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龙珠篇 】第76章 布玛的决心三 - 我的超神空间

【七龙珠篇 】第76章 布玛的决心三

ps:补更第一更! …… 喵!喵!…… 两声娇憨的猫叫声,一只娇小的黑猫一下跳到桌子上,再一蹦跳在布里夫斯博士的右肩上好奇的看着王道,喵喵两声后很是好奇,接着令布里夫斯夫妇没想到的是,它再次跳到桌子上,轻盈的步伐三两步间走到王道坐下的位置前,轻轻的喵了一声,似是在打招呼。 小黑猫并没有什么智慧,可它的本能感觉到王道身上有着一股香香的味道,比鱼还要香香的味道,一种舒服舒适的感觉,让它安心,忍不住靠近。 王道轻轻一笑,伸出手抚摸着小黑猫的脑袋,小黑猫喵喵的叫了一声,似是享受着王道的抚摸,以及手上蕴含的淡淡气息,用脑袋蹭着王道的手臂。 王道小时候他很喜欢萌萌的猫咪,是那种特别的喜欢,他喜欢将猫咪抱在怀里,轻轻的抚摸着,会给猫咪洗澡,逗弄它,可能是独生子女的原因,少年时很是孤单,他会把猫咪当成自己的妹妹或弟弟一样,甚至抱到床上一起睡觉,这会让他有种自己并不孤单的欣慰感。 等到长大成年后,已经不需要这种类似寄托式的感觉,但对猫咪的喜好却一直存在着,这只小黑猫之所以上来,其实是源于动物本能感,凡人在进入先天期时,伐毛洗髓,洗去大半体内杂质,会自然而然散发出一种先天清香,王道如今比之先天还要高上三个层次,身上已经没有了那种不受控制的清香,但做为一位世界之主。他可是一位创世神,哪怕已经用尽全力收敛所有异像,但光是*附带的那种天然纯粹创世先天气息就足以让这只小黑猫的本能无法拒绝了。 而且这只小黑猫是透体纯粹黑毛没有一丝杂色的黑猫! 猫,天然是一种通灵生物,在主世界古时代。人类认为猫,特别是黑猫是能辟邪的灵性生命,令妖鬼之类不易靠近,同时还能为主人带来吉祥。 还有另一种说法,黑猫是不祥之物,天然会感知到不干净的邪物。并且嘶声喵叫,因此相传邪异之地常有黑猫出现。 在古埃及的传说中,鬼怪是怕猫的,因为猫是地狱或冥界的守护者,在很多国家猫都被认为是一种神秘的动物。无论东西方都统一的认为猫是能够驱除邪灵的,也大都认为它同时也代表着不幸,厄运,死亡,神秘等等形像。 古人传下的东西,虽多有错漏,但绝不是空穴来风,以王道的境界。几乎不可能有人发现他的不凡,但是布里夫斯夫妇的这只小黑猫,却凭借着种族的本能灵性靠近。甚至在喵喵的叫声中散发出讨好的意味,只为了亲近,汲取那常人发现不了的先天气息。 喵~喵~喵喵~~~喵~…… “啊呀,第一次见小布玛这么喜欢陌生人啊,果然是布玛的男……性朋友,一样的喜好呢。”达伊丝惊讶的发出声音。 很显然。小布玛正是小黑猫的名字,布里夫斯夫妇是一对很有爱心的人。这内部的大庄园中周边成群的猫狗,鸟儿。都是他们收养的宠物。 而这只小黑猫正是布里夫斯收养的其中一只很特别的猫咪,浑身全黑不说,不爱打闹,只亲近布玛和布里夫斯夫妇,连达伊丝都不怎么亲近的,平日里喜欢到处乱跑,偶尔会安心的趴在布里夫斯博士肩膀上,或者跟在布里夫斯夫人身后,这是一只很任性也很有灵性的小黑猫,难得的是它也和布玛玩的来,布玛很喜欢它,所以布里夫斯夫妇给它取名小布玛。寓意新的女儿。 用布里夫斯夫人的话说:“呀,布玛小时候就像这只小黑猫一样,任性而又聪明,不如就叫小布玛吧。” 那时的布玛还没有出外寻找七龙珠,整天除了无聊的学习和研究发明外,花的最多的时间就是带着小布玛玩耍啦。 达伊丝的话中似有所指,王道难得的面色一红,掩饰似的将小布玛一把搂在面前,轻轻抚摸着。 小布玛享受似的微微打起呼呼,嘴角分泌出一种气味,轻轻的用脑袋,嘴巴轻蹭王道,猫咪要是腻在人的身旁,那代表着亲近你,如果再打起呼呼般的分泌气息蹭到你身上,那代表的是极致的喜欢,目前有这待遇的除了布玛和布里夫斯夫妇外再没有其他人了。 王道微笑,小家伙灵性很强啊,这七龙珠世界的元气如此充足,环境造就,和天然传承的灵性,这小黑猫甚至有成为灵兽的可能。 灵兽者,动物类的进化层次,相当于凡人进阶先天一般,具有足够分量的自我智慧了。 “您好,我是王道,是布玛的朋友。”王道点头向达伊丝致意。 达伊丝嫣然一笑,回答:“我叫达伊丝,是布玛的姐姐,你就是王道啊,我可听布玛说了你很多次了呢。” “它是叫小布玛吗?”王道笑而不答,没有回复达伊丝话里的潜在意思,反而是问小黑猫的名字。 “是啊,妈妈说小布玛特别像布玛小时候一样,任性又调皮,而且很可爱,所以给它取名叫小布玛。” “哈哈哈……我倒不觉得小布玛像布玛,布玛可没有小布玛这样的温顺。”王道调笑着回答道。 像是回应着王道的话语,小布玛又是轻声喵的叫了一声,站起身来,跳到王道右肩趴在上面脑袋依靠在王道的脖颈,安然不动了。 一声甜腻妩媚的声音在一旁传来:“达伊丝,这是你妹妹布玛看上的哦,你可不要下手啊。”甜腻妩媚声正是布玛的妈妈布里夫斯夫人,她笑咪咪的一直看着王道。 “你就是王道啊,初次见面你好,我是布玛的妈妈,布玛和脾气有时会很任性的哦,会大吼大叫的,她还喜欢乱打人,你要多多见谅哦,毕竟她是女孩子嘛,对不对啊……呵呵呵呵……”布里夫斯甜腻的笑声中一直是一脸满意的看着王道,王道明白里面的意思,所以更是头疼,我为这是为了要和布玛说清楚,自己有秋水姐了啊,怎么感觉像是在相亲见家长呢?这画风不对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