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青春期的王超! - 我的超神空间

第11章 青春期的王超!

傍晚,城南体育中心的路上,王超一脸沉默的默默行走,微微的叹了两口气,所谓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今天晚饭上父亲唠叨着肉越来越贵时的叹气似乎也传染到年少的王超身上,一切只因为钱,钱,钱。 自己却还要上学,高考后又是大学,可没钱又怎么上呢?家贫的王超早就不将心思放在学业上了,或许没有意外,高中毕业直接出来上班赚钱养家了。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王超看到了一群社会份子在一起聚众赌钱,其中一个混混头,更是曾经欺负过王超,最近练拳有成,又是血气方刚的王超,看着那群人桌子上那一堆灿眼的红色钞票,顿时血气上涌,意气用事,上去抢钱,也就不足为奇了。 就吊在后面一直默默观察的王道若有所思,整个《龙蛇演义》中,这也算是王超唯一的污点,甚至一定程度上也影响到后面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吃憋的真正起因。 王道冷眼看着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的王超就那么径直走上去,一把抓住其中一个混混的头发一扯,惨嚎声响起,王超手更快,另一边已经在那桌子上抓了一大把红红的钞票,就那么塞到了裤兜里。 这时那群乍遇骤变,有些蒙了的混混总算回过神来,刚要站起来,给这不要命闹事的小子颜色看看。 王超这么些日子练出来的身手没有白练,直接一脚踢倒桌子,狠狠的在那曾经欺负过他的混混脸上就是一脚,随后,身动脚动,极灵活的后跳两三迷外,“猴偷桃”这招被活学活用,就这么屁事没有全身而退了。 一旁看热闹的王道甚至能看到王超涨红的脸蛋那股子肆意的快感,血气放刚的少年,现在有种快意在他胸中喧泄。 “小杂种,你找死!”其中一位叫良哥的混混,打架经验绝对算的上十足,随手就抄起板凳砸去,王超连忙想躲,却被一脚踹中小腹。 王超被踹的踉跄着后退两步,好在这些日子马步站出了效果,没有跌倒。 “m的,也不能就这么看着。”心头念起,老子也打打架得得经验值。 此时王道上了,飞身扑上,上前就是一巴掌从后面扇向一拳打到王超后背的良哥脑袋上,那良哥只觉得脑后生风,刚觉不好,已经来不及,啪的一起,这一巴掌狠狠的打在良哥右边耳门上,同时王超也猛的转身,一记“撩阴掌”小臂一弹,撩在了这倒霉蛋的蛋蛋上! 这一下子,那良哥上面被打的晕,下面被打的刺激,就直接的软倒在地下,缩成一团。 不得不说,不管是王道还是王超,出手都很阴毒,耳门那是脑神经遍布的地步,稍稍过力了会出人命的,那下面蛋蛋更是男人终极弱点,那里被打,据说有人统计过,蛋疼的痛楚指数比女人生孩子还要疼十倍! 极度的痛楚让这倒霉蛋直接活活痛晕过去。 王超此时回神一看,见是王道,刚要说什么,只听王道一声低喝:“还tm楞着,跑!”王道拉着王超就是往外跑。 两人的体力都是极佳的,那些混混又是突遇乍变,等回过神追上去,两人已经撇开一段距离。 王超回头看着后面追的气急败坏的混混,还想着琢磨着回头再干翻两个增加实战经验。 “那群废物看上去也不经打,咱俩回去再练练……” 王道突然,一巴掌就拍在王超脑袋上,没怎么用力,但也打的王超脑袋一歪。 “练,练你个妹啊,你子小长本事了啊,才练了几天拳,就敢当街抢钱了啊,操,你这么叼,你爸妈知道吗?尘姐知道吗?妈蛋,尘姐要是知道这事,搁古代那会,非得亲自出手清理门户了不可!”王道这是吓唬王超,以唐紫尘的背景杀过的人都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可在王超这个嫩芽少年心里有个朦胧想法的他,心里一听就是一悸,更别说,如果老实巴交的父母知道了,怕不被活活气死,也要活活打死他。 这也是青春期少年的通病,气血旺盛,胆大,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丝毫不考虑后果,一个不慎,少年犯罪,入狱多年,才是悔之晚矣。 原书里的王超后期没有**下去,是因为他有两个贵人,一个自然是唐紫尘,一个是很多书迷没有注意到,其实在这个时期更为重要的曹队长! 这是个经验极其丰富的警察队长,也是个精明,不迂腐的好长辈,当时就发现了其实起因是王超,却心里装糊涂,将事情都丢在那混混身上,而王超却也没轻易的放过,虽然没追究王超责任,却在事后三两下套出王超的话,明白这就是一个刚刚练拳没多久得到点力量,又因为少年心性没控制好心性的孩子。 那甭说了,站在道义与教育的至高点上,同样身为有孩子的父亲,长者,二话不说,一顿啪啪拳头,借着交流的名义,在王超头上教了一桶冷水,又默收了那抢来的钱。 “年轻人,你的拳头太软了。” “不要仗着自己学了一点皮毛,就出来闹事,迟早会吃亏的。” 这两句话是曹队长对王超说的,年轻人,拳头软,皮毛本事,会吃亏。 这短短两句话中蕴含了很多东西。 王超当时没听懂这些隐意,心中还是念叨着只是技不如人,实际上,直到王超真正练成暗劲,明悟心如赤子,意如钢铁之时才真正明白。 不是技不如人,当时的王超就算再来十次,也打不过曹队长,因为他在道义上,法律上,都已完败于他。 那个后面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王超,并没有听唐紫尘的话: “……这个曹队长你以后要找回吃的亏,也就把他一条手打断就是了。” 日后,王超练拳小有所成,最终在曹队长那找回了场子,在当时曹队长险入女儿被绑架的情况下,没有落井下石,只是拿了当时的十万块钱,可见更多的是一种意气所争,心中其实对于曹队长,并无所怨,等日后,王超明悟赤子之心,意如钢铁之后,再想起此时,心中怕也隐隐约约的明白当时曹队长的些许苦心了。 王超一生,除了这次吃憋,再无一败,这是遗憾,却更为宝贵! “我,我……”王超面红耳赤,不知道说什么好。 王道又是一巴掌拍在王超脑袋上。 “别吱吱唔唔了,赶紧离开这,你还想让警察请你喝茶啊?先把这两个挡道的给干了。” 王道狠拉着王超片刻不停的就想离开这是非之地,这体育中心很大,四面都有围墙,而出去的大门,却被两个小混混堵死了,王超被王道拉着,两巴掌又打的没脾气,就将怒火撒在了那两个堵门的小混混身上。 两人上前一拳一脚,又力大气足,直接撞开两个堵门的混混,扬长而去,乘黑拐了两弯就要没入小巷离开。 这时王超还嘴硬的说道。 “道哥,警察哪来的那么快啊,你不知道,那个叫光哥的混混曾经把我欺负惨了,我……” 话音刚落,尖锐的警笛声响起,一辆警车已从远处开来。 王超傻眼了。 王道又一巴掌拍在王超脑袋上。 “读书读傻了?现在上面老大换届,高层变动,正是严打时期,屁大点的事,那警察也得像亲爸亲妈亲儿子被欺负似的出来办你!刚不走,你要是进去了,你爸妈怎么想?尘姐怎么想?” 王超头低下了,一声不吭,跟着王道从小巷里离去。 王道路上一言不发的带着王超来到那个平时练功的那公园外的河堤上。 “我记得和你约定过,一月练一次,来来来,今个看你大发神威,看来一周没见,功夫见长,今个来练练。”王道阴阳怪气的冲着王超说。 王超低着头吱吱唔唔的不回话。 王道上前又是一巴掌拍在王超脑袋上,这是第四次了!所谓男人的头,女人的腰,更何况是少年的头? 王超心中火极! “王道,你别再拍我头了!!”王超双眼赤红如同发怒的小狮子。 “操,那来开练。” “练就练,你以为我怕你!” 两个人就在河堤上开打,王道心意一起,手脚并用,还是用巴掌,整个人气势如虹,那巴掌就像五指山一样,任凭王超有孙大圣的桀骜不逊,都被打的不是敌手。 王道打的累了,才气喘吁吁的说话。 “这个月,我打的过你,对吧,见面就得叫我师兄!不然就叫哥,听懂了吗?拳头这么软,还想着去抢钱,你tm和那些之前欺负你的混混有什么区别?就学了一点皮毛本事,连我都打不过,就出来闹事,早晚会吃亏。” “哼!知道你不服,明个去见尘姐,继续学新功夫!下个月再来比比,我也不会说你这破事,不过你要答应我,以后做事先想想后果,再有做什么要做到问心无愧!可以吗?” 王超嘴角撇着,气鼓鼓的轻轻点头。 “好了,现在回家洗洗睡了,回家给我看看水浒传,好好看看那帮子梁山好汉后面的结局!” “我也知道你家里条件不好,可也别走邪路,就算你不想上大学拖累父母,也别这样。” “恩……道哥,这里我刚抢的钱,都给你吧。”王超真是被打服了,这时主动把钱拿了出来。 “我……”王道作势欲打,王超立时吓的躲躲闪闪。 “那帮孙子欺负过你,这就是损失费了,你要过意不去,现在请我去喝酒,我tm还能要你的钱?我气的是你小子不走正道!尘姐也说过练拳,练的就是个心意,你以后要是不走正道,你还想练好国术?” 最终王超王道两人找了一个不错的小酒店,胡吃海喝了一顿,这才离开。 王道看着王超的背影,心中默想。 怕是连你也想不到你日后的强大吧。 我破坏了曹队长的教育,现在补上了我的教育,希望效果更好些。 希望你日后的行事,多一些思量,少一些杀伐。 那个在最后与god绝战之后,叹息“前面其实没有路”的你,或许只是少了些思量,多了些杀意,有没有路,那是由你的心而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