始,是末法时代开启的序幕,失去了月球转化帝流浆的外在补充,加上地球本身的灵脉也在这场同归于尽的战争中毁了七七八八,所以整个世界的修炼体系也随之没落。”王道停了下来,叹了一声道: “所以说,我们现在的世界应该说是在一片废墟中重新发展而来的,上古的许多神话也提示了当年很多的历史,比如盘古开天,有可能是三阶大能冲击四阶大能,成就洞天,突破外太空星宇的故事,清气,浊气,巨人,似乎早期有一个大能使出法天像地大法,从大地之上托着一个天地冲了出来。” “女娲补天,更像是四阶大能突破时,留下的大气流漏洞,引发的汇聚阴雨层弥补漏洞,看,这里,确实像极了补天之说,只是这个半蛇半人的存在,应该不是补天,而是调和周围的气态环境才对。” “还有十日同出,这不就是后羿射日的神话传说吗?不过不是一个人的功劳,而是整个上古修真界可能性的全体报复性质反击,看看这些画面……”王道指向十日被毁时来自地球的数百发巨大的能量冲击波,有剑形,椎形,斧形,雷电,刀形,箭形等等,其中有一个九日连珠的箭形在其中威力颇大至少也是排在前十的破坏力。 “这个帝皇模样的神人,不知道是不是上古的妖族天帝,但估且暂时认为他是吧,只是看他的模样也不像是妖魔化形,但做为上古修真界早期,恩,区分更前面一部分的远古时代,估且把这位帝皇飞升到月亮的那一刻开始划分为上古时代吧……做为上古修真时代早期的杰出人物,又是穿着帝皇模样的服饰,显然是个霸道的性子,因此和地上的上古修真界产生了各种摩擦,最终以十日直射为暴力惩罚,逼迫他们臣服,结果是装逼不成反被操……” “老大,这个比喻有点违和啊!!”刘玄青提醒的说。 “但这是事实!也很直观。”王道回答道。 一旁的王金波,耸了耸肩,他是见多了也习惯了。 “好吧,老大,你继续。” “当然,这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也不是历史学家,没必要太在意这些事,最重要的是我们此行的目标是什么?就是要修复月亮的功能,不说恢复远古时代的威能,至少也要恢复到上古时代。” “老大,你有谱了?” “没有,哪里可能这么快,你以为上古修真界那场残存下来的大能们没想过修复吗?不是他们不想修复,而是办不到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