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童姥篇 】第34章 救李沧海(上) - 我的超神空间

【天山童姥篇 】第34章 救李沧海(上)

…… 逍遥子的喜悦是在王道的意料之中的,正如伤势尽复,突破先天的无崖子一样,不管曾经怎样沧桑的心,在春风得意时都会‘老夫聊发少年狂’。 王道微一笑,却反问道:“不知师兄你考虑好没有,是否进我超神空间,看一看前方更广阔的路?” 王道所问的是前日向逍遥子提议过签下灵魂契约,将自身灵魂一点本源与超神空间绑定,从此可在无限世界中自由来去,获取无穷资源,追求长生,而逍遥子唯一需要付出的就是绝对忠诚于无限超神空间,成为无限超神空间的忠实一分子。 逍遥子面露笑容道:“到如今这个地步,我难道还要做井底之蛙吗?此生唯愿长生久视,再无二心。” “哈哈哈……那李沧海你也不管了吗?” “呃,沧海?沧海如今如何了,快告诉我!” “李沧海现在处境很不妙,她为了找到玉玲珑,在原著中为此形神俱灭,可惜那时你也粉身碎骨而去。” 逍遥子身子一晃,喃喃自语:“沧海,都是我的不对,居然累的你使出元神出窍……快,快,走,快去找沧海,她还有的救,在她精血元神消耗一空前,还能保她一命。” “元神出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道很是好奇这个元神出窍,逍遥子一番解释。 原来这元神出窍是天山派一门专为寻找玉玲珑而创出的辅助法门,使用者必须拥有一甲子以上的功力,以秘法刺激全身精血与功力临时创造出可在虚实中转化的元神之躯,但这种秘法一经用出在时限内未归窍,便会耗尽全身精血,颇似于神话传说中的元神出窍。实际上这秘法凝出的不是元神而是拥有一定元神之能的阴神,以燃烧自身肉身精华为代价的魔道功法。 天山派每一代都能有玉玲珑降世也是多大都在于这秘法,有时门派等不到玉玲珑自主出世,而门内高手凋零的话,便可让一位即将寿终或者甘愿奉献的人用出此法,凭着本门内功气息的牵引总能找到玉玲珑。 原著中李沧海眼见逍遥子即将陨命。一颗芳心狠下心用此法凝出阴神穷搜飘渺峰方圆百里,终于在最后一刻找到玉玲珑,她在将玉玲珑找到用阴神裹挟而归,那玉玲珑气息牵引本该进入虚竹体内的,却被一旁的阿紫得手了。 虽然照原剧情中的情况来看,阿紫是关心虚竹受伤,但真实的情况恐怖没有这么简单,以阿紫那机灵的性子,会不知道得玉玲珑者可得不死之身吗?看到巫行云。李秋水,丁春秋都在抢那玉玲珑,阿紫当时的那句“小和尚小心啊”着实是影帝级的表演了。 …… 灵鹫宫内,李秋水与巫行云二女一个弹琴,一个跳舞,琴瑟合鸣,身旁有侍女服侍,两人似乎再次回归到数十年前那快乐无忧的日子。载歌载舞,好不畅快。 “师姐。我在天涯海阁内无数次回想着当年我们一起轻歌漫舞的记忆,如今时光匆匆,似水流年,你我容华依旧,却少了两个人,哎……” 李秋水轻轻一叹。妩媚妖娆天仙一般的容颜上露出淡淡愁思,巫行云在这一瞬间在李秋水的脸上找到了李沧海的那种柔弱温柔。 她不禁低声喊道:“沧海!……” 李秋水闻言欲哭还笑说:“师姐啊,你又把我当成沧海了,我是秋水啊。” 巫行云上前抓住李秋双的双手:“不,你是秋水。但也像沧海了,秋水,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现在才变的如此温柔,早这样的话,也不至于我那可怜的沧海,为了师兄那个绝情郎用出元神出窍,这秘法一经使出再无挽回,泣……”巫行云想到李沧海不久后将要烟散云散,不禁念到悲处,泣声道。 “是逍遥子错了,哎,师姐,师妹,快带我去沧海那,元神出窍秘法还有希望挽回啊,快带我去。” 话音飘落,王道与逍遥子从天而降落在二人面前。 “是你!逍遥子,你居然全好了,怎么可能?你这修为怎么会大增如斯?!”巫行云一惊,李秋水也同样吓到了,王道与逍遥子的气息在她们的感应中深渊似海,若不是逍遥子出声现身,两人根本无法发现,这是何等高深的修为。 巫行云的性子却不是轻易被吓到的人,银牙一咬对李秋水喝道:“秋水,咱们联手为沧海教训这绝情人!出手!” 巫行云一双手一翻,掌中匹练似的掌力劈向逍遥子,一旁的李秋水也面色一冷同时使出幽冥鬼爪。 却见逍遥子大手一挥,袖袍一甩,无形气墙出现,巫行云与李秋水的攻击似泥牛如海化为无形。 又一掌轻轻一挥,化作两道游蛇似的真元之绳绑住了两女的双手,逍遥子双手再次分出两道醇厚的真元投入真元之绳,这一手拟物化形,几如实物,两女双手的真元之绳爆涨一大截绕着两女全身捆了个结结实实。 “捆仙锁!?”巫行云当然认得这一手,乃是以北冥神功的无上功力化为真元之锁,锁住两人双手,同时由真元锁禁锢住两女双手筋脉的发功穴位,任你修为如何,只要高不过施法者三倍以上功力都只能乖乖被捆住。 而逍遥子这一手捆遍全身,更是比之以前只捆双手要强出一个大境界。 “逍遥子,你这个薄情人何时治好毒伤,又功力大增到这种地步,我们两人近两百年的功力也不是你的对手,难道?难道你已经找到玉玲珑了?!” 逍遥子的捆仙锁使出制服了两女后道:“我今日不是来找麻烦的,以往是我逍遥子的不对,害的我们师兄妹四人反目成仇,如今看到师姐与秋水师妹,和好如初,逍遥子总算心理好过许多,如果你们二人想拿我出气,怎么打我骂我都好,但是沧海她用出元神出窍,命在旦夕,需要快点出手阻止,否则就来不及了。” 巫行云一脸的不信,但涉及到沧海的性命,她也不得不半信半疑的问:“逍遥子,你真的能救的了沧海?用出元神出窍不是必死的吗?你真的能救吗?” “能救不能救,自然要试一试,你要是再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耽搁时间,到时救不了了,只能全怪你了。”王道插嘴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