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有时间? - 我的超神空间

第52章 有时间?

ps:感谢书友的打赏支持! ………… 无限城,东区修真大道a座101号,还真门丹道大厦顶楼董事长办公室内,蒲元子和他的大弟子赵明正聊着什么。 自从五年前蒲元子在无限超神空间兑换了前六层还真门典籍后,加了一句:“……凡得我法门者,达到先天期,可寻还真门当代掌门,成为门中精英弟子,达到元丹期,更可成为门内长老,只需发下道心誓言,后续元婴以上法门奉上……无量天尊!”后,还真门的门人数量充气一般增涨到127人,这127人全都是达到先天期的精英弟子,其中赵明正是第一位拜蒲元子为师的大弟子,目前也已达到还真气法第五层,先天筑基中期的阶段。 赵明本人岁数不大,未进入空间前是个富二代,那时他父亲因劳过世,留下一个资产过亿的房地产公司,赵明继承家产时,才21岁,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正常开局的话,赵明该是过上没羞没躁的败家子生活才对,可在这时,赵明幸运的进入了无限超神空间,8更因为父亲的早年劳累早逝而领悟钱财总归是身外之物,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因此身为富二代的他本就对钱财不在意,此时更加是崽卖爷田心不疼,毅然的卖掉父亲房地产旗下所有资产,他那时还只是刚刚成为玩家,但得知还真气法的出现时,灵机一动,直接找到了蒲元子,愿意奉上大半家产。奉养还真门,只求成为蒲元子的大弟子,得闻大道。 当时蒲元子也很是震惊这位富二代的心性的,以他的出身本该是对富二代出身的赵明很不感冒的,结果却被赵明的这种真心实意惊动了,最终好说歹说也只收下了赵明的五千万拜师礼。成为还真门蒲元子之下大弟子,蒲元子受了大礼后,自然也是尽心指导,赵明也是争气,五年的时间修为已经达到了第五层巅峰,仅次于蒲元子第七层初期虚丹境。 时至如今,赵明与蒲元子之间由于岁数相近,虽明为师徒,却是亦师亦友。感情非同寻常。 赵明与蒲元子坐在沙发上,身前桌子上是一盒精美的木制礼盒,九个玉瓶中装有九颗上品汇元丹。 蒲元子拿过一个玉瓶,轻轻倒出一粒,房间里弥漫出清香,他微微一闻一嗅,点了点头:“赵明啊,这炼丹术的精髓你已掌握到精髓了。” 赵明听到蒲元子的夸奖却没有露出喜色。反倒是担心的问道:“师父,你真的要去七龙珠世界吗那个动漫世界据说被很多人称作bug极多的世界。空间的世界等级标准太虚了些,怎么可能只是中魔世界呢,你去会不会太危险了些,反正咱们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啊,不如再等等……” “赵明,我还真门到我这一代终有希望真正出现一个能够有望长生久视的金丹期。我蒲元子深受师父大恩,怎么可能放弃!如今虚丹已成,唯缺海量元气九转元丹后,方可成就金丹,到那时寿达八百载。才算是真正的‘有时间’。真正入了修真一途你我师徒才明白时间是根本不够用的,五年的时间,我已兑换师门典籍的代价换取海量资源,如今才堪堪达到虚丹,而还真门的丹,器,阵,咒,术五大分科,目前也只有丹道才小有所成,但能炼成功的丹药,如今还是只有汇元丹,补气丹之类的入门级丹药,要么就是赚普通人钱的‘长寿不老丹’,可这丹不过是借用‘血兰花’的药性而已,在炼丹技巧上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五年的时间才只达到这种地步,这点成说不算什么。” “若我能成功突破金丹,才算是真正的‘有时间’呐。” 赵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总觉得蒲元子有些太过急切了些,明明还这么年轻,修为都是虚丹境了,早晚能成金丹,何必这么急呢,这是富二代出身,行事喜欢悠然的赵明想不通的。 实质上是蒲元子本人的野心更大,他想把还真门发展成修真界第一大派,但3000万竞争者让蒲元子敏锐的感知到一种时不我待的灵机。 赵明说的没错,他还年轻,如今就已是虚丹期第一人,整个修真界的第一高手,但这个位置只是一时气运,随意时间的推移,修真界的能人异士将如同雨后春笋一般越来越多,连赵明这个大弟子都快赶上他了,更何况其他人?修真界其他人不过缺的是元气和资源罢了,如今的还真门看上去红红火火的,127个先天门人啊,听着很是nb,但这只是一时的昌盛罢了,如今的地位是以蒲元子虚丹期第一人的虚位给压着的,若再等上两年,当第二第三……第十位虚丹出现,还能有这样的盛况吗? 现代人最是实际,也吃宣传,哪怕是修真界也要看最关键的地方实力!我们门派最高修为是虚丹,其他门派才筑基巅峰,那我们就是修真界第一门派,这个名头很重要,蒲元子为了保持这个领先的地位,也决定要拼了,只要再进一步成为第一金丹,不说还真门为成为修真界魁首,至少百年内也会是类似于十大门派门列的地位。 蒲元子身为一门之主想到的事情,与赵明想的并不是一个层次的,某种意义上来说,蒲元子本人何尝不是一位修真界的吊丝呢?吊丝不努力,永远都是吊丝,呵呵……有的是时间?是啊,凡人最多的念头就是这样,我有的是时间啊,可最终还是要轻唱一句‘时间都去哪儿了呀’。 赵明还欲说什么,蒲元子打断了他的话说:“不必多说了,我意已决,今天来一方面是检测你的丹道修为,另一方面也是要吩咐一些事情,此去七龙珠世界,我不突破金丹,绝不回归,还真门自今日起就由你代为掌管,哎,说来也是惭愧,本来还真门在我手里也只是个空壳,却全靠你支起了好大的还真门。” “师父,这是我甘愿的,我以家财奉献,只愿得闻大道,师父你已传我还真气法所有法门,我便是还真门的门人,这世俗的财物,终究是身外之物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