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入龙蛇】第147章 恐怖分子的‘恶作剧’?! - 我的超神空间

【再入龙蛇】第147章 恐怖分子的‘恶作剧’?!

ps:感谢书友【天云枫狂 】【书友130327211903915 】【莆田的小作家】【秦败天 】【梦夺天晰 】【无了之主 】【望神灵 】【书友150625195442680 】【好书难求蛋疼多多 】【暴王 】【 】的打赏支持! ps:正版支持来哦,亲们,至少也要推荐收藏下。 最后说下,此章若让哈日分子看到了让您不爽了,俺说一句:“爱……滚!”友情提示和‘然并卵’的意思差不多。 …………………………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此乃古话。 再有华夏古训,十世之仇,犹可报也。 孔圣人曰:‘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当年抗战胜利后,整个华夏的领导层是多么想‘以直报怨’啊,可是当时的华夏是建国了,也抗战胜利了,可小日本背后还站着一位美国大叔啊,只能憋屈的‘以德报怨’。 其中的屈辱是那时所有领导先辈的难言之痛,为什么啊,只因为弱小即是原罪,为了发展,为了强大,最终只能吞下这个‘以德报怨’的帽子,美其名曰,大度,大气,大国风范,其实除了让人瞧不起外,有什么用? 西方人最是直接,信奉拳头大即是真理,说他们相信中国这么做是对滴,实际上暗地里不知道不怎么得意加嘲笑呢。 等到一代代领导人逝去,经济发展,和平为上,友好交流,共同发展。等等见鬼的世界氛围形成后,一切已成定局了。 华夏四方是以湾湾,东南亚,小日本,越南等小国的联合枷锁,而美国大叔则挥舞大棒说。看啥?要爱好和平懂不?不懂我就打你。 古人说的好,宁为太平犬,莫为乱世人,一代代过去,整个华夏的新生代没有一个想再起战争的,甚至包括曾经的王道! 愤青这个词,曾经是个热门词。正义的,不忘先烈,不放屈辱的褒义词,如今却成了偏激者的代名词,只因为愤青要报仇。就是要战争,要战争,咱们这些普通人还能过上这么平静安稳的好日子吗?所以,大骂一声!m的……愤青。你们都是偏激狂! 但先辈的遗憾,曾经的苦难。屈辱,国仇,家恨,在新生代中随之淡去。数十年过去,血火时代的人老的老,死的死,后人们在说这些时,大都是一声:呵呵! 王道的元神誓言正是要了结那鲜血色洪流们的屈辱,遗憾与不甘。 …… 日本的天空之上,忽然响起一声淡淡的声音,话语不多,却让人震惊且不可相信: “吾为华夏和谐大神,沉睡千年,今日醒来,当要了结一些因果,七日后,日本陆沉,华夏子孙,外国番邦之人,速速离去,勿谓言之不预也!。” 此声在华夏人或者精通华夏语言的人耳里是半白不白,半文不文的,但能听明白意思,大意是某个叫和谐的大神,要来报复日本了,无关人等,赶紧走,不然死了后别怪他们没提醒。” 此话在日本所有领土上空回响了三遍,随后消失,但所有华夏人和懂华夏语言的外国人却都在冥冥中感觉这话并不是在开玩笑,一种难言的力量影响到他们的判断!中了邪似的,订飞机票,轮船票,七天之内一定要离开日本。 日本政府的反应很快,第二天就在电视台发出声明,昨天那在整个日本国土上空的话,是恐怖用了一种最新发明的仪器在日本散播的谣言,请国民冷静,不要相信敌人的阴谋,也请外国人不要恐慌云云…… 东京市,银座区一家华夏人开的中国餐馆,一双五十多的夫妇,收拾好所有行礼,在餐馆内与一名日本富商签订了转让协议。 “李先生,太过谨慎了,不过是恐怖分子的恶作剧而已,您太小题大作了,不过还是合作愉快了,他日您再来日本后,一定要赏脸到我这一聚啊,转账已经完成,也应你的要求全部换成了华夏币。”说话的人正是富商田中二代目,他西装革履,身材微胖,戴着金丝边眼镜,成功人士的模样,可惜头顶秃了一大片,让人看着觉得有些猥琐,一双眼睛奸猾的很。 田中二代目,此时的心情很好,因为是紧急变卖,这家店面的资产被拉低了至少一半,田中二代目只要过些时日,脱手就是至少赚一倍的利润,在确定签字完毕后,难得的劝说了一下,真是很虚伪的善意。 田中二代目,是知道这李先生的底细的,眼前的这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店主李先生,名叫李港生,是90年代从港城移民到日本的港城人,那时正是港城要回归华夏大陆的时候,因为外国人的挑唆,都以为回归后在华夏政府的统治下日子会不好过的,所以心焦下,变卖了财产来到日本发展,转眼又是十多年过去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胆子还是这么小,只不过是恐怖分子的‘恶作剧’居然又把他吓住了。 哈,华夏人就是胆小,唔,最近还有不少‘胆小’的华夏人,还有一些外国人也在处理资产,都是相信了那‘恶作剧’的,要不要趁手里还有些钱再买几家啊。 田中二代目如是想着,心里颇为愉悦。 “田中先生客气了,是李某思乡心切而已。”李港生看明白了田中二代目的心里所想,因为此人根本就没有掩饰,看着自己如同在看傻子和笨蛋神色。 但李港生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甚至包括自己不喜外出的老伴都是一样的相信,那天的声音有一种特别的魔力,似乎只要是华夏人或者精通华夏文化的人都能感受到那话语中的力量! 类似的事情在整个东京,不,是整个日本是数不胜数的,几乎绝大多数还心存故土,认同华夏文化的人都相信了那警告之言。 李港生与老伴将行礼箱拉到马路边,等了好久,没发现儿子归来,打了电话催了过去。 “日生,怎么还不来,我们在路边等你呢。” “哎呀,老头子,你玩真的啊?今天我在空手道7级的松下师傅学习拳术呢,我不去港城,华夏人,港城人都特别没有素质,那里有什么好去的,我才不信那恶作剧呢,要回港城你们回,反正我不去。”李港生的儿子李日生,自小在日本长大,除了会华夏语外,几乎与其它日本同龄人没有区别了, 还给自己取了个日本名字:武田日生。 对于爸妹的敏感心思,他是嗤之以鼻的,那天的话,他也听了三遍,也没感觉到什么特别的啊,怎么爸妈都说有什么特别的力量啊,什么的,真是越老越糊涂了。 李港生气恼的看着老伴,将手机递到老伴手里说:“你看,这兔崽子不来了,他要不和我们走,要是死在这,我老李家就绝后了。” 老伴是最疼儿子李日生的,也最能管住他:“儿子,听妈的话,就当陪妈回家省亲的成不?当妈的求你了。” “哎哎哎,妈,你又来这个。”李日生华夏文化没学多少,但孝道绝对是没问题的,母亲都说求你了,他还能怎么样。 李日生挂断电话,无奈向松下师傅请假,这一位松下师傅冷笑一声批准了,在李日生走时不屑的说了一句:“胆小的华夏人!以后不用来我这学空手道了,大日本帝国的空手道你学不了精髓的。” 李日生双拳握紧,就想说什么,可想着老妈在等他,咬了咬牙心想:“这是最后一次听妈妈的了,下一次妈在这样,我一定不听了。” 后来,李日生无数次庆幸自己这最后一次听妈妈的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