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童姥篇 】第31章 本心拷问 - 我的超神空间

【天山童姥篇 】第31章 本心拷问

ps:感谢书友【宇宙时空管理局】【世界之语】【望神灵】【彼岸&孤独】【湮雨江南】【李梦火】的打赏支持! 另,求下订阅与月票,希望有更多的书友,哎,看盗版的书友们,道一能写多长多久就在于更多的正版支持了,没有成绩就没有动力,连码字都没有太大的动力的。 ……………… 苏星河心中之叹暂且不提,没等他进行下一步,正此时,王道已经轻轻睁开了眼睛,他已过了此棋局阵势。 “好一个天然幻阵,虽是我自愿进入幻境,但其中有许多暗坑陷阱稍有不慎此棋局便过不了了。”王道洒然一笑,看着不远处震惊的苏星河。 苏星河本想放水的,可谁知刚起念头,王道居然就过了棋局。 却见他双目更显清明,如同扫去一层灰尘,更加有神,他成功的过了此棋局,而且是以最初时的普通心性过的此局,注意,是过,而不是破! 原来王道第一时间发现这天然幻阵时,心中隐隐有一丝灵感,觉得可能是自己解决最后一丝心性弱点的最佳时机,他当机立断自封百分之九十九的心神修为,只余下最初时的心神忘记,毅然主动的进入珍珑棋局中接受考验。 王道的弱点在于他的成就几乎全在于当初捡到了那银白指环,如果当初没有拾起那超神指环,那什么超神空间,穿越异界,无限超神空间,还有这一身修为还能到手吗?也许现在的自己还是一个整天哀声叹气,怨天尤人的普通吊丝吧? 这样的念头很多次在王道脑海里回荡。几乎快要成了心魔了,此次他借由此天然幻阵再度回归到那时的场景,以当初可能错过‘指环’为劫数,再经此劫,其中凶险确实不足以外人道也。 首先第一关,他没有捡起指环。让小学生捡走了,如果他因为不好意思和小学生争东西的话,必然错过指环,这一关过不了,直接等于否认了他所有的努力,从最质的心神否认,必然心神大损,心魔更重,再想突破那就几无可能了。 其次第二关。他本心知道这‘指环’很重要,势在必得,但当时受幻境影响,是要他直接动手去抢,如果当时他没有默守自己的底限,必然会因为放纵成为一个龙傲天式的人物,就算他清醒过来后,他的心性也会大变。变的肆无忌惮,以后谁有一丝不如他意者就杀。在异世界看到哪到女主角或者女配角漂亮就抢了做自己女人,广开后、宫,快意天下,美其名曰:随心所欲,这世界天大地大就是咱的拳头最大!老子是主角,我怕谁? 可人之所以称为人与禽兽不一样的就只有两点。一是智慧,二是自制力,智慧是知识,见识,学识。心性等等东西的结合物,谁都有小聪明,但得智慧者不多也,二就是自制力,不懂得控制自我**,节制自身的人,信奉力量就是一切的家伙,和相信钱是万能的人守财奴一样,最终只能得意一时,别想畅快一世! 这世上总归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王道手里的超神指环是nb,是厉害,确实是超级金手指,但日后难道就没有比王道更厉害,有更强金手指的人吗?到那时他一直放纵自己的霸道性子结果会如何呢?小指头想想就知道了。 最后是第三关,王道谨守本心,没有动手去抢,反而好言好语的要与小学生公平solo定胜负,来决定指环到底归谁,结果这小胖却耍赖,明明输了,却抵赖不承认,无耻之极,这是对王道最赤果的蔑视,对诚信的蔑视,更是对王道做人底限的蔑视! 这是在赤果果的说王道本人天真,或者说sb,好欺负,这世界上流行的是不把诚信当回事,结果你认真的去遵守认信规则了,别人却恶心无比的耍赖!到这时,你又要怎么办? 这是最后一道致命的心灵拷问! 王道,你坚持底限的本心到底对不对?面对还未成年的小学生如此蔑视你该怎么做?该怎么样给这个小学生教训呢?那把水果刀的刀锋很利,该不该出手?小学生是不懂事的,是未成年人,该不该原谅他呢?如果下一次换作是成年人这样对你呢?你又该如何? 你拥有强大无比的力量,可以蔑视一切规则的力量,你为什么不去打破一切,然后再重造一个你想像中的世界呢? 我没有错,错的是世界!为什么要让我去适应世界,而不是世界为我而改变呢?我有碾压一切的力量,我可以去做啊!甚至只要自己想,让现实世界变成末日世界,让此地球成为小说中末日世界一般以力量为尊的世界又有何妨?到那时再以破而后立的名义创造出完全属于自己创造的世界,成为世界主宰,那是多么爽的事情啊!你还在犹豫什么呢?! 那幻境之后的故事没有人知道,唯有王道本心知道,唯一知道的是,他最终是过了此棋局,而不是破了此棋局。 过,是用正确的方式以本心过之,无关力量强大于否。 破?呵呵……无它,解封所有心神修为,以王道二阶炼神的精神层次,小小的幻境还不是一捅就破了? 王道在进此珍珑棋局前想好一切,甚至在进入前自封了得到超神指环前的所有记忆,完全以幻境拷问自身,最终的结果只有两个,第一是过,第二,如果过不了,心神修为会在心神受伤前解封,强力破之。 此珍珑棋局王道从未担心破不了,他要的是借此棋局再度问问当初的自己初心,他想问问现在的自己,时间匆匆,我且问我自己,我还能不忘初心吗?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哈哈哈哈哈……好一个珍珑棋局,洞中的逍遥子前辈,还有这位苏星河大师,多谢你们的棋局,让我获益良多矣,既然如此,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便好好说一说你们。” “你们二人当真是可叹也可怜啊,不论是你苏星河还是洞里那个活死人逍遥子,都是作茧自缚,摆下此棋局,却让天下人破,可摆下棋局的自己却破不了,当真是可叹又可笑啊。” 王道站起身来,双手掐腰,抬头挺胸,远望无尽星空,畅快之极,从穿越加速世界后的内心阴郁一扫而空,再无半点郁气。 他一手指向苏星河道:“你,苏星河,做为一个大师兄,却怕师弟丁春秋,论武功不如他,论心智不如他,论心性更不如他,做事优柔寡断,怕这怕那,也不怪被丁春秋那家伙欺负的像狗一样躲在这飘渺峰上不敢下山,你呀你,嘴里心里都说着要杀了丁春秋清理门户,却没胆没心去做,只会迂腐在此,想着别人来破此棋局,想着别人来帮你清理门户,真是……哼,一股子弱气像女人一样!” 苏星河大怒,气的双眉发抖!骂声喝道:“竖子,安敢如此辱我!那丁春秋武艺高强,又有化功**在身,我若不知进退强自报仇,只会丢下性命,再无半点报仇的希望,你懂什么叫忍辱负重吗?!” 王道双眉一挑,不屑的看着苏星河道:“他娘的,你这叫忍辱负重吗?你这叫缩头乌龟!他丁春秋厉害狠辣,你就不能比他更狠辣吗?他有化功**,接触就会被化去功力,所以你不是对手,那你他娘的,不能也去学化功**吗?你是大师兄,论功力估计也差不到他哪去,唯一差的就是这化功**的威力,你要是也学了化功**,还能怕了他吗?至少和他同归于尽还是没有问题的!还有你们门派不是还有什么幽冥鬼爪这样的邪门武功吗,不比化功**差哪里去,为什么不去学?摆下这狗屁倒灶的棋局,指望着别人来继承逍遥子的功力来报仇,真是有出息啊。” “化功**与幽冥鬼爪都是邪功,我身为天山派大弟子怎么能练这样邪道武功!” “狗屎!武功从不分善恶,那化功**哪里邪恶了?不就是吸收毒虫毒物的毒素练入体内,从而化去他人功力吗,在我看来这功法很不错,第一,炼这武功一可增加破坏力,二又可消灭无数毒物,三呢,既然可化功力,自然也可化去他人体内毒素,你要学会了此功,大可不用之杀人,专门用它来给中毒之人解毒,岂不更好?正如中药以毒攻毒一般,用之善则善,用之恶则恶!如果照你的逻辑思维来看,化功**是恶的话,那你还练什么功?那天下武林人士也别带刀剑了,因为武功会杀人,刀剑会砍人,大家都别练武功,别带刀剑了吗?迂腐,极度的迂腐!” “还有你逍遥子!当真是个有眼无珠的败家子,收个大徒弟是懦夫,收个二徒弟是个欺师灭祖的逆徒,更过分的是祖上传下来的天山派被你害的四分五裂,被丁春秋那逆徒暗害下了毒,居然因为一点点骄傲而不向你那两位师姐师妹求助,硬撑着一股子师兄的派头,拉不下脸来,如今却只能躲在洞中苟延残喘,这什么神仙洞,我看是狗洞还差不多!” “竖子!你辱我可以,不要辱我师父!我和你拼了!”苏星河大怒,就要冲上来和王道拼命。(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