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善恶终有报(下) - 我的超神空间

第102章 善恶终有报(下)

………… “别把自己当作是什么问心无愧的好人,你能当鬼差,只能说是刚好罪孽相对于很多人来说最少,同时也没怎么真心害过人,再加上被恶人害死,怨气与不甘大盛,如此才成了鬼差,你可曾想过那被你吃掉的狗,压死过的猫,还有抢过钱的小学生对你的恨意呢?人无完人,善无绝善,恶无绝恶,只是立场不同,所以啊……” “你说够了没有!!!” 刘震奇恼羞成怒的大吼向雷明锋! “好啦,好啦,我错了,我承认我身上也有罪孽,我也吃过鸡鸭鹅,还有狗肉,我也有30多点罪孽,我只是想说……” “你直接告诉我怎么样才能杀了徐少明!别再唠叨了像个娘们,说的我想揍你!” “很简单,一个字!” “什么?” “等!等到徐少明功德与阴德被越来越多的罪孽消磨的差不多的时候,或者等你从鬼差进阶到城隍爷正神时,都可出手对付他。” “我能等,可我朋友的女朋友等不了啊!”刘震奇双目血红煞气如霜。 雷明锋虽然有些中二,但并不代表他迂腐,听完刘震奇的讲述,略微沉默后,又道:“你先去把人从精神病院中救出来,先安顿着,那样的罪人确实该下地狱,但要是和他同归于尽就得不偿失了。” “好,那就暂且放过他。”刘震奇转身就走,一刻也不想耽搁,今晚就接孙佳从那里出来。 …… 明珠青山医院,一处房间里传来阵阵打闹之声,一个年约三十的贵气少妇正披头盖脸的冲着之前还不可一世的徐少明大打出手,用手抓。挠,脚踢,徐少明不敢还手,**着身体只穿一个内裤的身上被抓出一片痕迹。 “老,老婆,我错了。我错了,别动手啊,别动手啦。” 李慧气的五官似乎都要扭曲了,指着一边旁上被绑了手脚,身上还有凌辱痕迹的孙佳道:“成啊,你越玩越有情调了,敢来精神病院搞女人了哈,还把她肚子搞大了,你真狗娘养的有种。mb的,要不是老娘查到你调集特别供奉队去对付那个散人冒险家的消息,我还摸不到这呢,今天你不给我个交代,我就跟我爸说,和你离婚,离了你这窝囊废,老娘随便找个小白脸也比你强百倍!” “我呸。狗日的徐少明,我说过多少次了。在外搞女人没事,别把女人肚子搞大了,你没听懂吗?现在好了,一个女精神病人肚子在精神病院被人搞大了,还是你徐大少的种,要是被有心人知道了。你爸那个副市长位子丢了就丢了,可我爸要是因此被人抓住辫子,被人知道自家女婿的恶行,引起舆论风暴,从而耽误进常委。你狗日的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吗?” “没我爸在,你爸能这以快进副市长?你爸要不是副市长,你个狗娘养的就是个什么都没用的废物!” 李慧左一句狗娘养的,右一句废物的咒骂,让徐少明真的是青筋直冒,他自幼丧母,只得到几年母爱,后来他爸娶了后妈,开始对他也还不错,可后来后妈生了两个弟弟后,就变的冷淡了,虽然不受虐待,但没了母爱的他反而更怀念珍惜,可以说这狗娘养的骂人话,就是他徐少明的禁忌,而废物更是像他这样靠父辈余荫而拥有优沃生活的人最不想听的话。 李慧是他老婆,但却最让他讨厌,就是因为她这个难听,刻薄的嘴,别看长的不差,但这性子,十个男人有九个都受不了,所以快三十了还没嫁出去,他那个渴求上进的父亲,也是抓住了这个机会,让徐少明倒追,这才攀上了李慧背后的高枝。 但付出代价的就是徐少明的幸福,本来徐少明的性子就很是叛逆与桀骜,又娶了李慧这样的女人,日常生活让徐少明很是不爽,结婚没多久就出外乱搞女人,又和那些同样狐朋狗友的家伙一起欺良霸善,说来徐少明的功德与阴德也是在结婚后自暴自弃,阴郁交加下越来越残暴,从而罪孽怨气越积越多,要知道徐少明以前只能算是个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还没有这么阴毒,但是在父辈权势陡然提升后,外加婚姻生活的不幸下,双重原因下的最终酿成的一种悲剧结果。 “够了!你说够了没有,李慧,我再说一次,别骂我妈,更别骂我废物,再这样骂,离就离,我看你爸同不同意!” “你!你!好好,徐少明!你也学会威胁了我了啊,成,你个狗……你个废物,今天这事暂时我先不说了,你先把这个女人给收拾了,哼哼,记着,手脚麻利点,我不想再看到这个女人出现,你也别想有私生子,有一个我就派人杀一个,我最恨私生子,一个个都是白眼狼,阴狠毒辣,没一个好东西。” 徐少明知道,李慧有一个私生子弟弟,与她作对交恶,甚至还动手打过她,也气的李慧她妈为了这私生子气的中风住院,最后病逝而死,所以李慧对私生子有心结,结婚后,对于徐少明乱搞女人不会生气,权贵人家私生活总会有些糜烂的,这没什么,但是私生子绝对不行。 李慧上前又是狠狠踢了一脚坐在地下的徐少明,气哼声中气呼呼的走了,三个私人保镖保着她扬长而去,面无表情,但徐少明能注意到他们临走前关上门时眼中的不屑与鄙夷。 徐大少,也就是个怕女人的废物而已…… “呵呵……” “呵呵……” 床上双眼红肿还略带麻木神色的孙佳,楞着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徐少明,就是呵呵的笑,意义不明,怨毒,嘲笑,仇恨,讽刺,什么都有,似乎在说,你徐少明原来也不过是个废物而已! 徐少明**着身体,一声怨吼,猛扑向床上的孙佳,两只手死死掐住她的脖子。 “你再看啊,你还看,看什么,别以为那臭娘们能一直欺负我,早晚,早晚我,早晚我要给她好看,撕烂她的嘴,我一定会撕烂她嘴,一定会……” 肉眼看不到的虚空上,丝丝缕缕的黑灰色怨气罪孽在蒙蔽着徐少明的心灵,也让他的心灵更加扭曲,末法时代,末的不单单是法,还有这道德沦丧的心灵。(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